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3:书裕的出卖

    君冥烨的的母妃乃先皇墨妃宠妃。

    生前备受先皇宠爱,当时君冥烨为太子,却又被废黜,他的母妃也被处死,这里面少不了后宫嫔妃之间的权利之争!

    “公主所言不无道理!若这次和亲失败,南北两国引发战事,受苦的还是百姓!”皇上沉吟了稍许,接着又道。

    “从今日起,谁都不许再提起,公主不是痴儿,又不是现在南云国皇后之女,更不要提及,公主乃为细作的话题!”

    接着,太后浅笑一下,说道。

    “还是宣裕王爷进来,问清楚,皇上再做定夺吧。”

    上官清越身形一抖,几近倒抽一口冷气。

    怪不得觉得今天的太后有些奇怪,不是之前那般和善。

    难道书裕真的出卖了自己?

    殿门打开,书裕走了进来。

    他跪地,向皇上和太后行礼,没有起身亦没有看向上官清越,半低着头神色僵硬。

    “裕王爷!你都知道些什么?趁皇上和冥王都在场,将实话都说出来,让大家都好好了解了解这位南云国公主!”

    太后端庄的正襟危坐,竟然脸上浮现了一团怒气。

    书裕跪直身体,却依然垂着头,墨黑的发丝半遮掩俊逸的脸庞,沉着眼睑掩住那双好看的眸。

    面上的挣扎已无法遮掩,双唇抿动,似要开口又似不想回答太后的话……

    “裕王爷!”

    太后一沉嗓音。

    “昨日,裕王爷找哀家可说了不少关于公主的事!”

    太后拖着柔和的长音,有些字眼刻意咬重。

    “……是!”

    书裕显得为难地挤出一字,那双含情的桃花眼,冰冷地看向上官清越……

    “你?居然……”

    上官清越忽觉心口扯痛,剩下的话已无力再说下去。

    水盈盈的双眸,泛起一层雾气,不敢相信又痛彻心扉地看着书裕……

    前晚,他还对她说一直深爱她,想带她走!

    她虽口头上否认了这些话的真实度,但对这个第一个心动的人,依然抱着一丝丝幻想,不希望曾经憧憬的梦,被无情摔碎!

    她错了!

    是她太天真,太自以为是!

    她还是错信了书裕!

    “她……”书裕踌躇半晌,挤出一个字却又顿住。

    他抬头看了太后一眼,终下定决心。

    “她……本是南云国京城,最大青楼醉梦楼的花魁!去年……在她的开包竞标会上,我们相识!”

    “她……竟是青楼女子!南云国的国主居然送来一个青楼女子!”

    皇上又惊又怒,拍桌而起。

    “裕王爷!你知情不报该当何罪!”

    “微臣知罪!”书裕恭卑地行礼,接着又道,“她本是南云国先皇后之女,因妃嫔之间争宠遭嫉,被南云国当今皇后送去了青楼!”

    书裕的眸光,投向君冥烨。

    “儿时……公主本住在竹香楼,一场大火烧毁了竹香楼,便被送去了醉梦楼!”

    君冥烨听了这话,浑身一震,眸光一凛,看向上官清越,幽深的眸光复杂纠结……

    上官清越盯着书裕的侧脸,狼狈一笑。

    “原来,你……”

    真的都说出来了!

    即便自己没有错,但那段脏脏的往事,她也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自己曾经在青楼住了十多年。

    多么可耻的一段过去!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是公主!不然怎会用重金买下她的清白!”书裕口气决绝,彻底击碎上官清越的最后一丝希望。

    “你说什么?你一开始就知道……”

    上官清越整个人都不好了,心碎了一地,片片血肉模糊。

    原来,在南云国也是假的。

    接着,书裕又道。

    “你虽贵为公主,自小却在青楼长大!这等出身怎配得起我大君国第一王爷!念在你南云国公主身份,应该将你送回南云国!”

    上官清越凝着书裕。

    太后的声音横插了进来,“身为公主,却身在青楼,南云国居然送来这样的公主!送回南云国,岂不是将我大君国太不放在眼里了!”

    接着,太后又胸腔起伏地道。

    “依哀家看,还是送入暴室为奴,让南云国的皇帝,亲爱派人来给我国一个说法。”

    没想到,一直都没说话的君冥烨,忽然站了起来。

    出乎众人预料,说了句另所有人震惊的话……

    “这是我冥王府的家事,不劳太后操心!”君冥烨冷声驳回太后的旨意。

    “冥王!她是和亲公主!她的事关系到我国国体!这怎能算冥王府的家事?!”太后即使是发怒声音,依然是柔和似水。

    “她已嫁予本王为妃,就是我冥王府的人!”君冥烨霸气地喝道,决绝的口气不为太后留下丝毫反驳余地。

    “冥王……”太后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君冥烨打断。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云珠扶好王妃,别让她当众失态!”

    云珠偷偷看了太后一眼,赶紧扶住上官清越,不让她因为书裕的出卖震撼,而摔倒。

    她真的没想到,书裕会出卖自己!

    更没想到,还是当着皇上太后的面,将她的底细全部兜了出来。

    书裕却一点都不震撼,和高位上的皇上还有太后的神色,形成明显的对比。

    就好像,书裕早就料到,君冥烨会出言帮上官清越一样。

    上官清越始终盯着书裕,忽然君冥烨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看着书裕的目光。

    “在本王面前,还盯着别的男人看!”

    君冥烨压低声音,口气不悦。

    上官清越浑身一颤,不解地看向君冥烨,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难道兜兜转转的,不正是他想将她从他的王妃位置上拽下去?

    转眼间,便改了态度帮她开脱!

    还是……

    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她的生死去留凭什么如此被他玩弄于股掌间?!

    “既然皇叔说这是家事,朕与太后也不便过多掺言!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