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0:如何逃出大君国

    “够了!你疯了,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是的,我精神失常了!”他咬着牙,开始大力气撕扯上官清越身上的衣服。

    上官清越惊怔的望着他,赶紧挣扎。

    “君冥烨!秋菊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是她陷害我在先!她是你的婢女,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君冥烨不想解释,他确实不知道秋菊设计上官清越。

    他也很恼怒,秋菊的自作主张。

    只是没想到,上官清越这么心狠手辣,真的让秋菊冻死在寒风中。

    君冥烨的双眸,覆上一层冰霜,冷冽地望着她的眼眸。

    他的眼底翻涌着,一股强大的怒火,隐约还有一种失落。

    上官清越忽然看不透,他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意思。

    君冥烨见她如此冷漠地抵抗自己。

    双眸越收越紧,怒火更胜如积压多日终于得以爆发,字字如冷豆从他的唇齿间迸出:

    “你要清楚本王才是你的夫君!!!”

    扯掉上官清越系在腰间的带子,一把挥下她的下裙。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泄什么。

    总之听见那么多的污言秽语,就气得胸口涨痛不已。

    很想折磨她,让她清楚自己是谁的女人。

    他一个转身,将上官清越压在床上。

    他让她无法挣扎。

    她愤怒地瞪着他,双眼盈满泪水。

    “对!本王见到你,确实很想要你!本王承认!也承认,你这个女人,很有本事,很轻易就让本王失控!”

    他不再废话,直接进入……

    疼痛,依旧那么强烈。

    她拼命咬住嘴唇,依旧冷冷地瞪着他。

    “记住,我是你的男人!你只是我的女人!再有男人,胆敢接近你,本王让他们生不如死!包括你。”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霸道,要将她这个女人,全部占有。

    如此强烈的强占欲,他还是第一次这样。

    上官清越的双手,紧紧抓成拳头。

    忽然嘲笑起来,“王爷,不会对我动心了吧?”

    “笑话!我会对你动心!”

    君冥烨觉得自己的心,在贞儿嫁给他父皇的时候,就已经沉寂了,再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而动。

    “是你迷乱了自己的心,对本王动心了吧!本王告诉你,千万别动心,否则你会更惨!”

    她急忙摇头,抓紧身下被子,努力克制自己的心,不要被他恶心道。

    她笑起来,“总有一天,备受折磨的人,会是你!”

    天色渐渐暗下来,宫女们点上宫灯,院子里撑起微弱的光亮。

    云珠端着晚膳敲响君冥烨的房门。

    里面久久没有人回应,仔细听去,隐隐听到男子厚重的喘息……

    云珠的手一抖,差点将托盘打翻在地。

    娇唇抿紧,口中隐隐传出贝齿紧咬的“咯咯”声。

    她双手紧紧地抓住托盘边缘,竟将那红漆木质托盘扣出道道划痕……

    房内。

    “真是让本王欲罢不能啊。”

    君冥烨喘着粗气,冷笑着。

    厚重的身躯整个压在上官清越身上。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邪佞残冷。

    上官清越依旧面无表情,犹如一具死尸。

    忽然,他问她。

    “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

    上官清越不做声,他怎么忽然有兴致问这个?

    “濯濯杨枝一种,韶华正清越。”

    君冥烨低声喃语。

    上官清越没想到,他竟然一语言中。

    他身上的汗水粘在她身上,那滑腻的触感真让人脸红心跳。

    他埋在她的脖颈,深吸一口专属于她的体香。

    “很好听的名字!”

    “我该回去了!”上官清越察觉到他的身体再次起变化,急忙推搡他厚重的身体。

    君冥烨撑起半个身子,望着身下的上官清越,她咬过的唇红润鲜亮,竟有种冲动想一口咬下去!

    他……

    竟然又想亲吻她的嘴唇了。

    上官清越急忙起身,趁着他慌神的当,溜下床榻,拾起自己的衣服胡乱地遮住身体,手臂一紧被君冥烨捉住。

    “留下!”

    慵懒的口气,霸道十足。

    他再度将上官清越扯到怀里。

    上官清越愠怒低下头,刻意避开他火热目光。

    他指了指他腿上那染血的纱布,“王爷,还是主意一些吧,身体不想要了?”

    他的伤口,居然又出血了。

    真是让人不禁怀疑,君冥烨的体质,不应该早就愈合了吗?

    君冥烨低头看了一眼又染血的纱布,懊恼地骂了一声。

    “该死。”

    上官清越急忙推开他,站到安全距离,快速穿好衣服,赶紧往外逃。

    君冥烨看着她生涩又害羞的样子,不禁好笑。

    一手支着头,眸光追随她的身影,口气淡然却略显感叹。

    “有趣,有趣,又无趣。”

    上官清越的身影一顿,不懂他的意思。

    他却翻个身,不再看她,只说了一句。

    “秋菊的死咎由自取,忘了那件事吧!”

    上官清越心口一颤,怎么觉得他好像在安慰自己?

    她微微侧头,隔着屏风,只看到君冥烨的一截手臂,慵懒地搭在床畔。

    他的手臂肌肉很结实,上面还有两道久远的疤痕。

    那是让女人见到,都不禁心跳的肌肉……

    上官清越赶紧低下头。

    推开房门,便看到云珠端着托盘等在门外。

    从云珠冻得通红的脸颊,不难看出已等了很久。

    上官清越双颊一红,从云珠身边冷漠走过。

    “公主。”

    云珠却出声唤住了她。

    “有事?”

    云珠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这才低声对上官清越说。

    “云珠只是想恭喜公主,终于抓住王爷的心了。”

    上官清越眸色一沉,云珠便笑了。

    “公主,这是好事啊,只要王爷对公主宠爱有加,就不会再刁难公主了,云珠真心为公主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