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64章 她终究还是君冥烨的王妃

    上官清越用力挣扎,还是不能将君冥烨推开。

    她不要这个肮脏的男人,玷污她的身体!

    她费力挥舞双拳,不住捶打他,反而让他更加疯狂。

    她用力大喊,失去声音的喉口,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一把按住她的手臂,只用一只大手,就将她的双手完全固定在头顶。

    “力气倒是不小!你以为你有多大本事!”

    她已经勾起他强大的征服欲。

    也让他那么强烈的,想要占有她!哪怕只是欲火燃烧的占有,也要让她在他的身下完全臣服。

    他厚重的身躯压了下来,那么直接,带着强烈的愤怒。

    痛。

    尖锐撕裂的疼。

    亦如多日前,那晚梦中的痛。

    只是这一次,痛得这般真切,难以让她忍耐。

    她的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黏在她的长发上,湿漉漉一片,更加妩媚娇柔……

    她如一具死尸,任由他的残暴。

    一双水眸,空洞如死水盯着上方床幔,那上面绣着百字福,还是大婚时红彤彤的颜色,那么刺眼。

    不是完美之身,又有何惧!

    她惨烈一笑。

    心口泛起的疼,比身上的痛更甚万分。

    屋外下起了大雪,瑟瑟寒风卷过枯枝发出类似哭泣的“呜咽”声。

    君冥烨翻身离去,最后瞥了一眼雪白褥子上的一抹殷红,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只是眼角眉梢,泄漏出一抹来不及遮掩的欣喜。

    这个女人,终究还是完全属于他的!

    “本王倒是低估了你!”

    他一边穿上外袍,一边继续道。

    “能让夏侯云天对本王说谎!”

    上官清越咬紧牙关,若能说话,她一定用最怨毒的言语刺伤他。

    他不是惯会,与夏侯云天共用女人,那么脏脏的,让她作呕!

    狠狠咬住满口银牙,一双水眸,锋利如刀剑凌迟着君冥烨。

    君冥烨熄灭的怒火,再度幡然涌起,一手扼住上官清越的脖颈,再度贴近她,让她与他近在咫尺。

    他用力盯着她的眼睛,声音冰冷如霜,“以后离夏侯云天远一点!否则,真的会让你死。”

    上官清越不畏他的威胁,盯着他的眼睛,清楚看到那里面燃烧的一团妒火。

    她勾唇一笑,干干净净,不带任何杂质。

    他竟然对她说“以后”。

    她的生命,得到他的特许,可以有“以后”了!

    便说明,暂时不会死了!

    值得庆幸吗?

    怎奈心间一片酸痛!

    忽然之间,她有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她要得到这个男人的心,然后一点一点蹂躏成灰。

    君冥烨面上绷紧的肌肉,松弛了些许,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这般轻柔的笑。

    不知怎的,心中窝着的怒火,无故消减大半。

    “这一场火,你放的很好!”

    君冥烨突然收回手,喜怒不明地说了这么一句。

    上官清越没听太懂。

    什么叫,这一场火,她放得很好?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翠竹园失火……

    她张大水眸,那一场火,不是他放的吗?

    心下重重一沉。

    君冥烨这种自大狂妄的人物,断然不会说谎。那就说明,放火另有其人,且君冥烨也毫不知情!

    还以为是她自己放的火!

    是谁?

    将门窗封死,要杀死她!

    君冥烨扫了一眼,上官清越泛白的脸色,邪佞一笑。

    “后日皇上寿宴,痴儿装的像一点!”

    君冥烨说完,深深看了上官清越一眼,唇角上隐约带着一抹浅浅的笑纹,转身大步离去。

    上官清越拖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抱住双膝。

    她忍住眼中倔强圈着的泪珠,纤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脖颈上。

    总有一天,她要治好自己的喉!

    这个偌大的冥王府,除了君冥烨,到底还有谁想她死?

    凭借她会武功的灵敏听力,不会察觉不到有人封住她的门窗。难道当天的晚膳,已经被人下了迷药?

    她才会睡得那么沉,直到被浓烟呛醒。

    她很不喜欢这种随意就能被人碾死的感觉!

    双手紧紧抓成拳头,发誓一定会逆袭反扑!让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