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62章 他的关心

    上官清越听了君冥烨的话,不禁冷笑。

    他有什么资格,掌控她的生死,还那么狂妄,不许她脱离他的掌控。

    他不是安排书裕刻意与她接近吗?

    她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不正好给了他将她处死的理由!

    夏侯云天看到君冥烨眼中张狂的愤怒,忽然无力了。

    他确实要不起南云国的公主,即便满腔不愤,也确实没有能力和皇帝抗衡。那是先皇遗诏,望修成两国秦晋之好的联姻计划。

    就犹如当年,先皇将信阳郡主,指婚赐给君冥烨为侧妃,他也是这般无能为力。

    君冥烨忽然甩开夏侯云天,大步奔向上官清越,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上官清越身上的肌肤被烫伤,很疼,他的动作又不温柔,不禁痛得秀眉轻蹙。

    “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成为夏侯云天的女人!”

    君冥烨咬牙切齿,大步流星往外走。

    所有人赶紧跟上来,将君冥烨身后保护好,以免夏侯云天太冲动,再度和君冥烨发生冲突。

    夏侯云天抓紧铁拳,对着空气猛力一挥,恨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最后,他也只能看着君冥烨抱着上官清越的身影远去……

    上官清越一声不发,安静靠在君冥烨的怀里。

    她不知道,君冥烨要带自己去哪里。

    唇角却在君冥烨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冷笑。

    这个不可一世的王,居然当众承认她是公主了!

    他不是要放火烧死她,为何忽然改变了主意?痴儿葬身火海,他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到时候就说她是玩火**便好。

    离开翠竹园,外面的冷空气扑面而来。

    上官清越不禁身上打了一个冷战。

    没想到,君冥烨竟然紧了紧怀抱,将他自身的体温,给了她。

    上官清越却并不觉得,他给的暖意,有多么的温暖,反而另她恶心。

    君冥烨竟然带她去了锦园。

    云珠急忙迎出来。

    当云珠看到抱在君冥烨怀中的人,正是一身狼狈的上官清越,云珠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出了什么事?”云珠低呼一声,赶紧让路。

    锦园的温度,显然没有翠竹园高。

    即便房间里放着暖炉子,对于上官清越这个从小在南方长大的女子,还是觉得寒冷。

    她又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牵动身上的烫伤,痛得轻哼出声。

    “去拿几个暖炉子过来。”君冥烨将上官清越放在床上,对秋菊命令道。

    秋菊虽然不喜上官清越,但有君冥烨的命令,不敢怠慢,赶紧取来好几个暖炉子。

    上官清越身上是烫伤,越是温暖,身上的伤便越痛。

    “将暖炉子拿得远一些!之后再添几个,让房间更暖一些!你们再取来一些冰块过来。”

    君冥烨似乎还不满意手忙脚乱的一群下人,恼怒地又低吼一声。

    “还不快去请太医!”

    所有人又都赶紧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

    请太医的请太医,拿暖炉子的拿暖炉子。

    君冥烨甚至还嫌弃这些人笨手笨脚,在眼前晃的眼花,恼怒地一敲桌子。

    “都滚出去!”

    一群人又都赶紧战战兢兢地跑出去。

    偌大的大殿内,便只剩下君冥烨,上官清越,还有云珠三个人。

    若不是云珠找了一个留下来的理由,也会被君冥烨直接从这里轰出去。

    “公主身上多处烧伤,正巧南云国带来的药膏有奇效,可以很好治疗烧伤烫伤!”

    云珠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取来药膏。

    “果真那么好用?”君冥烨有些不信。

    但见上官清越痛得脸色泛白,额上都渗出一层细汗,赶紧让云珠给她上药。

    上官清越心下却在冷笑,他会关心她?是怕她不能安然无恙出现在皇宫寿宴吧!不是要放火烧死她?现在又演什么戏?

    云珠不敢怠慢,放下床幔,便赶紧为上官清越的肌肤上涂抹药膏。

    看到上官清越细白的肌肤上,多出红肿,云珠不禁红了眼眶。

    “就要入宫赴宴了,公主怎么能受伤。”

    说着,云珠的眼泪便掉了下来。

    上官清越垂着眼睑不语,心下却有一个念头,在不住跳跃。

    云珠顶着王妃的头衔,在锦园一直堂而皇之地住着,会真的希望她完好无损出现在皇宫盛宴?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