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79章 我想掐死你

    黄昏雨落一池秋,晚来风向万古愁。

    不厌浮生唯是梦,缘求半世但无俦。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

    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

    功名万里赋予谁,去年秋江水,醉卧不识今夜愁,哀筝惹泪落,谁劝我千杯?

    往事难追战马肥,胡笳送君归,修道心事无人猜,青云羡慕鸟,尊前图一醉。

    “好诗!”

    皇上抚掌大赞。

    众人也纷纷跟着竖起大拇指,连连赞扬,上官清越竟然如此才貌双全。

    看场上众人的称赞,上官清越就知道,自己赢定了。

    下面的书裕,却用疏离又悲痛的目光看着上官清越。

    她都要离开大君国了,还有不到半月的时间,何必这般不懈余力地让自己这么高调出现在众人面前。

    书裕的心,痛了。

    他岂会看不出来,上官清越这般做,多半是不会和他一起离开这里了。

    上官清越的额头,已渗出淋漓的汗水。

    她……的腿好痛!

    幸好,书裕的曲子收尾早了一些,不然她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

    而方才,她若不写一副好字,将他们的情绪和惊艳,挑到最高点,最后也不过赞一赞她的美貌罢了。

    上官清越抬头,便看到皇上的目光也正看着自己。

    诗中的意思,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称赞过后,便都沉默了。

    这一瞬间,上官清越似乎看到皇上眼底浮现过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异样。

    这个男人,是她曾经要嫁给的,这个时候,见到这么漂亮又惊艳的倾城女人,成了自己的皇婶,心中会是什么感觉?

    妈妈曾经对她说,世上男人皆贪心。

    而这世间,也没有不偷腥的猫。

    男人则是那最喜欢偷腥的猫。

    “你赢了!”

    皇上望着上官清越的眼睛,似被摄取了心魂,缓缓开口道。

    上官清越笑了,容色倾城绝艳。

    她赢的不仅仅是为自己挣了一口气,也是为整个南云国。

    父皇,母后,越儿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更不会做亡害自己国家的红颜祸水。越儿会守护好自己的国家!

    “此诗说的可是西施?公主此诗可是说,悲伤自己被人当成祸国西施?”皇上道。

    上官清越轻轻点头。

    也许是这个意思,也许不是。

    当时她只是在心中感叹,西施是被自己所爱之人送去的吴国啊!西施当年可曾料到,自己最爱之人,会设计自己。

    上官清越的目光,悄然从书裕身上走过。

    目光便不经意看向了君冥烨。

    那个男人,看了她的表演,会是什么表情?她却只看到君冥烨冷着一张脸,目光也幽深的好像两个黑洞,完全看不出来什么表情。

    秦嬷嬷就是不待见上官清越将场内人的目光,都抓牢在她身上,连太后在场内,都黯然失色。

    她家太后,才是大君国第一美人,从小就在一片赞誉中长大。

    “今日是皇上大寿,不弄些喜庆的,反倒西施啊祸国的!太不吉利了!”秦嬷嬷高声道。

    上官清越安静站在那里,不声不响。

    反正她也说不了话。

    皇上却笑起来,“此曲甚好,此诗也甚好!祸国殃民的,皆是昏庸之主,关美人何事!”

    众人又开始高呼皇上圣明了。

    上官清越在云珠的搀扶下,走下高台。

    她勉强忍住腿上灼痛,让自己走路无异。

    换好宫装再回来,先是感受到林挽歌恨不得将她扒皮的目光,又接受了众人审视探究的目光,上官清越这才回到君冥烨的座位,坐了下来。

    总算可以休息了,长长松口气。

    君冥烨横扫上官清越一眼。

    “西施?”

    接着,君冥烨爆发一声冷笑。

    “谁是你的范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