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83章 这一场,你赢了

    君冥烨的那一刀刺得极深。

    伤及经脉。

    为了避免颠簸,再导致血流不止,冥王府又地处较远,伤势稳定前便暂时留在宫中。

    这是皇上的意思。

    还特意让身边的太监前来颁布口谕,以表皇上对冥王的关心。

    “皇上说了,宫里的太医,医术高明,珍贵药材应有尽有,有益于冥王疗伤。况且公主在我大君国失声,声音恢复之前,就暂留宫中居住。”

    接着,那公公又道。

    “皇上的意思,担心药引不够奏效,若不能医好公主的喉,再另想办法。”

    这句话,很有说道,意思再明确不过,君冥烨在大君国再厉害,也终究是王爷,他的肉,也不可能是“龙肉”。

    上官清越的药,分为九副,一天三副,三日后便可看效果了。

    次日,上官清越用过第一副药之后,便去探望君冥烨。

    她的“夫君”为她剜肉医喉,她怎能不去关怀一下!

    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不过却是分开的,各自的寝殿遥遥相对。

    刚一进门,上官清越就感受到两道喷火的目光,差点将她千刀万剐!

    那是秋菊的目光。

    上官清越不作理会,径自走到向床榻……

    “出去!王爷需要静养!”

    秋菊张开双臂,挡住了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停下脚步,站在秋菊面前,淡定的神色透着冷傲。

    她不急,她知道,君冥烨会见她!

    果然。

    君冥烨屏退了秋菊和云珠,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上官清越的唇角弯起若有似无的浅笑,端起桌上的药碗,坐在君冥烨的床畔,舀起一勺药汁轻轻吹过,待温度适宜,送到君冥烨的唇边。

    君冥烨半靠在床壁上,敞着的白色内衫,露出一片蜜色肌肤。

    俊逸的脸庞很苍白,墨黑的长发随意披散,透着几分病态。

    看惯了他狂妄自大的样子,这个样子的他,看上去柔和不少。

    可他那双眸子,依然如往日般迥然星亮,迸出犀利的光芒,探究地看着上官清越。

    他这样的目光,另上官清越心底直泛寒意。

    他许久不开口喝药,上官清越便一动不动地端着。

    良久。

    君冥烨终于拗不过她的耐性,扫眼还放在唇边的瓷勺,薄唇缓缓开启。

    “怎么?心中有愧?”

    他挑高眉头,一副不以为意又自大样子。

    就好像,大殿上剜下的本不是他的肉。

    而他现在,也不是在养伤!

    上官清越真的很想问问他,他对她做过的一切,难道就没有丝毫歉意吗?居然还在质问她,是否心中有愧。

    对这个男人,就是要了他的命,她都不愧疚。

    上官清越缓缓勾起唇角。

    美目流转地看着他。

    君冥烨食指一挑,勾起上官清越的下颚,唇角向一侧弯起,还是他那惯有的邪魅的浅笑。

    他突然靠近上官清越,撞洒了勺中的药汁,口中的热气喷在上官清越脸上,轻柔的声音却冷得如寒冬腊月。

    “你就不怕本王将剜肉之痛,十倍百倍偿还于你?”

    说着,他的指腹轻轻滑过上官清越的脸颊弧度,啧啧两声,摇摇头,口气惋惜。

    “若这张倾城倾国的脸蛋,只剩下骨头的话……”

    他阴冷地拖着长音,骇得上官清越的手一抖,打翻了端在手里的药碗。

    瓷碗清脆的破碎声,药汁洒在鞋面上晕开一片清凉。

    心房,一沉,再沉……

    轻吸一口气,强做镇定,朱唇弯起完美的弧度,笑得另人神魂颠倒。

    她伸出纤细的指,就在君冥烨敞开的胸膛上写下。

    “我若没了脸蛋,你以何来做攻击太后的利剑!”

    君冥烨被她的碰触,搅得心里痒痒的,身体当即就有了反映,可她写下的那句话,又如兜头冷水,身体有种又痒又痛的强烈冲击感!

    他甩开上官清越的下巴,重新靠在床壁上!

    上官清越是故意揭开他心口的伤疤!

    自小青楼里的妈妈便教,男人,一味的甜枣他们会腻,一味的酸枣他们会逃,酸甜搭配得当,方抓住男人的心,让他们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