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5:真的不知道你是小月儿

    “当时都传,是蓝凤国的公主,会妖术,让那五万驻军,各个刀枪不入,所向披靡,我国的将士死伤惨重,最后只剩下不到三万人。”

    “先皇将此战视为奇耻大辱,没让史官记入史书。”

    “后来呢?”皇上急切追问。

    魏公公想了想,“后来,就没有了那蓝凤国公主的消息了,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就有人传说,南云国的皇帝,根本没有得到什么蓝凤国的公主。”

    “但也有我国的探子来回报,说是蓝凤国的公主,不想引起各国纷争,将关于自己的事,都封闭起来,不许南云国外传。”

    “再后来,也就渐渐淡出视线,也没了蓝凤国公主任何传说了。”

    “可以说,只是盛传了一阵子,就直接销声匿迹了。不过这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实,没人知晓,只有南云国的皇帝,或许那位清越公主知道了。”

    皇上忽然对蓝凤国更加好奇。

    “公公,务必将那本书找到,朕要看一看,龙珠是不是和蓝凤国有关联。还有这件事,不许任何人知道。”

    “是,皇上。”

    ……

    上官清越将自己关在房中几日都未出门。

    她想不通,为何书裕会欺骗自己。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她告诉自己何必为那不必要的人,妄自伤怀!

    她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努力奋笔疾书!

    也不知道,都写了一些什么。

    心痛的滋味,希望被绝灭的滋味,真真难受。

    云珠忽然被太后特封为侧妃。

    君冥烨没表示反对,亦未赞同,一副任由太后安排的样子。

    即使云珠已贵为侧妃,依然一如既往伺候君冥烨和上官清越。

    对于云珠突然被封为侧妃,上官清越心中疑云重重,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趁云珠进门送午膳,上官清越唤住云珠。

    “为太后立功了?”清淡的口气,眸光犀利,盯得云珠心绪大乱。

    “云珠不知公主何出此言!”

    云珠双膝跪地,口吻紧张。

    “若不是你立功,太后怎会亲自封你为侧妃?”

    上官清越口吻逼人,沉闷地大口喘气,胸口起伏。

    “出卖我的人,不只有书裕,还有你!”她口气已是肯定。

    “公主!云珠没有!是王爷……王爷向太后提出封妃的!说……说太后亲自下旨,可以……”云珠的声音细弱蚊蝇:“提高云珠在冥王府的地位!”

    云珠“砰砰”磕头,“云珠绝对没有出卖公主!”

    “还狡辩做什么!你早就对我不那么忠心了,当我看不出来吗?”

    云珠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还是你看不出来,太后故意将你封为侧妃,不是体恤你立功,而是让我知道,我身边的人,出卖了我!让我们互相争斗吗?”

    云珠倒抽一口冷气,她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关系。

    心下也更加惊惧,上官清越的聪明智慧,绝对在她之上。

    “云珠,我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终究会是一场空。”

    云珠低着头,不说话。

    她固执地抓着手,不相信上官清越的话,会是真的。

    反而相信自己,经过一番努力,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高度。

    她不要总是见人就下跪,不要过的那么卑微。

    在来大君国的时候,云珠就告诉自己,自己会凭借美貌,在大君国博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看来日前,皇上得到的那些密信,对皇上说,我不是痴儿的人,也是你了。”

    云珠吓得浑身颤抖,“公主……”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想再看到你虚伪的嘴脸,滚出去!”

    上官清越眯着美眸,眼底寒光凛凛。

    云珠深深低着头,勉强站起身,转身出去了。

    君冥烨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

    走了进来。

    一打开门,灌进来的寒风,便卷起了上官清越桌案上的纸张,一片翻飞。

    君冥烨拾起来,看了上面隽秀好看的字迹。

    只是那些字,看上去都有些凌乱。

    可见她的心情,真的很烦躁。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君冥烨缓缓诵读了纸张上的诗句。

    上官清越心头一凛,自己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书裕教自己的诗,给写出来了。

    君冥烨看向上官清越,抖了抖手上的纸张。

    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半晌,才开口。

    “收拾收拾,这两日回府。”

    上官清越始终没有看君冥烨一眼,脸色沉冷,态度淡漠。

    君冥烨看了她两眼,眼底一抹激动和热情,都渐渐冷却了。

    他拂袖离去。

    华丽的马车,依然是他们两人,后面跟着来时的那辆普通马车。

    只是车内仅剩云珠一人了。

    不过云珠的身份,已经是侧妃。

    那个总是一脸清冷傲慢的秋菊,已永远深埋于地下……

    车内很静,俩人都是无声。

    君冥烨闭目养神,又或是刻意避免看到上官清越,而上官清越深深低着头。

    她故意提起自己和蓝凤国有关,便是要引起皇上的主意。

    但是不知道,自己这一步,可能对今后有所助力。

    双手紧紧抓在一起。

    她知道,君冥烨最近对自己的态度,冷漠很多,多半是因为,君冥烨知道自己就是小月儿的关系。

    但她还是不甘心,自己被他玩弄后,连报复他的机会都没有!

    真的不甘心!

    不知车行了多久,也不知距离冥王府还有多远。

    上官清越真心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君冥烨腿上的伤口还在反复。

    定动作迟钝。

    只要这个时候,她运用轻功,直接从车上逃出去,是不是就可以逃开这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