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1:他的袒护

    金銮殿。

    皇上让身边的小太监,将所有的证据呈现在君冥烨面前。

    还一样一样地给君冥烨讲说,这些证据的内容。

    君冥烨扫了一眼,那些所谓的“密信”,神色沉寂,脸上没有表情浮动。

    书裕和太后心下都捏了一把汗。

    救与不救,一切只在君冥烨的一念翻手之间。

    “这些密信的字迹,可是和之前公主在寿宴献舞时写下的那首诗,字迹一模一样。”皇上道。

    接着,皇上沉吟了几秒,又道。

    “关键在于,有人证明,这个公主,根本不是痴儿,如此如何能和南云国送来的痴傻公主吻合。”

    皇上摊摊手,“朕也很困惑,天下皆知,南云国的长公主,从小就是个痴儿,现在却不是痴儿,不是南云国送来的细作,如何解释!”

    书裕真的很想将全部的真相说出来。

    现在知道所有真相的人,只有他了。

    上官清越当年,是被现在的南云国皇后迫害,借用一个道士的胡言乱语,将原本尊贵的长公主送去了青楼。

    南云国皇帝,为了遮盖这件事,才会对外宣称,当年小小年纪就扬名天下的永安公主,大病一场,成了痴儿,再不在世人之前露面。

    这场和亲来的很突然,南云国皇帝,没办法自圆其说,只能将错就错,将上官清越送来大君国。

    但现在的情况,书裕知道自己不能冲动。

    稍有一句不慎,只会让上官清越的情况变得更加危险。

    况且,现在书裕也拿捏不准,即便君冥烨知道,上官清越就是当年的“小月儿”,会不会顾念旧情,真的伸出援手。

    就在书裕犹豫不决的时候,君冥烨的举动,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君冥烨直接抓起一侧点燃的蜡烛,将所有的密信点燃,瞬间包裹在一团火光之中。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连坐在龙椅上的皇上,也是脸色一白。

    “皇叔!你!”

    君冥烨让那些密信,就在掌心的位置,烧成黑色的飞灰。

    掌心一片灼痛,他脸上却没有一丝吃痛的变化。

    在陨灭的火光中,整张俊脸显得更加霸气凛然。

    “哦,抱歉,皇上,本王只是眼神不好,想要看得清楚一些,没想到……”

    君冥烨将手里的蜡烛丢在地上,还碾了一脚。

    “该死的蜡烛!!!”

    皇上气得绷紧的唇角,颤了又颤。

    过了好一会,才从抿着的唇瓣中,挤出一句话。

    “既然,证据……毁了……”

    皇上咬牙,桌案下的拳头,死死攥紧。

    君冥烨也很惋惜,“证据已毁,便已无证据指证。”

    皇上俊逸的面颊都开始颤抖了。

    “公主不是痴儿一事,终究不能混淆……”

    君冥烨打断皇上没说完的话。

    “忘了告诉皇上,公主吃了用我的肉熬制的汤药,竟然连从小的痴症,也给医好了。”

    “都是本王的疏忽,竟然忘记禀告皇上了。其实在冥王府这段日子,本王就用尽了偏方为公主医治痴症,本已有所恢复。”

    皇上的牙关咬得更紧,“难道公主在冥王府受到的一切,都是偏方治病不成!!!”

    皇上实在气得忍不住,在君冥烨面前也拔高了声音。

    这还是皇上,第一次用这样的态度,对君冥烨说话。

    君冥烨新奇地挑下浓眉。

    太后心口猛地一沉。

    就连书裕也是脊背透出一股寒意。

    皇上话落之后,发现自己失态,也不禁抿了抿唇角。

    君冥烨却超乎大家想象,笑了起来。

    “皇上连这个都知道,果然是大君国的仁君之主,没有什么事能瞒得住皇上。”

    皇上的唇角又抽搐了一下。

    君冥烨袒护上官清越的态度,已经明显至此,他还能说什么?

    不仅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什么都不能做了!

    “好好,好好……”

    皇上一连说了好多个“好”字,接着一声一声地笑起来。

    “皇叔既然都解释清楚了,朕也不能再继续关押冥王妃,实在于礼不合。”

    接着,皇上又笑哈哈地说,“倒是皇叔,你倒是早点言明一切,何必引起这样可笑的误会。”

    君冥烨似笑非笑了下。

    “皇上打算何时将人放出来?”君冥烨冷声道。

    “魏公公,放人!”

    皇上一声令下,一头华发的魏公公,赶紧笑盈盈地领命去了。

    书裕的脸上,终于浮现了难得的笑容,激动得差一点就要抱住君冥烨,感激君冥烨开恩。

    太后看着君冥烨棱角分明的侧脸,在亮如白昼的金銮殿,太后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清楚君冥烨一双深黑的眼眸。

    秦嬷嬷气得咬牙切齿,低声在太后耳边狠狠道。

    “太后娘娘,冥王也太偏袒那个假公主了!这可不是好兆头啊娘娘,您可不能让这样的事,继续演化下去,必须尽快阻止。”

    太后扫了秦嬷嬷一眼,“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什么假公主?什么演化下去。”

    秦嬷嬷看了一眼君冥烨的方向,附在太后的耳边很小声说。

    “冥王看来已经对那个假公主动了心了!被那个祸水的妖颜,给迷惑了!这可如何是好!而且娘娘没看出来,裕王爷对那个祸水……啧啧……这样的祸头子,可不能留啊。”

    “嬷嬷,不要一口一个假公主地唤着。哀家倒是觉得,那就是真正的公主!与生俱来的高贵,是伪装不来的。”

    太后从小见多了娘娘公主这样的贵人,一眼就能从一个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看出那个人的身份高低。

    “太后娘娘,您毕竟还年轻,不能太过武断!那个祸水,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眼神都会勾人!您没看见,寿宴上,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跟着她走,那个火辣辣的,想想都臊得慌!”

    “好了嬷嬷!”

    上官清越被放出来了。

    两个宫女,搀扶着嬴弱无力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