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59章 不知葬送多少人

    婉转的琴音在上官清越的指尖流淌。

    心却碎了满地。

    没想到,心心念念的裕哥哥,竟然和君冥烨狼狈为奸!

    所以,书裕才会频频出现在翠竹园,没人阻拦,如入无人之境。

    就是为了,增厚他们之间的感情,让她萌生远走高飞的念头,与书裕一起离开冥王府,到时候就来一条,她与人私奔的罪名,将她在外处死。

    多么肮脏又完美的诡计!

    君冥烨急匆匆寻找书裕,正是因为和书裕的计划,迟迟没有顺利进行而恼怒。

    因为她还活着,君冥烨暴跳如雷。

    上官清越很庆幸,自己一直坚定和父皇的约定,迟迟没有和书裕一起离开。

    这才没有落入精心编织好的陷阱。

    书裕不知上官清越现在的心境,但也从她弹奏的曲调中,辩出她纷乱的心。

    他微微含笑,白玉笛在手间随意一转,随着上官清越的旋律,婉转吹奏……

    他已不再是上官清越心目中几近完美的裕哥哥。

    哪里还肯与他同奏!

    就在他笛曲吹响时,上官清越指下用力,琴弦“峥”地一声断开。

    书裕正要上前查看上官清越的手指是否受伤,上官清越一拂手,回身坐在榻上。

    “我要睡了,你走吧。”

    书裕愣了愣,见上官清越一脸倦色,只能掩门而去……

    上官清越缓步来到小窗前,看着渐渐融入黑夜中的熟悉白色背影。

    晶莹的泪珠,滑过她的双颊。

    弦断曲终,亦如对他的情,到此终止!

    那晚,上官清越去了温泉,明知水温发烫,她还是直接浸在温泉中。

    她的身体被那负心的男人染过,脏了!

    她要洗去有关他的气息,包括他的一切,全数涤尽。

    天下男子皆薄幸!

    在青楼十几年,早就见惯了为等情郎而容颜苍老在青楼之中的痴情女子。

    更有为了情郎,不住接客赚钱,供养情郎的傻女子。

    到最后,得到的都是被遗弃,一人孤老。

    这一次芳心错落。

    下次再不会了!

    永远!

    滚烫的水,让她的意识越来越昏沉,直到最后,再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上官清越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榻上。

    昨晚……

    她不是在泡温泉吗?

    正疑惑,男子的干咳声传来,遁声看去,夏侯云天正坐在窗前的圆凳上。

    上官清越的第一反映,是赶紧抓紧被子将自己的身体遮个严实,瞪着两只如受惊小鹿般剔透的大眼睛,防备地看着夏侯云天。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遮什么遮!”

    夏侯云天不耐地瞟了上官清越一眼,但还是转头看向窗外。

    他总是害怕自己吓到这个女子。

    上官清越抱紧被子躲在角落。

    “脱光衣服的女人,本将军见的多了!都是一个样子,看过就忘了!跟没看见一样!你也不用在意!”

    夏侯云天道。

    上官清越的安静,让夏侯云天不禁心烦。

    “本将军不救你上来,你就死在温泉里了!现在还顾及什么男女之别!狗屁!”

    他挥拳砸在身侧的竹桌上,年久失修的桌子,瞬时四分五裂。

    夏侯云天有些赧然。

    “我没用力!”

    上官清越“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虽然听不到那清脆如铜铃般的笑声,但从那一抖一抖肩膀,还是能想象得到,她拥有很好听的笑声。

    夏侯云天不禁惋惜,这么美的人儿,不但是个傻子,竟然还失去了声音。

    上天未免不公。

    倏然之间,竟想对这个痴儿,更好一些。

    “唯一一张桌子,毁在我手里,我赔你一个。”夏侯云天道。

    上官清越诧异看他,目光清澈透明,懵懂如一个小无辜。

    心下却在盘算,这个夏侯云天似乎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且不说这一次救了她的性命,曾经还帮过她,看来夏侯云天真的可能是她今后在冥王府的贵人。

    眼底浮现的一丝算计,隐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