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8:你会这么好心?

    上官清越跟在君冥烨的身后。

    迎着阳光,上官清越睁不开眼,便眯着看着走在前面,每一步都很稳健的男人。

    听说,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竟然走路没有任何一点的异样,也实在是厉害。

    但在上官清越心中,丝毫不会因为君冥烨犹如天神降临的帮助,而有任何的感恩。

    很可能,秋菊正是受了君冥烨的指使,也有可能君冥烨这么做,只是在报复太后。

    君冥烨忽然停下脚步,看向身后的上官清越。

    当他触及到她冰冷如刺的目光时,不禁心头掠过一抹寒意,随后眼角抽搐了几下。

    “你这女人,我救了你。”

    上官清越不言语,依旧冷冷地瞪着他。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打算感恩吗?”

    他声音冷凝。

    “为什么感恩!”

    “呵!能说话了!”

    “这要多谢冥王的肉啊。”她面色清凉。

    君冥烨的唇角抽搐了几下,脸色更加绷紧。

    这些天生病卧床,让君冥烨整个人看上去都虚弱了不少,就连脸色上的凌锐,也看上去柔和不少。

    但红墙绿瓦在君冥烨的身后,依旧显得这个男人霸气非凡,浑身都有一种能称霸整个天下的王者之风。

    有风在上官清越身侧拂过,扬起了屋顶上的积雪,簌簌掉落下来。

    纷飞的雪花迷蒙了她的眼。

    亦模糊了君冥烨紧绷的俊脸,还有眼底隐约浮现的异样目光。

    上官清越一身白色狐裘真的很美,在一片雪花纷飞中,更向圣洁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上官清越察觉到君冥烨眼神中的恍惚,赶紧侧开自己的脸,不让君冥烨再多看自己一眼。

    回到他们居住的院子,君冥烨便径自回到自己的寝殿去了。

    上官清越感觉浑身都要冷透了。

    一进入暖暖的房间,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公主看样子是感染了风寒了!”

    云珠赶紧为上官清越倒来一杯热茶。

    接着,云珠又问,“公主出去这么久,去了哪里?王爷看上去很着急,还特地出去找寻公主了呢。”

    上官清越捧着热茶,自顾喝着,不做声。

    不管那么男人做什么,都是有所目的,自己也没必要对那个可恨的男人,有任何感恩。

    上官清越有些发热,太医来了一次,开了点风寒的药方。

    当晚,秋菊被罚。

    她跪在院子中,脸朝着上官清越房间的方向。

    肆虐的寒风,卷着雪花呼啸而过。

    秋菊如雕塑般,直直地跪着不动分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的身上蒙上一层厚厚的寒霜。

    云珠伺候上官清越躺下,低声询问上官清越。

    “公主,秋菊还跪着呢。”

    “也不知道他们主仆演什么戏!”上官清越不屑。

    “外面可冷着呢!王爷也真舍得,秋菊可是他身边,最信重的婢女了。”

    “许是冥王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我倦了,睡了。”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不适地翻个身。

    她现在还有点发热,浑身酸痛难受。

    云珠特意等上官清越睡熟,悄悄走出房间,撑着一把伞蹲在秋菊身前。

    云珠看着秋菊懂得通红的一张脸,还有蒙上一层寒霜的长发,低声咯咯一笑。

    “公主正在气头上,你就是跪一夜,公主也不能消气!”

    秋菊看都不看云珠一眼。

    “秋菊,还是先向王爷求求请,进屋暖暖身子,待公主气消了,你再去认错!你看,如何啊?”

    云珠知道,秋菊一身傲骨,且最看不上上官清越,跪在这里已经是将她的尊严折辱。

    还要她亲自去向上官清越认错道歉,秋菊怎么可能做得到。

    “我就是死,也绝不去认错!”秋菊冷冷道。

    “既然如此,我也爱莫能助了。”

    云珠撑着伞便回去了。

    上官清越还没有完全睡熟,听见开门声,当即就惊醒了。

    “你去哪里了?”

    云珠支吾一下,便实话实说,“去看了看跪在院子里的秋菊,她说,就是死也不过来跟公主认错!一副很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好像所有的错都在公主身上,她反而是无辜的受害者。”

    “既然她一心求死,那就随她好了!”

    上官清越懒得搭理秋菊,也懒得理会。

    那是君冥烨的人,跪在寒风中,是死是活,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上官清越还是浑身不适,渐渐就睡了。

    云珠见上官清越呼吸均匀了,便又推门出去。

    秋菊依旧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神色亦如冰雕。

    “你不会真的打算冻死在这里吧?”

    云珠摇摇头,“我们都是婢女,我也怪可怜你的。”

    秋菊白了云珠一眼,不做声。

    她现在已经冻得肢体僵硬了,只是勉强支撑,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君冥烨下令了,只要上官清越不亲自开口让秋菊起身,她就是跪到死,也要这样跪着。

    “秋菊,你这次办事的确有欠考虑!害人不成反倒害了自己!你怎可以背着王爷干这种事!”云珠嗔了句。

    “你少假惺惺!要不是你……在寿宴上帮着她演戏,王爷怎会剜肉!她心思太深,留在王爷身边……太危险!她必须去死!”

    秋菊无力地喝道,说话时能听到牙齿上下打颤的声音。

    “王爷受伤,我确实难辞其咎,我也很愧疚。但是……那是我南云国的公主,我必须忠于她!”

    秋菊盯着云珠咬牙:“王爷赶去凤翔宫……还不是你告的密!不然……三十廷杖下去,不要了她的命,也能让她瘫一辈子!”

    秋菊开始一阵哆嗦。

    “公主跟你走了,迟迟没有回来,我肯定要去找王爷,说明情况!我是公主的婢女,肯定要事事向着公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