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60章 绝不卑微就死

    夏侯云天变得火热的目光,让上官清越难以招架。

    她低下头。

    心下却还在惊讶,君冥烨去过南云国。

    大君国的文献中,并未有君冥烨去过南云国的任何记载。

    难道是文献中毫无记载的那两年?

    正是君冥烨太子位被废,去了封地元洲,那里正是最接近南云国的地方。

    算一算时间,正是十二年前。

    翠竹园与她儿时住过的青楼,何其相似!

    君冥烨的影子,渐渐与她小时候救过的小哥哥重叠……

    “你救了我,我为你赎身!”

    夜里,雾气缭绕的温泉旁,俊气逼人的少年,居高临下望着小清越,口气霸道。

    “赎身?好是好,可是我喜欢这里的温泉,喜欢这里的竹!”

    小清越嘟着小嘴,虽然想离开管教严格的老鸨,但她着实舍不得这里的美景。

    “我可以为你建一个同样有温泉有竹林的地方!”

    少年从怀里,取出一根做工极其精致的桃木簪,上面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桃花。

    雕工卓绝,绝非凡品。

    “这是我娘生前最喜欢的簪子,以此为盟!”

    只可惜,那根桃木簪,在那一场大火之中,烧成一片灰烬。

    犹如他给的誓言,也化成齑粉飞灰……

    上官清越的心头,不禁一阵阵震颤收紧,浑身都忍不住轻微哆嗦起来。

    一定是错觉!

    恨之入骨的君冥烨,怎么会是那个小哥哥!

    夏侯云天见上官清越脸色有些泛白。

    “是不是昨晚着了凉?”他说着,就要抬手来触碰她的额头。

    上官清越赶紧退后一步,本能避开。

    夏侯云天的手,顿在半空,脸色渐渐转为恼怒。他确实接受不了,自己一片好心,又遭到了冷对待。

    夏侯云天一甩手,转身离去。

    上官清越看着他魁梧的背影消失在翠竹园。

    心下冷笑一声,君冥烨当自己的冥王府是什么?一个两个男人,说来就来。

    又当她上官清越是什么?

    什么男人都可以随便近身!

    ……

    皇上的寿辰近了。

    大家都忙了起来。

    夏侯云天负责京城方圆数百里的守卫。

    书裕负责宫里乐师奏乐编排。

    太后下了懿旨,皇上寿宴众臣子携同家眷一并参加。

    这是往年不曾有过的特例!

    而有资格参加皇上寿宴的,只有众臣子的正室和嫡子们!

    上官清越必定要出席皇上寿宴了!

    她是南云国公主,会被视为上宾!

    皇上要在寿宴上宣读先皇立下的,南云国和大君国休战协议!

    这是先皇的遗愿,当今皇帝要借此,巩固自己在众叔伯之中的地位!

    上官清越自然不会知道这些宫中政局内斗,只是从近日送来的精致饭菜已猜出,君冥烨要她以满面红光的健康姿态,出席皇上寿宴!

    上官清越每天都去温泉边练习舞技,她自小苦练,能做得南云国名妓,在大君国照样可以倾倒众生!

    只要寿宴上,给她机会献舞!

    男人,均是以色取之!

    不管喜欢与否,赏心悦目,眼前一亮便可!

    即使女人已名花有主,他们的眼睛,也会将那女人的里里外外看个透彻。

    上官清越就要借用君冥烨的狂妄自大,在他强大的占有欲与征服欲下,博得一寸生存空间!

    再过两日便是皇上寿辰。

    距离上官清越离开冥王府,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这段日子,君冥烨都没有动向,倒是书裕来过两次,她都淡然相待。

    书裕忙于宫中事务,告诉她忙完这几日,也到她离开的日子,要与她约好一个计划,顺利离开冥王府。

    上官清越笑笑,没有回答。

    现在在她的计划里,已经没有了书裕。

    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安然再度过半月,之后一个人悄无声息离开这里。

    这几日,上官清越都睡得很早,她要养好精神。

    半睡半醒间,嗅到一股浓烈的烟味。

    费力爬起身,只见狭小的房间已狼烟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