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第85章 你到底是不是小月儿

    林挽歌愤怒的咆哮声,带着浓浓的恨意。

    上官清越很想再甩林挽歌一巴掌。

    当看到不远处,有一抹白影一闪而过,上官清越赶紧转身,匆匆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不想再见到书裕。

    林挽歌却以为上官清越怕了自己,冷笑着道。

    “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我会让你从冥王妃的位置上,狼狈地滚下去!”

    说完,林挽歌大步离去,见到站在不远处的书裕。

    林挽歌狠狠唾弃了一口。

    在林挽歌眼里,在寿宴上帮上官清越抚琴的书裕,简直就是大君国的叛徒。

    书裕的目光,始终看着上官清越房间的方向。

    最后在雪中轻叹一声,入了君冥烨的寝殿。

    太后已经离去。

    君冥烨靠在床头,神色沉默。

    书裕进门,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半晌,就听见君冥烨声音恍惚地问了他一句。

    “我让你去南云国寻人,你倒是将南云国的音律学的很好。”

    书裕谦和一笑,“经常流转各大青楼之间,听多了各色南云国曲子,便也就学会了。”

    “你是在向我炫耀,你对音律天赋异禀?”

    君冥烨声音冷凝,蕴着强大的恼怒。

    “还是在炫耀,在那个时候,你能帮本王的王妃化险为夷!”

    书裕不做声。

    因为他看出来,君冥烨的反常。

    君冥烨忽然从床上坐起来,一双狭长的冷眸,紧紧睨着书裕。

    “当众帮我的王妃,就不怕被人诟病!”

    “这不正是冥王想要的!只要我和她关系更亲一步,她愿意与我远走高飞,冥王就可以趁机以她与人私通的罪名,在外面将她秘密处死。”

    书裕的声音很缓慢,没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就好像只是陈诉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但现在看来,冥王似乎并不喜欢,我与王妃接触太过频繁。”

    书裕已经很多天没有接近上官清越了。

    而君冥烨也再没有催促他,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计划。

    书裕真的很想说君冥烨,为达目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连那么龌龊的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对付一个和亲公主,真的再没有什么比,公主与人私奔,不知去向,更好的借口了。

    书裕有机会接近他的清越,带着她离开这里远走高飞,他真的很高兴。

    君冥烨绷紧的俊脸,隐隐抽搐了一下。

    “这是本王的事!”他说得那么霸气,完全不给旁人任何质疑的权利。

    书裕浅浅笑着,不说话了。

    他此次前来,主要是想证明一下,上官清越用君冥烨的肉医喉,很担心她会被君冥烨再一次狠狠折磨。

    见上官清越安然无恙,他也就放心了。

    君冥烨忽然大步奔到书裕面前,“告诉我,你到底找没找到那个女孩!”

    君冥烨迫人的目光,狠狠盯着书裕。

    书裕安静地,看着君冥烨狂风暴雨的眸。

    过了良久。

    书裕缓缓开口,很慢很慢吐出四个字。

    “杳,无,音,信。”

    君冥烨浓黑的眉心,倏然一收。

    高大的身躯晃了两晃,忽然一把掀翻了身侧的桌子。

    “滚!”

    他也不知,为何会对书裕发这么大的火气。

    但书裕心下却很明了,大致还是因为寿宴上,他和上官清越完美的表演,心生妒恨,还未消火。

    书裕转身离去,心下却在忐忑。

    君冥烨已经开始关注上官清越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似乎应该做点什么,快些帮上官清越离开这个危险的虎狼男人。

    君冥烨躺在床上,辗转难安。腿上的伤口很痛,也抵消不了他心底的烦躁。

    抓起黑色狐裘,披在身上,大步走出寝殿,直奔上官清越的房间。

    秋菊赶紧追上来撑伞,“王爷,又下雪了,您去哪里!伤口还没愈合,这样走动,会让伤口崩裂,再次流血不止的。”

    “闭嘴!”

    霸气的一声低吼,秋菊赶紧收住所有的声音。

    君冥烨一脚踹开上官清越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