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7:好腹黑的冥王!

    君冥烨之前,也要给她三十廷杖。

    这俩人之间,貌似都很钟爱三十廷杖!

    林慕南还在受刑,等林慕南受刑完毕之后,上官清越将也会被押在那条长椅上受刑。

    林慕南疼得不住挣扎。

    十多板子下去后,林慕南已经痛得脸色惨白,额上尽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剧痛,侵蚀林慕南的意识,但他还是努力睁着一双眼睛,射向上官清越。

    眸光犀利如刀。

    林慕南算是记上官清越的仇了。

    林慕南受了三十廷杖之后,整个人都好像被拔掉了一层皮。

    神志恍惚,整个人都没了气力,完全歪倒在搀扶他的太监怀里。

    太监拍着林慕南的脸半天,林慕南这才缓缓恢复一点意识。

    “太他吗疼了!”林慕南呻吟着,唾骂一口。

    身为丞相公子,他在京城里,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委屈,又不敢和太后生气叫板,只能将所有的怒火都汇聚在上官清越身上。

    “你这个臭婊子!居然和秋菊联起手陷害我!”

    “慕南公子,似乎打的太轻了,还在这里口出污言!”上官清越冷声说。

    上来两个健壮的太监,压住了上官清越,就要绑在长凳上。

    上官清越紧紧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抓成拳头。

    心里清楚,即便自己磨破了嘴皮子,只怕太后也不会饶了自己。

    强壮太监手里的板子,高高扬了起来。

    林慕南还在一旁虚弱地喊了一声。

    “狠狠打,但也别打死了!给我给她留一口气!”

    接着,林慕南又赶紧补充,“千万别打到脸,更别打折了腿,不能跳舞了,就可惜了了。”

    太监的板子又要落下去的时候,林慕南又赶紧再补充一次。

    “那个腰啊,千万也别打太重了,这女人的水蛇腰,要是损伤了,走路不好看。”

    太监扬着板子,正要落下,那林慕南又赶紧喊道。

    “哎呦!那脊梁骨可别给打坏了!太他吗疼了!你要是给她打坏了,来个半身残疾,这不是让冥王爷的脸上,更没光了!”

    林慕南开始掰着手指算账,“第一,冥王不想娶,第二,是个傻子,第三,再瘫痪了……我的娘诶,冥王这辈子在女人身上,也太倒霉了。”

    林慕南的目光,看向高高在上的太后,眼角浮上一抹深意的笑容。

    太后沉静的面色,当即一凛。

    “林少爷,哀家的板子,是不是打的真轻了!”

    林慕南赶紧嬉皮笑脸说,“都要了这条贱命了,哪里是轻了,太重了!”

    接着,林慕南又腆着脸说。

    “太后,这冥王妃吧,你可狠点打!要不是她勾搭我,我至于吃这么大的亏嘛我!”

    “好了好了!”太后厌烦挥挥手,不想和林慕南这个没正经的人废话。

    “行刑!”

    太后一声令下,两个强壮的太监,牟足了劲抡起板子。

    林慕南正要开口,秦嬷嬷指着林慕南大喝一声。

    “闭上你的狗嘴!说话都不清楚了,还在那里指手画脚!太后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管你什么事。”

    低下的人,又是一阵掩嘴嘲笑。

    那林慕南的嘴,被上官清越给咬了,下唇整个肿起来,现在说话还含糊不清。

    “本公子这不是怕你们把人打坏了,就不好看了,也不好玩了!这张脸,这身段,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

    这是林慕南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虽然记恨被上官清越害得这般惨的下场,但是转念一想,要是这个大美人被打得毁容,抑或不能走路跳舞了,岂不是世上一大损失。

    也将成为他人生的一大憾事。

    他可是还打算欣赏一下,那艳绝天下的舞蹈,是如何将林挽歌打败的。

    “好了好了,你就别再废话了!”

    太后已经不耐到极点。

    板子又要落下去了。

    林慕南终于闭嘴了,整个人都一点力气没有地靠在搀扶自己的太监身上。

    还捂住眼睛,不敢去看上官清越被打,一边对身边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太监说。

    “本公子可是喜欢女人的,倚靠你一会,你别多想。”

    “是是,林少爷。”

    “哎呦,真是疼死本公子了。”

    就在板子即将落在上官清越身上的时候。

    紧闭的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寒风席卷进来,落了一地旋即融化的雪珠子。

    一道高颀的身影跨入殿中……

    他的背后有阳光,整张俊脸都处在一片暗影之中,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

    一袭纯黑狐裘上,似落了一层薄薄的碎雪。

    旋即融化成在阳光下晶莹的水珠,似在他身上蒙上一层让人恍惚的光影。

    他身形高大地站在那里,犹如一尊神像,任谁在他面前都忍不住虔诚的臣服。

    太后一惊,随即脸上神色缓和不少,又透着点心疼的无奈。

    “你的伤口尚未痊愈,怎可下地走动!”

    上官清越不禁抬头,却正好对上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正一眼不眨地凝视着她。

    似有寒风在上官清越身边卷过,她打了一个冷战。

    君冥烨。

    他怎么来了!

    还来的这么敲好,好像踩点进来似的。

    难道是来监督,且欣赏她被责打?

    另上官清越没想到的是,君冥烨忽然大步向她走来。

    一把夺下太监手中的木板,哐啷一声丢在地上。

    大家都惊骇了,但谁也不敢发出执意声。

    上官清越没有抬起头,去看君冥烨现在的脸色,她只能看到从他黑色狐裘下,露出一抹绣着团蟒图案的黑色衣袍。

    那是身为王爷的象征!

    五爪为龙,四爪为蟒。

    太后愣了半晌,才挤出细弱的声音。

    “冥王这是……”

    “敢问太后,冥王妃犯了什么错?”君冥烨的声音很高,在大殿内似响起回音。

    “这个……冥王,若不是有错,哀家也不会惩罚冥王妃。”

    太后有些不好意思说,担心冥王面子上在众人前挂不住。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