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2章 果然不是傻子

    天色越来越暗,上官清越的心情难免有些浮躁。

    昨晚那穿着白色孝服女子,跳井的画面,不时在脑海里徘徊!

    还有那莫名其妙的琴声,还有那条大蛇……

    孝服?

    一般只有在祭祀长辈时,才会穿孝服。

    忽然,想起云珠说的话。

    大君国的十月初一与南云国不同,在大君国只有君氏皇族有资格在正日祭祖!

    那个跳井的人,会不会是来翠竹园祭祀的?

    只要那女子会武功,双脚撑住井壁,便不会掉下去,也不会发出任何声响!

    那女子很可能是人,而不是鬼!

    而那女子祭奠的人,只怕正是井底的那一具白骨。

    上官清越想的出神,一时间连侧妃碧莺进来,都没察觉。

    “这是在想什么呢?都入神了!”

    碧莺在婢女的搀扶下,柳腰轻摆地进门,继而又笑意盈盈地道。

    “看我怎么忘了,痴儿不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发发呆!”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碧莺,依旧一袭碧色宫裙,明艳又清馨。

    不禁疑惑,身为君冥烨的侧妃,身份尊贵,来翠竹园探望她一个受罚的婢女做什么。

    只见碧莺走路姿态略显瘸拐,婢女宝玉搀扶碧莺,坐在房内唯一的圆凳上。

    碧莺向宝玉示意下,宝玉将带来的檀香炉,塞在上官清越手中,趾高气扬地闷哼一声,说道。

    “这是王妃,让我们娘娘‘顺路’带给你的檀香炉!”

    宝玉将“顺路”咬得很重,一边走回碧莺身边,一边愤愤地道。

    “我看你们主仆两个就是我家娘娘的克星,娘娘去看王妃扭伤了脚,现在又要到这阴森森的园子,给你个贱婢送檀香炉!”

    “好啦!”碧莺压低声音对宝玉呵斥一声。

    转而,又堆满笑容地看向上官清越,道。

    “永?叫永儿是吧!别看你傻呵呵的,还怪得王妃疼爱的!也是啊,你们毕竟都是南云国人!”

    碧莺说着,忽然掩嘴笑了起来。

    “你说你们南云国,是不是傻子很多?王妃远嫁大君国,自己是个痴儿也就算了,带来的陪嫁,也是个傻子。”

    碧莺在冥王府,出了名的不会说话。

    为此,叶潇潇总在背后骂碧莺少根弦!

    碧莺笑够了,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

    “王妃说你这里温度高,怕到晚上有蚊虫之类,就让我顺道把檀香炉送来!”

    上官清越抱着檀香炉,看着碧莺,一味地憨笑。

    心下却在衡量,碧莺住在景园,而景园和翠竹园并不算顺路,宝玉也是在气王妃的刻意刁难!

    云珠到底在弄什么名堂?

    明明云珠从这里离去不久,又送檀香炉来做什么?

    真的只是驱赶蚊虫?

    “都说翠竹园闹鬼,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碧莺四处打量一眼。

    “娘娘!我们快走吧,今儿是鬼节!”宝玉抱住碧莺的手臂,脖子紧紧缩在衣领里。

    “快走,快走,天都彻底黑了,不走来不及了!”碧莺赶紧起身往外走。

    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到处都没有光亮,只在远处有王府里挂着的一两盏灯火,反而显得这边更加黑暗。

    碧莺和宝玉,刚刚出门不久。

    上官清越忽闻外面传来她们尖叫声,赶紧跑出去,查看出了什么事。

    出园的必经路上,有个十字路口。

    那是翠竹园的主路,通往整个翠竹园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碧莺和宝玉吓得脸色惨白,坐在地上抱成一团。

    而就在她们身前十字路口的地上,横着一件正红色的锦缎宫装……

    在大君国有个习俗,烧纸或者烧冥衣会选择在十字路口,有便于死者收到。

    如今在十字路口发生状况,碧莺和宝玉当然吓得惊魂失魄!

    上官清越困惑敛眉。

    那宫装料子上乘,但略显陈旧,似前几年的宫中之物!

    这件衣服,怎会出现在翠竹园?

    难道有人潜入?

    正要祭奠死者焚烧,发现有人来了,便匆匆逃走了?

    让上官清越更加奇怪的是,只是一件衣服,怎会将碧莺主仆吓成这般模样?

    “娘……娘娘……”

    “那……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