清馨 作品

第17章 剪碎宫装

    君冥烨望着上官清越轻蹙眉心的娇弱模样,似有一缕轻愁爬上她的眼角眉梢,又似满心恐慌,正等待一个健硕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驱散她的迷茫……

    君冥烨又是身心一荡,赶紧站起身体,挥散所有的异样。

    与此同时,他更盛怒滔天。

    一个傻子,竟然总是轻易勾起他胸腔内的邪火。

    本想再狠狠虐待这个傻子,但最后,他一甩袍袖,敞着衣襟,大步出门而去……

    上官清越瘫在地上,如释重负,直接昏厥过去。

    “公主!公主!”

    云珠用力摇晃上官清越。

    渐渐的,上官清越终于有了些许意识,却一把推开云珠的手。

    云珠一怔,赶紧规矩跪在地上,“公主是埋怨云珠和王爷……公主,他是王爷,奴婢再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呀!云珠是陪嫁而来,就是王爷的女人……云珠也是一万个不愿意,可云珠终究一介女子,又能有什么办法。”

    “公主,云珠不会背叛公主,公主不要恼了云珠啊……”

    云珠哭得声音悲凄,很是可怜。

    上官清越没有说话,想抬手帮云珠擦去脸蛋上的泪珠,但双手实在疼痛,最后只是抓住云珠的手。

    “公主……呜呜……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云珠一把抱住上官清越。

    “呵呵……”

    上官清越却笑起来,清冽的笑容,寒凉的目光,绝色冷冽,犹如雪中冰莲,幽香暗暗……

    云珠取来从南云国带来的药膏,擦在上官清越肿着的唇上。

    云珠的泪,再次泉涌,“公主,您受苦了。”

    上官清越的手心一片血肉模糊,看得云珠一阵不忍,抱住上官清越再次放声痛哭起来。

    上官清越瞪着干涩的眼不声不吭,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寝殿的正上方。

    没人知道她在看什么,上方只有交错的横梁。

    这房间的构造别于其它,横梁居然是交错的!

    上官清越倦怠地阖上双眸,隔断自己的视线,亦掩住那水盈双眸。

    云珠仍抱着她哭泣,就如积攒已久的怨愤,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口。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