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76章 随了本公子吧

    林挽歌的话,显然说了禁忌的话题。

    话落的时候,她自己的脸色都白了一下,赶紧闭嘴。

    “傻子,总之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挽歌郡主,我们公主好歹也是南云国的长公主,还是大君国第一王爷的准王妃,请你说话干净一点!怎么能一口一个傻子地称呼公主!”

    云珠实在忍不下去了。

    “都说南云国女子婉约温柔,我看你也挺辣的!”林挽歌瞪了云珠一眼。

    林挽歌见云珠也是个有姿色的,很生气这样的女人,可以时刻出现在君冥烨身边,便又指着云珠骂起来。

    “一看也是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们南云国的女子,都生了狐媚相!”

    云珠的脸色都青了,真难以想象,这个还带一脸稚气的郡主,怎可跋扈到这种程度!

    上官清越眸色深沉。

    脑海里,还在徘徊林挽歌刚才的那一番话。

    信阳郡主,居然是跳井自缢!

    那么井底的那一副白骨……

    “挽歌郡主,时辰差不多了,您该上台献舞了。”秋菊笑着又恭敬地对林挽歌说。

    那样谄媚的嘴脸,让云珠心里又是恶心了一大把。

    “身为冥王府的人,居然不帮着自己人!反而对外人十分的客套!”云珠哼了一声。

    秋菊看了云珠一眼。

    原先还会因为云珠顶着假王妃的头衔,对云珠客气几分。

    现在上官清越回归正位,云珠直接沦为了婢女,秋菊对云珠也不那么客气了。

    “你就闭嘴吧!还是想想,如何不让我们的‘王妃’给冥王丢脸吧!”秋菊可不相信,上官清越能赢得了林挽歌。

    林挽歌那一身火红,已经消失在门口。

    上官清越腿上疼痛,穿上舞裙,便赶紧坐在椅子上休息。

    脑子里,还在想着信阳郡主的事。

    那晚,穿着孝服女子跳井的画面,依旧在眼前浮荡。

    难道……

    当年信阳郡主嫁给君冥烨的时候,正是整个家族被君冥烨绞杀之后。难道哪天晚上看到的画面,是当时信阳郡主跳井时的画面?

    穿着孝服,便是为了祭奠自己家已经灭亡的家族?

    上官清越不太相信真有鬼神之说,但也不禁吓了一身冷汗。

    若井底的白骨,真的是信阳郡主的尸骸。那么疑问就来了,信阳郡主的同父姐姐贵为太后,不会在信阳郡主死后,连个葬身之所都没有。

    这里面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上官清越见秋菊出门,站在门外翘首去看林挽歌在台上跳舞,便拉着云珠到角落里,用口型清清楚楚地告诉云珠一句话……

    “公主……”

    云珠皱起眉头,一脸难色,吱吱唔唔地欲推脱。

    上官清越紧紧抓住云珠的手,神色很坚定地看着云珠,见云珠仍是神色犹豫,上官清越更紧抓住云珠的手。

    “我答应,我答应!”

    云珠一脸挣扎,艰难点头。

    林挽歌跳的是鞭子舞。

    红艳艳的舞裙,份外火辣妖娆。

    一手持条软鞭,一手持个手鼓,随着喜气洋洋的音乐,那条绕指柔的软鞭在林挽歌的手里耍得生龙活虎。

    而鞭子的一头系着两个铜铃,铜铃敲在手鼓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配合音乐,将场上的气氛都活跃了起来。

    场内的人,被这热情洋溢的舞蹈激荡得热血沸腾,拿起银筷有节奏地敲打着瓷碗。

    大家随着曲调吟唱起大君国民歌。

    就连高高在上的皇上,亦禁不住气氛的诱惑跟着吟唱起来。

    整场气氛好不热闹!

    大家也纷纷赞扬,那挽歌郡主的舞蹈,简直身轻如燕,无人能敌。

    大家也在私下说,那南云国的傻公主,必输无疑。

    上官清越的小腿,火辣辣的疼。

    纱布上,应该已经被血染红了,感觉湿湿的。

    秋菊挑眉,不知从哪里端来一杯茶。

    “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