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65章 侵犯而来

    云珠忽然跪在地上,对上官清越一阵磕头。

    上官清越坐起身,安静看着云珠,没有阻止,任由云珠的额头磕得红肿一片,静待她的下文。

    云珠终于抬起头,泪眼婆娑地对上官清越说。

    “云珠昨晚去探望公主,看到一个黑衣人在公主的房前纵火……”

    说着,云珠的声音哽咽了。

    “云珠没有以身护主,而是悄悄离开,去喊众人前来救火!岂知王爷正赶上这时回府……便也一起赶去翠竹园……”

    云珠掩住满面泪痕,声音哽咽。

    “云珠没想到,王爷竟然不救公主!”

    “请公主责罚奴婢!”

    云珠又开始磕头请罪。

    “云珠当时就应该戳穿那个放火的黑衣人,不该留下公主一人在火海之中,都是云珠的错……”

    上官清越轻轻一笑,不管云珠所说,是真是假,现在她都应该满面怜惜地将云珠搀扶起来。

    然后安慰云珠,帮云珠擦去满脸泪痕。

    “不是你的错,你也是无可奈何。”

    上官清越十分体恤地,在云珠的掌心写下这句话。

    “公主……”

    云珠再次泪流满面。

    如果云珠所说,是真的。

    不但无过,反而应该赞扬云珠的选择是对的。

    翠竹园位处偏僻,云珠一介弱女子,擅自出头,很可能被纵火的黑衣人杀人灭口,到时候死的就是两个人。

    “公主,您说,会是谁想杀您?”

    云珠忽然问上官清越,将她也问住了。

    她也不知道,这一场大火,是谁所为。

    云珠接着又道,“王爷是不可能的!为了这次寿宴,王爷还专门请了南云国名厨进宫!说是公主不习惯大君国的口味,只喜欢南云国的菜式。”

    看来君冥烨想来一场,夫妻恩爱的戏码,表演给天下人看。

    上官清越垂下眼睑,脑海里还在想着云珠口中的黑衣人。

    前几天,在王府里,她也遇见一个黑衣人。

    也正是因为为了追那个黑衣人,才看到匆匆赶来冥王府的书裕,致使她听见了书裕和君冥烨在书房里的谈话。

    放火的黑衣人,和引她去书房的黑衣人,会是同一个人吗?

    还有翠竹园闹鬼的事,是否也牵连其中?

    幕后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这让上官清越想起,当日碧莺让宝玉来翠竹园,带她去景园做冬袄的事。

    若不是因为碧莺的挽留用过晚膳,也不会出来遇见黑衣人。

    碧莺在整件事之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只是巧合?还是有所谋算?

    上次放了迷药的檀香炉,也是经过碧莺之手,那个看着心直口快的美艳女人,也有这番心机?

    这些个谜团,似乎都冲着自己而来,若不能一一解开,只怕剩下的半月时光,也不能安然度过。

    皇上寿宴当日,所有女眷,需赶在晚宴之前,去太后宫中请安。

    这是规矩,没有例外!

    上官清越换上华丽的宫装,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走出冥王府。

    君冥烨的马车,已等在门外。

    他掀开车帘,那一瞬间,便看得痴了。

    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

    说的便是这如画中般走来的美人儿了。

    上官清越披着白色的狐裘大衣,走动间,大红色的宫装,若隐若现,犹如雪地里盛开的妖艳红莲。

    满头珠翠,凤钗华冠,高贵优雅,又透着清贵的高冷。

    尤其她不经意间的一个抬眸,一双水盈盈的眸,如两泓温柔春水,轻轻荡漾流转之间,便吸取了世间全部华丽的光彩,坠入其中。

    那是让天下间所有男人,都不禁为之砰然跳动的美。

    只是那其中的清冷,犹如站在高处的一朵雪莲花。

    不知天下间,谁能将这朵冰花融化,让她靠在怀中,温情款款,柔情绽放。

    君冥烨的目光,缓缓落在上官清越紧抿的朱唇上……

    那上面,好像弥漫着诱人的芬芳,让他不禁有了想要一品芳泽的冲动。

    上官清越不曾多看,一身蟒袍加身,俊美无双的君冥烨一眼,依旧安静屹立在一片寒风之中。

    君冥烨猛然回神。

    眼前还浮荡着,方才猛然见到上官清越惊艳的那一幕。

    “上车!”他口气略有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