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5:贱人,居然敢咬我!

    太后发现了皇上和上官清越之间,微妙的目光。

    便抬眸看去,却又没有发现太多的东西,便垂下眼帘。

    太后回宫了。

    脸颊上落了伤,虽然不太严重,也要小心处理才能不落伤疤,导致毁容。

    秦嬷嬷痛得走路都不敢动作太大,太后让她好好休息几天,秦嬷嬷却不放心太后,非要继续贴身伺候。

    “太后,那就是个扫把星,不吉利!先是连累了冥王,现在又连累了太后娘娘您。”

    “也别这样说!”

    “太后娘娘,您没看见皇上看着她的眼神吗?都快黏上去了。”

    太后靠在软榻上,疲惫地闭着眼睛,“嬷嬷,你总盯着那些目光做什么。只是目光,说明不了什么。我看到好看的东西,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那哪里是多看几眼呐!!完全就是……”秦嬷嬷都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了。

    秦嬷嬷用手指,扯着自己的眼角,学着上官清越的眼神,“那娇滴滴的,撩人的小眼神,任哪个男人受得了啊。”

    “太后娘娘您想想,先是夏侯大将军,后来的裕王爷,就连冥王因为她都举止反常了!现在居然连皇上都对她……”

    “好了嬷嬷,没影儿的事,被你说的跟真的似的,就少说两句吧!”

    “太后娘娘,别不信老奴的话!老奴一见到她,就能在她身上闻到一股狐骚味,专勾男人的那一种!那个女人,就是祸水!是故意来祸乱我们大君国的!”

    太后的秀眉渐渐收紧,抬眸看向秦嬷嬷,“祸乱我大君国?”

    ……

    上官清越日日服药,喉口已不再似先前那般干涩。

    太医交代,绝对不能过多试着说话,否则损伤嗓子,日后的声音会变得沙哑。

    上官清越再没有去看望君冥烨。

    那是一只危险的狼,有机会远离,岂会靠近。

    自从林挽歌在这里闹了一场之后,最近这里一片安静,也不再有人前来探望君冥烨。

    听说是君冥烨下了不许任何人来叨扰的命令。

    皇上下令,在君冥烨上身体恢复之前,暂时留在宫中修养。免得稍有不慎,伤口再次裂开。

    皇上看上去很关心君冥烨,上官清越却觉得皇上这么做,别有私心。

    至于私心是什么,上官清越不得而知。

    上官清越支开窗子,窗外的风,吹着屋外的积雪飘入房中。

    院子中的梨树上,也堆满了积雪。

    大君国有句谚语,叫瑞雪兆丰年,今年的雪很多,想来明年是个可以丰收的好年头。

    寒风卷过树枝,阳光下碎雪簌簌掉落,闪着日光,一片光芒璀璨。

    上官清越的目光,不经意便落在对面君冥烨的寝殿,那边窗门紧闭,什么都看不到。

    但还是感觉,似乎看到了君冥烨幽深冷漠的深邃目光,正如虎如狼地盯着自己。

    上官清越不禁心惊,赶紧放下窗子,阻隔住自己的目光。

    这个时候,秋菊推门进来。

    上官清越很奇怪,秋菊忽然来她的寝殿做什么。

    云珠和秋菊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僵硬,见秋菊来了,云珠脸上一沉,没给秋菊好脸色。

    秋菊臻首微扬,很是傲慢,对上官清越也没行礼,直接说了一句。

    “有人想见你!”

    上官清越心头一颤,难道是君冥烨的命令?

    “还不快走!”秋菊道。

    上官清越目光愠怒,有寒意射向秋菊,秋菊竟然被这样的目光害了一跳。

    秋菊早就知道,上官清越的身上,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清傲,尤其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让人忍不住觉得,在她面前矮了一截。

    上官清越还是披上狐裘大衣,随着秋菊出门。

    云珠想跟上来,感受到秋菊射来的目光,云珠硬生生顿住脚步。

    秋菊没有带上官清越去君冥烨的房间,而是出了院子,沿着一条僻静的小路,在一片积雪中,向着深处走去……

    上官清越猛地顿住脚步,张口声音很轻地问秋菊。

    “你要带我去哪里?”

    “哟!都能说话了!看来王爷的肉,对你很有效果啊。”秋菊阴阳怪气地说。

    上官清越神色冷漠,若不是为了自保,暂时还不能动君冥烨身边的人,早就收拾秋菊这个贱人了。

    秋菊见上官清越不肯再向前走一步,便道。

    “好!你就在这里等着,王爷一会就来!”

    话落,秋菊转身就走了。

    秋菊走了几步,还不放心,又回头威胁一句。

    “我想你也了解王爷的个性,要是王爷来了,你不在这里,有你好果子吃!”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

    阳光照在雪地上,总是晃得双眼一阵生疼。

    上官清越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君冥烨。

    身上有些冷,便裹紧了身上的狐裘。

    她岂会看不出来,秋菊在故意刁难自己。只是有些拿捏不准,此次行为,到底是君冥烨属意,还是秋菊自作主张。

    她从小在南方长大,即便穿得暖和,也格外怕冷。

    上官清越转身便往回走。

    这个时候,雪地里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就在她的身后,她还来不及回头,自己整个人便被裹入一袭超大的棕色狐裘之中……

    “啊……”

    上官清越惊得低叫一声,赶紧挣扎,却不能推开紧紧抱住自己的一双手。

    “美人儿,等得冷了吧!我这样抱着你,是不是很暖和。”

    男子轻浮调侃的声音,灌入耳畔。

    这声音……

    很耳熟。

    上官清越仔细想了下,才想起来,这不是正是林慕南的声音!

    林丞相家那个不学无术的公子爷!

    上官清越心头一紧,更加用力挣扎,林慕南反而抱得她更加紧。

    “美人儿,羞什么!本公子想你想得紧呐!这些天,茶不思饭不想,人也瘦了一大圈,你得补偿本公子!”

    上官清越抬脚,狠狠跺下去,痛得林慕南“哎呦”一声,本能松开手。

    上官清越赶紧趁机挣逃。

    然而还没跑两步,林慕南一个飞身而起,便已落在她身前,将她的去路阻住。

    上官清越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