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18章 好冷,好痛

    “不懂规矩的贱婢!王爷赐的宫装也敢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犯!”秋菊一把扯过上官清越,拿来鸡毛掸子狠狠抽来。

    “大胆,你敢打我!”上官清越就好像疯了,居然一把将秋菊推倒。

    秋菊盛怒之下,抓着鸡毛掸子,狠历挥来。

    云珠赶紧扑上来,一把抱住上官清越,帮上官清越挡了下去。

    “不关公主的事,要打就打我!”云珠哭着嗓子大喊。

    “你个陪嫁的贱婢,别以为王爷要了你的身体,就是半个主子了!”秋菊怒喝着,打得更加卖力。

    针刺般的灼痛,转瞬间遍布云珠全身。

    上官清越冷眼看着这一切,不声不响。

    云珠却恨得绣拳紧捏,银牙暗咬,今日所承受的一切,日后一定全数加倍讨回来!

    突然,上官清越仰头笑起来。

    她笑得声音清脆悦耳,开心至极,像极了在玩有趣游戏的孩童。

    “你笑什么?”秋菊忽然住了手。

    上官清越也不回答,继续笑着。

    “好好,你个傻子,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我这就去告诉王爷,让王爷收拾你!”秋菊一丢鸡毛掸子,转身冲了出去。

    上官清越剪碎宫装的事,被秋菊告知君冥烨。

    有惩罚上官清越的机会,君冥烨怎么会放过!

    可让大家出乎意料的是,君冥烨只是罚上官清越跪在院子里,一天不许吃饭。

    这让大家想不通,王爷不是想逼死永安公主吗?

    在永安公主剪碎了王爷赐下的宫装,可大可小的罪,王爷为何选择了大事化小的处理办法?

    时值初秋,正午的阳光最毒,对着阳光的后背炙烤的滚烫,背着阳光的一面又显得冷风悠悠。

    上官清越折腾了一夜,早已疲惫不堪,后又遭受秋红菊的一阵毒打,现在跪在烈日下无疑是在摧毁她最后尚存的那点意识。

    单薄的衣衫,阻挡不住膝盖与砖石地接触传来的硌痛。

    周身的痛一并袭向她单薄的身体。

    她脸色越显苍白,额上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