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099:够了,你疯了。

    清晨。

    上官清越被一帮女子的尖叫声惊醒。

    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没有人,便起身披上狐裘大衣出去查看情况。

    宫女和太监们围在院子中。

    上官清越挤进人群,只见两个太监从雪堆里拖出一个还保持着跪着姿势的尸体。

    结满冰霜又冻得红紫的脸颊,让人难以辨出死者的相貌,但上官清越还是认出那人正是秋菊!

    上官清越惊得倒抽一口冷气,急忙捂住嘴。

    在人群中到处寻找云珠的身影,打算问个清楚。

    正巧看到对面的房间正敞着门,君冥烨披着黑色的狐裘就站在门口,狭长的眸子阴冷地盯着上官清越,微微眯起乍现一抹莫测的幽光。

    他一摔袖子转身进了房间……

    上官清越不明所以上前一步又顿住,

    秋菊冻死在院子中……

    这是她没预料到的。

    她没想到,君冥烨会忍心让秋菊就这样跪在院子中,活活冻死。

    想到这个,上官清越不禁心口一阵翻腾。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都说他很信重秋菊,怎么忍心让秋菊冻死。

    因为昨天秋菊利用林慕南陷害自己……

    怎么可能!

    这件事,君冥烨在其中,到底插没插手,上官清越不得而知。

    他们主仆之间的事与她又无关,正准备转身回房,就见云珠从君冥烨的房间出来。

    “公主……”

    云珠咬了下嘴唇,强忍住眼中的泪水,扑过来,和上官清越一起回房。

    “公主烧了一夜,总算退烧了!”

    云珠如释重负,长吐一口气。

    上官清越指了指院子中那群人,询问地看向云珠。

    云珠双膝跪地嘤嘤啜泣起来:“昨晚秋菊被王爷罚跪求公主原谅!公主一直高烧不退,云珠问公主秋菊的事……”

    云珠哭得失声,“秋菊冻死在院中了!”

    上官清越的身体憾然一晃,“我记得,明明告诉你,放了秋菊的。”

    上官清越虽然恼恨秋菊总是欺负自己,但和君冥烨之间,还不想闹得太过僵硬。

    因为上官清越心里无比清楚,彻底和君冥烨为敌,自己不会有好下场!

    最起码的后路,还要为自己留一步。

    现在秋菊死了,君冥烨肯定记恨自己了。

    尤其方才他狠辣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云珠慌忙摇头,“奴婢没有听见公主说,放了秋菊啊。”

    “怎么可能!”

    “许是……许是公主烧得神智不清,就这样……自己也不记得说过了。”云珠深深低下头,俯首在地,哭得双肩颤颤。

    “都是奴婢的错,应该揣测清楚公主的意思,都是奴婢疏忽,竟然害死一条性命。”

    上官清越坐在圆凳上,脸色一片惨白。

    “公主!您不必难过!”云珠抹干脸上的泪痕,爬到上官清越身前,“秋菊有胆陷害公主,定是王爷的意思!王爷又罚秋菊下跪认错,明摆着就是苦肉计!”

    “公主,您不要难过,不要自责!不是公主的错!”

    上官清越一把拂开云珠的手,“你到底什么心思,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云珠浑身一震。

    “我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云珠,做事也不要太过。”

    若不是想着,将来自己会离开大君国,和亲的事还要落在云珠身上,总要留下一个陪嫁在大君国,也算给这场和亲一个说法。

    不然,上官清越早就和云珠撕破脸皮了。

    这个丫头,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忠心耿耿的丫头了,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上官清越都能看出来云珠的私心。

    “公主,奴婢没有啊,奴婢真的没有啊!”

    云珠不住磕头,哭得满面泪痕,好生可怜。

    上官清越透过房间的窗子,看向对面的房间,水样的眸子泛起一层冰冷……

    君冥烨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两日不曾出门。

    没人知道,君冥烨在想什么。

    有人说,君冥烨的伤口总算反复感染,没有愈合,在房间中养伤。

    也有人说,秋菊的死,对君冥烨很有打击,那是跟了君冥烨十多年的丫头,从小就在君冥烨身边伺候。

    上官清越不相信,君冥烨会那般重感情,一个命贱的婢女,也会让君冥烨备受打击。

    君冥烨那种人,天下皆传,那是吃人肉和人血的绝情人物。

    上官清越在房里来回踱步。

    有些拿捏不准,君冥烨下一步的动向。

    总觉得,这样耗着,不太妙。

    想要去探望君冥烨一眼,借机打探一下。毕竟他们是冥王府的人,总不能一直留在皇宫。

    眼看着,自己就到了和父皇约好的日期,在皇宫里,守卫森严,自己想要逃脱很难,哪有冥王府容易。

    犹豫了很久,不知应不应该过去瞧上一眼。

    秋菊的死,也不是上官清越所愿。

    刚走到君冥烨的寝殿门口,正好撞见端着汤药,从君冥烨房间里出来的云珠。

    云珠的眼睛中,布满了困倦的血丝。

    “公主,王爷的伤势,怎么就不见好,这两天又发烧了。”云珠低声说。

    “他身体强壮,也会反复感染?”

    上官清越不尽相信。

    “太医也说不清楚原因,只说王爷的伤口太深了,还需要好好修养一阵子。”云珠轻叹口气。

    自从秋菊死后,云珠便顺理成章照顾起君冥烨。

    太后本赐来两个宫女,却被云珠安排去了灶房。

    能有这么好,贴身伺候君冥烨的机会,云珠岂能放过。

    “没说,什么时候出宫吗?”上官清越问。

    云珠摇摇头,“王爷这几天心情确实不太好,公主还是不要进去了,免得王爷因为秋菊的事,刁难公主。”

    “我知道了。”

    上官清越的脸色比较冷,对云珠完全没有好脸色。

    她还是推开紧闭的殿门,走了进去。

    云珠见阻挠不了,只好作罢。

    房里很静。

    静得几乎以为房里无人。

    绕过屏风,上官清越看到君冥烨正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