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4章 公主,一人何乐

    书裕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没能逃过上官清越的眼睛。

    她心口一寒,但还是满心希冀地看着他。

    她不说话,定定地看着他,直让他无处可逃。

    “清越,我会陪你一个月,保你平安,你暂且在这里安心住着。”

    书裕匆忙转身,不敢让上官清越看到他逃避的眼神,匆匆出门,白影一闪,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上官清越看着桌上放着的古筝,心口漾起轻微的疼。

    她和书裕之间,难道也逃不过宿命的安排?

    点上云珠托碧莺送来的檀香炉,驱赶蚊虫。

    坐在桌前,素手轻抬,轻轻拨弦。

    一首为情锁清愁的哀婉曲子,在她的指下,缓缓流淌开来……

    檀香袅袅升腾,漫开馨香的味道,流入她的鼻端,渐渐让她的思绪有些昏沉。

    轻拢慢捻间,忆起与书裕相识至今的点点滴滴。

    那还是在一年前……

    她十六岁的生辰,亦是按照醉梦楼的规矩,为到年纪姑娘竞标开包的日子!

    整座醉梦楼的气氛一片喜庆,她却哭了!

    自此将人可皆夫,成为妈妈苦心培育的南云国名妓!

    那也正是南云国当今皇后,想要看到的,一代血统高贵纯正的公主,沦为名妓的下场。

    是书裕的出现,改变了她以为逃不掉的命运!

    他高价得标,却不曾碰她!

    一夜隔帐同奏,他教她大君国的名谣《佳人曲》。

    自那日起,她的芳心便遗落在那温润如玉,一身书香气息的书裕身上!

    可几面之缘后,等待他们的就是漫长的离别。

    她被宫中侍卫从醉梦楼秘密接走,成了远嫁大君国的和亲公主……

    她并不知道,书裕竟然是大君国有着‘第一温雅公子’之名的大君国异姓王……裕王爷!

    弹着弹着,上官清越忽感头脑昏沉,浑身燥热难耐起来。

    她扯了扯领口,还是觉得很热,好像置身在夏季酷暑之中。

    倒了几杯凉茶,还是不能将体内的燥热减少。

    她褪掉外衫,身上仅剩一件水粉色肚兜和那浅绿色衬裤。

    纤手扶额,意识已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浑身倦怠无力,倒在床榻上那一刻,便失去了清晰的意识,不适扭动肢体……

    君冥烨的归期本在明日。

    借故府中出事,向皇上匆匆辞行,快马加鞭连夜赶回王府。

    他未惊动府里的人,而是直接去了翠竹园……

    走到翠竹园院门处,他身形顿住。

    为何来此?

    怎会突然有种想知道她状况的冲动?

    转而他一摔衣袖,不屑的闷哼一声,摩挲拇指上的黑玉扳指,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离开京城这几日,并未收到书裕的书信,不知书裕的计划进展如何!

    他只是想来看看,那个冒充傻公主的女人,是否已离开王府!

    前脚刚踏入院门,园子里隐约传来哀婉的曲调。

    那轻轻袅袅的旋律直沁人心,涤荡了那副狂野得几近嚣张的外壳,沉浸在一片柔软若水的凄婉氛围之中。

    任由那点染在旋律中的轻愁,拨动他尘封已久的心弦……

    他遁着琴音传来的方向,缓步向前,好想一睹那弹琴女子的芳容。

    即使知道,弹琴的人就是那个假装痴傻的女人,可还是按奈不住想看看她那绝美的容颜,一副淡锁清愁的模样,会是怎样的一番惹人怜爱的姿态!

    就在他即将进门时,房内传出的曲子略显混乱地收尾。

    这另君冥烨心生疑惑。

    犹豫了片刻,一把推开紧闭的房门……

    榻上那一片旖旎春光乍现眼前……

    他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

    一团怒火自心底隐隐燃烧,原来方才那首曲子是她为思春难耐而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