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70章 掌掴

    林挽歌还在继续辱骂。

    “光有好看的脸蛋算什么?我们大君国的女子各个能歌善舞,傻子你会什么?只怕……连我们大君国刷马桶的婢女都不如!”

    林挽歌话音一落,引来旁侧一片啜笑。

    上官清越甩手,直接就给了林挽歌一巴掌。

    脆生生的声响,打得林挽歌一愣,半晌发现侧脸火辣辣的刺痛,才缓过神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是被打了吗?

    被一个傻子当众掌掴了吗?

    簇拥的贵妇小姐们中,传出一片倒抽冷气声。

    “居然动手打人了!”

    “这下可难收场了!”

    “宰相府的千金也敢打。”

    其中也有人说,“我就说这个公主看上去,没那么简单。”

    “扮猪吃老虎?也不无可能啊。”

    “啧啧啧,我们可都躲远点,万一冥王爷怪罪下来,也没我们什么事。”

    “就是,看看好戏就好了。”

    “你居然敢打我!”

    林挽歌气得尖叫一声,随即就扑上来扭打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一动不动,就犹如寒风中一支孤傲的白梅花。

    她知道,林挽歌不会伤到自己,因为身边还有云珠。这个时候,云珠不扑上来护主,也不配再站在她身边了。

    “林小姐,贵为宰相千金,难道不知道尊卑有序吗?就算你再不将我们南云国放在眼里,公主现在还是冥王妃的身份,冥王爷的面子,你也要当众撕吗?”

    云珠果然扑上来,赶紧拉扯拦住林挽歌。

    “我林挽歌从小到大,还从未挨过打,你个傻子凭什么对我动手!”林挽歌气得尖声大叫,完全没了官家小姐的仪态,活像个市井泼妇。

    宰相夫人也很生气,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个傻子,当众给打了,太丢宰相府的颜面了。

    但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呵斥向自己不争气的女儿。

    “好了挽歌!皇上寿宴马上开始了,你还要上台献舞贺寿!吵吵闹闹的,成什么样子!还不快点去消肿。”

    说着,宰相夫人恶狠狠地瞪了上官清越一眼。

    上官清越却盈盈一笑,样子纯真无害至极。

    气得那宰相夫人,差一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呸!我不会放过你!公主算什么东西!还不是傻子一个!敢动手打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以为有几分姿色,就能迷惑冥王爷?我呸!寿宴上,看我一舞艳压群芳,坐等失宠吧!”

    林挽歌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很大。

    上官清越当即明白了,看来寿宴上献舞,林挽歌是奔着君冥烨而来了。

    一个刚刚及笄的含苞待放官家千金,想来已经觊觎冥王妃的位子,很久了吧!而整个大君国,只怕也只有位高权重的宰相家的千金,才是最适合冥王妃的人选。

    也一直势在必得。

    没想到,一场和亲,毁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云珠一边推搡林挽歌,一边冷笑道。

    “林小姐,也不要太狂妄了!但凭你艳压群芳,我们公主也不会因为你而失宠!若论舞技琴技,只怕你连给我们公主提鞋都不配!”

    云珠也是气急了,几乎脱口道。

    “哈!”林挽歌简直被严重挑衅了。

    “整个大君国,除了太后舞技第一!我林挽歌,还没佩服过谁!从小授我舞技的人,可是天下第一舞姬!就凭一个傻子,也敢跟我比!”

    林挽歌气得咬紧满口银牙,“寿宴上,我就和这个傻子一决高下!看我们到底谁给谁提鞋!”

    林挽歌一甩袖子,用刀子一般的目光,剜了上官清越一眼,愤愤离去。

    云珠为难地看向上官清越。

    “公主……”云珠惭愧地低下头,“我好像说错话了。”

    上官清越不做声,轻挑眉梢,出了宫门,上了肩輦。

    不管云珠那话,说的有意,还是无意,都正好合了上官清越的意。

    这次宫中寿宴,她本就没有打意低调,定要高调且张扬地扬名一次,不单单为了自己能在君冥烨面前更有生存价值,也为南云国博回颜面。

    她身为南云国长公主,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