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4:皇上,行止不轨

    太后无奈叹息一声。

    “有些事,哀家真的不想插手,但实在不想冥王被人蒙骗而不知。”

    “太后,到底想让我做什么?”书裕困惑了。

    “你帮哀家指证,上官清越出身青楼……”

    太后转头看向书裕,那是一种无奈,又不得不那么做的眼神。

    “你在用她的性命威胁我?”书裕心痛地指着那笼子中的女人。

    “哀家不是威胁你,只是提醒你,你若不那么做,她的命真的有危险了。”

    这其中的隐情,太后不在明说。

    书裕心痛地闭上眼睛,“太后怎会知道……清越出身青楼?”

    书裕惊得身形一颤,霍地看向太。

    “太后到底知道,关于她的多少事?又是谁,出卖了她?”

    “哀家当然知道,你们之间也有私情,但哀家不想你和冥王之间的关系决裂太深,那件事哀家不予追究,只要指认她,出身青楼,让她不能再为王妃就是了。”

    “剩下的,你也无须知道!”

    太后转身走出密室。

    她不用得到书裕首肯,她知道书裕会答应!

    书裕也出了密室。

    石门重重阖上,整座山看不出丝毫异样痕迹……

    一阵寒风拂过,书裕从晃神中回神。

    上官清越房间的房门,依然紧关着。

    他无法知道上官清越现在的情况,亦无颜前去询问,只能满心无奈,又失落地走出院子……

    望向飘着细雪灰蒙蒙的天空,书裕心中长叹。

    清越,若不是有把握保住你性命,我断然不会选择出卖你!

    隐瞒君冥烨你就是那个救他的女孩,就是因为在醉梦楼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便爱上了你啊……

    如今,君冥烨定然不会再伤害你。

    裕哥哥,真的是别无选择啊。

    凤翔宫。

    薄若蝉翼的轻纱无风自舞,就在那层层的浅黄色之后隐现两个人影……

    “你还爱他?”皇上站在床榻前,口气含笑。

    皇上双手支在床榻上,太后就在坐在床榻上,处在皇上的双手之间。

    “……”

    太后不说话。

    皇上便更靠近太后几分,双眸含着微微的笑容。

    “呵呵,朕知道,太后还喜欢皇叔。”

    皇上轻缓地笑起,却是笑得隐含怒意,修长的指轻柔地抚过太后的脸颊……

    “皇上!”

    太后恼喝一声,“注意身份!”

    皇上还是笑着,“贞儿姐姐,什么时候跟我还这么注重规矩了!”

    皇上摇摇头,“当年,要不是贞儿姐姐帮忙,我也不能成为皇帝。”

    接着皇上叹息一声,“当时,我们都清楚,皇爷爷记恨皇叔母妃的过错,断然不会让皇叔成为皇帝的!皇叔要是想谋朝篡位,那是要背负一辈子的骂名的。”

    “还是贞儿姐姐聪明,知道适时的时候,向皇爷爷提及朕,让朕一下子脱颖而出,成为了皇上。”

    “我当时只是局的你性格好,宽厚待人,宅心仁厚,你当了皇上,也能保证你皇叔一条命。不然,换成别的皇子当了皇上,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君冥烨。”

    皇上抬起食指,在太后面前晃了晃。

    “朕倒是觉得,是贞儿姐姐,好谋划!”

    太后一把拂开皇上的手,声音很低,依然温柔。

    “皇上想太多了!哀家只是那样认为!”

    皇上笑起来,“从小到大,贞儿姐姐都很疼朕!尤其皇叔太子位被废黜,逐出皇宫,去元洲那几年,贞儿姐姐对我,更是温柔体贴。”

    “你!”

    太后气得免得涨红,贝齿紧咬。

    “贞儿姐姐还年轻,不要过早用厚重的身份,压抑着自己,您位分虽然高,但还是少女一个……”

    太后挥起一巴掌,就要打过来。

    手却顿住在半空。

    “皇上忽然对我说这些做什么!”

    皇上忽然更近距离地贴着太后,低声说。

    “太后一直都很希望,皇叔的身边,有个傻子王妃,要朕猜测,太后应该是觉得,虽然那傻子貌美天仙,但是个傻子,冥王总是不会爱上她。”

    “太后也对那个傻子很关爱。尤其,多次帮那傻子说话。”

    接着,皇上的声音陡然一冷。

    “只是太后,怎么忽然要置那个公主于死地了?”

    “哀家只是不想,这个女人,祸乱我大君国!先后夏侯大将军,裕王爷,竟然林慕南也牵扯进来。这样的人,留在大君国,终究是祸害。她要是个傻子就好办了,关键已不是傻子。”

    皇上笑起来,“我还以为,太后吃醋,那个女人,已经开始得到冥王的心。”

    接着,太后声音很低地说,“若是冥王真的对公主动心,皇上还如何操控冥王!万一冥王变节,心向南云国,就更难以操控了。”

    “原来……太后都是为朕着想!”

    皇上拖着暧昧的长音,靠近太后,温热的唇瓣落在太后的脸颊上。

    太后浑身一颤,瞬时脸颊涨红。

    太后赶紧一把将皇上推开。

    “你你……”

    皇上笑起来,笑得眉目飞扬。

    太后更是羞恼不已,“皇上,你太不附和规矩了!”

    “太后这般生气,难不成要处置朕?”

    太后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有什么本事处置皇上。

    难道对外说,皇上对她行止不轨?

    她可说不出口!

    皇上笑着抹了抹鼻梁,“本来是个痴儿,赐给皇叔,也算挫一挫皇叔的锐气。现在难办了,竟然连蓝凤国的血脉都牵扯进来了。”

    皇上的眸光,变得异常深邃。

    太后看不明白皇上现在的目光,掩住心底的疑虑,轻声问。

    “皇上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皇上噗哧笑了,“朕能打什么主意,朕……”

    皇上的目光,看向太后,透着火辣的热度。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