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28章 酷刑

    对于君冥烨的逼问,上官清越只有不住摇头否认。

    他对她,也只是怀疑而已,根本没有真凭实据!

    君冥烨见她不以实相告,也懒得再问。他就不信,一个柔弱女子的嘴,能有多硬!

    甩开上官清越的下颚,君冥烨向随从使个眼神,邪佞的冷笑爬上他的唇角。

    他从椅子上豁然起身。

    狭长的眸,睨了上官清越一眼,一手负后便进了殿内。

    上官清越被两个随从拖进殿,这才看到,那绣着牡丹争艳的屏风后,层层起伏的薄纱,精致的床榻上……

    云珠一身狼藉,脸色惨白,早已昏厥过去。

    难以想象,云珠遭遇了怎样一番如临地狱的折磨!

    在上官清越的心里,对君冥烨的恨,又加深一分。

    随从搬来一条较宽的长凳,就放在上官清越的身侧。长凳与地面沉重的碰撞声,另上官清越的心,狠狠一沉。

    不顾上官清越的挣扎,两名随从将上官清越结实地绑在长凳上,并脱掉了她双脚上的鞋袜。

    秋红端来烛台,秋菊呈上放有绣花针的托盘。

    君冥烨在手掌上覆了洁白的帕子,眸光微转,扫过一脸怯怕的上官清越,邪气一笑,隔着帕子,拿起一根绣花针。

    “听云珠说,‘剥足壳’是南云国宫里女人私底下的酷刑!”

    君冥烨一边用烛火烧烤绣花针,一边慢条斯理地说。

    一听“剥足壳”,上官清越的脸色瞬间苍白,捆绑在一起的双脚不住地来回扭动。

    “只要你对本王说实话……”君冥烨笑得邪魅,轻轻地拖着长音。

    他隔着帕子,捏着烧红的绣花针,刻意放在上官清越能看到的位置,给上官清越最后选择的机会。

    上官清越扯着发憨的声音“呜呜”地痛哭起来。

    “说……什么?清越什么都不知道!”

    君冥烨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变得格外残酷。

    当即有人上前,一把捉住上官清越的脚趾。

    君冥烨拿着烧红的绣花针,直接刺入上官清越的指甲之中……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