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88:就凭我这条命!

    书裕闯进门,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幕。

    君冥烨竟然掐着太后的脖颈,迫使太后的头,高高仰着。

    他正目光阴沉地逼视着太后,周身散发着狠历阴鸷的气息。

    太后那纤细的脖颈,君冥烨一只大手,几乎能全部握住。

    随时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掐断。

    书裕赶紧冲上去。

    白色的身影一闪,犹如一道美丽的弧线。

    “冥王!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书裕一把打开君冥烨的手。

    “你怎么能这样对太后!她是贞儿!!!”书裕恼了,一双温润的眸子,在这一刻变得清冷异常。

    “谁让你闯进来!!!”君冥烨低吼一声。

    转瞬,君冥烨便知道书裕的来意了。

    “你也是为了那个女人而来对不对!我不会救她!!!她是生是死,都与我君冥烨没有任何关系!!!”

    君冥烨怒火喷张地咆哮着。

    他就好像被触及了心底最敏感的一根弦,完全不能接受,身边的人,都在一直提起那个女人。

    他现在逃避还来不及,恨不得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再没有人在他耳边提起那个女人。

    他的心情很烦乱。

    整个人都像置身在油锅上,浑身上下,没有一根神经是平静的。

    都在跳跃叫嚣着,撞击他的理智,随时随刻都会爆发失控。

    他还以为,来到太后的凤翔宫,见到季贞儿,那个曾经和他约定终身相守的女人,心情就能平静下来。

    也可以彻底驱散,那个另他烦躁不安又厌恶至极女人的影子,可以不再在眼前浮现。

    可没想到,来到凤翔宫,太后也一直在耳边提起那个女人。

    真是一时一刻不让他宁静。

    现在书裕也来了,也是为了那个女人。

    君冥烨气得在大殿上来回暴走。

    书裕看着现在暴怒非常的君冥烨,想请求君冥烨挽救上官清越的想法,一时间也说不出口了。

    他比谁都了解君冥烨。

    在君冥烨震怒的时候,稍有不慎,便会碰到雷区,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一发不可收拾。

    尤其现在的君冥烨,竟然已经失控到,连季贞儿的脖颈都掐得出现了清晰的指印。

    可想而知,现在的君冥烨有多失控。

    “太后,还好吗?”

    书裕担心地询问一声。

    太后轻轻摇头,扶摸了一下脖颈上的疼痛,不适地咳嗽了两声。

    书裕垂下眼帘,心急如焚。

    太后知道书裕在为谁奔走,低声对书裕说。

    “皇上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应该不会将公主怎么样。只是暂时关押起来,也未必动用酷刑。”

    “但落在魏公公手里,岂能毫发无损。”书裕沉痛地闭上眼睛。

    大君国谁不知道,皇上身边重用的那个魏公公,心狠手辣,残暴狠戾,落在他手里的人,就算活着,也是苟延残喘的半条命,或者终身残疾。

    “牵扯到大君国的镇国之宝龙珠,岂能全身而退!”

    君冥烨恼怒地低喝一声。

    “那只不过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太后道。

    “外人却觉得那颗珠子神乎其神!”君冥烨又是一声恼喝,在空荡的大殿里,响起一阵阵震耳的回音。

    “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居然打我大君国镇国之宝的主意!!!”

    书裕也很清楚,此事一旦牵扯到镇国之宝——龙珠,问题就会变得很麻烦。

    那可是本国的禁忌,不知道多少人葬送于此。

    何况还牵扯到南云国。

    这会让人很轻易联想到,南云国狼子野心,想要动用镇国之宝龙珠,动摇大君国根基,最后吞灭整个大君国。

    事情一旦牵扯到国家命运上,即便上官清越无辜,也会将她推向风尖浪头,最后落个‘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境地。

    “林家父女,手段实在阴毒,简直是要置她于死地!”

    书裕气得拳头紧握。

    太后扫了一眼,还在不住来回暴走的君冥烨。

    她蕙质兰心,又和君冥烨从小相识,岂会看不出来,君冥烨此刻心情烦乱。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