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6:是她非礼我!

    上官清越听见人声,心口一路下沉,几乎置身一片黑暗之中。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果然。

    秦嬷嬷带着人,脚步仓猝地赶来。

    几个太监冲上来,一把将林慕南从上官清越的身上,拽了起来。

    “竟然是你们!”

    秦嬷嬷的老脸上,掠过一抹狂喜,随后厌恶又鄙夷地瞪着上官清越。

    “大胆!你们连本公子都敢冒犯!”林慕南还扬声吼着,满身酒气的他,也不在乎,是不是太后身边的人,将他抓个正着!

    “太后娘娘接到密报,说有人在此偷情,老奴正是奉了太后娘娘的懿旨,前来……”

    秦嬷嬷笑着,最后两个字,故意贴近上官清越几分,无比清晰地从唇齿中吐出来。

    “捉奸!”

    上官清越浑身骤冷。

    捉奸……

    正所谓,捉贼拿脏,捉奸拿双。

    现在她和林慕南齐齐被人抓住,她还一副在雪地中衣衫不整的样子,百口难辩!

    铺网好大的一个陷阱!

    “来人呐,还不快点将人给我拿下!”秦嬷嬷一声令下,当即有几个太监上来,将上官清越擒住。

    凤翔宫。

    殿内暖意融融,上官清越还是满身冰冷,无法从心底寒意中挣脱出来。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不住发抖。

    林慕南终于怕了,但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他才是受害者!

    “太后娘娘,我是冤枉的!”林慕南恶人先告状。

    太后端庄坐在高位上,脸上的伤口已经很淡,又敷了粉,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她扫了一眼,殿中两个衣衫不整的人。

    即便目光依旧柔和,依旧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还不都快点将衣服穿好。”太后不堪入目地低下头。

    秦嬷嬷却阻止了,“太后娘娘,这都是证据,可不能毁了!”

    “你们这样做,成什么体统!”太后娇喝一声,接着目光射向上官清越,转而又落在林慕南的身上。

    居然又多了一个林慕南!

    心下也不禁叹息一声,这个容貌绝美的女子,到底要牵扯多少男人在其中!

    “太后娘娘,老奴说什么,她就是用她的狐媚相,来祸乱我们大君国的!”秦嬷嬷压低声音在太后耳边,低声说。

    “这种事可不能轻饶,不然冥王的脸面往哪放!”

    林慕南赶紧抓准机会,直接跪在地上,一脸的哭相,“启禀太后娘娘,是她先勾引我的,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上官清越恼怒收紧身上的狐裘,遮住里面有些凌乱的衣衫。

    她瞪向林慕南,目光寒锐如刺。

    怎奈林慕南还是要继续落井下石,“太后娘娘,我是男人!怎么能受得住被人勾引!况且她还长得那么美,那是哪个男人都忍不住的啊!都是这个女人的错!太后娘娘饶命啊!太后娘娘为我做主!”

    上官清越气得咬牙。

    自己也是真倒霉,怎么遇见这样的奇葩!

    太后气得用力一敲桌子,林慕南这才赶紧收住声音,唯唯诺诺的低下头。

    “慕南公子是什么人,哀家就不想说了!”太后口气不悦,带着些嫌弃。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林慕南的名号,那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不管谁家有个漂亮的女儿小妾的,都眼巴巴地追上去,偷两把香。

    只是没想到,林慕南的胆子竟然大到,连冥王妃也敢碰了。

    “太后娘娘,我句句属实,确实是她先非礼我在先。”

    林慕南竟然还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就好像吃了很大的亏似的,接着还哭丧着一张脸说。

    “不但非礼我,居然还咬我!我好冤啊!”

    听了林慕南的话,底下的宫女太监,都忍不住掩嘴啜笑起来。

    上官清越已气得心口涨痛。

    这林慕南怎能如此扭曲事实!

    “一派胡言!”

    太后恼怒地断喝一声。

    “哪有女子非礼男子的!”

    “太后娘娘,您别不信啊,是真的,没有半点虚假,真的是她非礼我。她还脱我衣服,还……还亲我!”

    林慕南指着自己的嘴巴。

    他的嘴唇上还有没有擦干净,而干涸住的血迹。

    底下的人,更是一阵啜笑,皆对上官清越和林慕南指指点点。

    上官清越的面颊涨红一片,羞恼不已地瞪着林慕南。

    “你竟然如此扭曲事实!”她的声音很沙哑,但众人已能听明白。

    “我怎么扭曲事实了!我说的是实话!本来就是你非礼我,还约我在后山见面,还一见面就扑上来抱住我!”

    林慕南理直气壮的喊着,一副自己就是被上官清越生拉硬拽才会犯了这么大错误的样子。

    上官清越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

    “明明是你陷害我!”

    虽然这么说,但上官清越也知道,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一切只看太后如何决断。

    太后看着地上的两个人良久,没有说话,只重重叹口气。

    “太后!不管他们谁勾引谁在先,一个巴掌拍不响,都有过。”

    秦嬷嬷接着瞪向上官清越,“更何况,堂堂王妃,竟然和宰相家的公子,勾搭成奸,成何体统!”

    “她……她真的是冥王妃?!”林慕南惊大了双眼,说话居然结巴起来,“南云国的和亲公……公主?傻公主?”

    起先上官清越说自己是公主,林慕南也没相信,只当上官清越是自己胡说。

    现在秦嬷嬷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理由不相信。

    “可不是!”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