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4:皇上看得痴了

    上官清越迟迟等不到云珠回来。

    心下有些担心。

    她不是担心云珠的安危,心里总是惴惴的,担心云珠因为一个男人开始背叛自己。

    在房间里徘徊两步,便披上狐裘大衣出门看看情况。

    自己的夫君病了,理应带病前去探望,这样才显得夫妻恩爱。

    刚到了君冥烨的寝殿外。

    就看到敞开的殿门,很多宫人都簇拥在内殿之外。

    云珠就站在角落里,面前站着盛气凌人的秋菊。

    一看到那样的场景,上官清越就知道,云珠又被欺负了。

    想要进门,帮云珠解围。

    又不想撞见太后,便转身走下台阶。

    雪后的天气,很冷。

    置身寒风中,脸颊传来寒风拂过的刺痛。

    踩在脚下的积雪,寒冷似能穿透鞋底,直沁心底……

    现在殿内的君冥烨,看到太后,一定心痛非常吧!

    真的很想欣赏一下,君冥烨备受心痛折磨的样子。

    一定很解恨。

    她抬起头,看向一幢幢巍峨庄严的宫殿。

    大君国的建筑威严肃冷,不似南云国那般,讲究诗情画意的美感。

    这里的一切,对上官清越来说,都是陌生的。

    她不喜欢这里,哪怕一草一木,都不喜。

    走在积雪上的感觉,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难得心情平静不少。

    林挽歌忽然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她听说君冥烨病了,很担心,特地前来探望。没想到,会在院子里看到上官清越。

    她居然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林挽歌顿时火冒三丈。

    不管不顾地扑上来,就来扭打上官清越。

    “你个贱人!你怎么还好好地站在这里!”

    明明听人说,上官清越被魏公公折磨得就剩下半条命,连站都站不稳了。

    怎么才短短一夜的功夫,上官清越可以站在冷风中,君冥烨却倒在病床上。

    “你这个扫把星!冥王都是被你害的!”

    上官清越岂会再被林挽歌打到自己。

    轻轻一个侧身,林挽歌便扑了空,整个人直接扑倒在雪地中,好生狼狈。

    “你个贱人,居然敢躲!”

    林挽歌赶紧爬起来,又向上官清越扑来。

    上官清越又是一个侧身,林挽歌再次扑空。

    林挽歌彻底恼了,一把从腰际间抽出一条细长的软鞭,照着上官清越,狠狠抽来。

    林挽歌擅长玩鞭子,一条软鞭在手中,甩得生龙活虎。

    上官清越一个仰身,鞭子便从身体上方擦身而过。

    林挽歌见又失手,气得娇容失色。

    “贱人,我打死你!!!”

    鞭子甩得“啪啪”作响,招招狠辣地抽向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不紧不慢,她灵敏的耳朵,听见了内殿的骚动。

    想来是有人要从内殿出来了。

    而能让所有人都跟着簇拥的人物,除了太后,还能有谁!

    上官清越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唇角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冷笑。

    她躲着林挽歌的鞭子,便站在了大殿门口的方向。

    林挽歌见自己居然根本打不到上官清越,气得娇容涨红,再甩来的一鞭子,更是用上了浑身所有的力气。

    林挽歌哪里会想到,太后会在这个时候,从内殿出来。

    上官清越脚下一滑,便摔在地上,稳稳躲过了那夺命狠辣的一鞭子。

    太后冷不防见有鞭子甩来,顿时花容失色,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保护太后娘娘!”

    秦嬷嬷大喊一声,赶紧扑向太后,一把将太后抱住。

    秦嬷嬷实打实吃了那一鞭子,痛得低叫出声。

    “哎呦!”

    秦嬷嬷虽然护住了太后,可鞭子还是殃及了太后。

    肩膀上一阵刺痛,连带脸颊上也传来火辣辣的疼。

    “啊……”

    太后痛得低呼出声。

    林挽歌整个人都傻了。

    “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我不是故意的!”林挽歌赶紧辩解,愤然指向上官清越。

    “你一定是故意的!”

    上官清越伏倒在地上,一脸的委屈无辜,眼底却掠过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冷冽。

    她不住摇头摆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郡主,你也太大胆了!居然伤了太后!”秦嬷嬷痛得呲牙咧嘴,恼怒地呵斥一声。

    所有宫人都忙碌起来,赶紧帮太后查看伤口,还有人赶紧去找太医。

    林挽歌瞪向上官清越,目光冰冷如刀子,让人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凉冽。

    “贱人!你居然害我!”林挽歌再肯定不过,自己一定是被上官清越算计了。

    如果真的是一个傻子,怎么会那么敏捷地躲过她的鞭子,还说巧不巧正好打了太后。

    “还不跪下!”秦嬷嬷又喝道,“仗着皇上宠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秦嬷嬷早就看林挽歌不顺眼了,忍着疼痛,气得颤抖地狠狠指着林挽歌。

    “连太后都敢打,还不来人将她给擒下!”

    “上官清越你个贱人!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林挽歌一边在几个强壮太监的手中挣扎,一边咬牙切齿地怒骂。

    “太后娘娘,挽歌不是有意的!听挽歌解释!一切都是那个贱人!!!”

    就在这时,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挽歌,你太无礼了!”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子里的皇上身上。

    “挽歌!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连太后都敢打!”

    “皇表哥,我是冤枉的!不是我!我没有!都是上官清越那个贱人,她害我!”

    林挽歌委屈至极地哭诉,不住挣扎,几个太监还是没有放开她。

    “那是皇叔的王妃,你一口一个贱人,成什么体统!还不快点认错!”

    上官清越看到自己的眼前,浮过一抹刺眼的明黄,一直大手便伸到面前。

    她顺着那只手,看到皇上笑容温润的一张俊脸,他正俯身站在她面前,等待她将手交给他,扶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