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6:想要剜掉你的心

    用膳时,君冥烨特意将宫里那个南云国名厨请到府中,做的都是上官清越爱吃的菜式。

    上官清越看着桌上的佳肴,鼻子一酸,不是因他的用心,而是勾起了她的思乡之情!

    想起了被关在石室内,可怜的母后。

    只要她能回到南云国,就能救出母后了!

    真的希望时间快点过,可以尽早回到南云国。

    “秋红!将这些送到云珠那里去!就说是王爷为她准备的!送错地方了!”

    上官清越依然是这个借口。

    她知道,君冥烨能知道,她喜欢的口味,都是云珠告诉君冥烨的。

    秋红应了声,带着下人将那些菜送去了偏殿。

    如今秋红是上官清越的贴身婢女!

    云珠也会伺候上官清越,但毕竟贵为侧妃了,不可能时刻都陪在上官清越身边!

    上官清越本不想使唤秋红。

    谁不知道,秋红和秋菊都是君冥烨的贴身侍婢,且秋菊和秋红的关系很好,难保秋红不会因为秋菊的事,暗地里恨自己。

    但秋红的性子,要比秋菊柔善很多,而且,秋红之前也不曾对上官清越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晚膳时,君冥烨来到锦园。

    他与上官清越一同用了晚膳,席间稍饮了些清酒,他亦没有去在乎上官清越那一脸的清冷。

    大火中她看向他时,那刻骨铭心的嗔恨目光,他一直深记!

    那股浓郁的恨,岂是一时间能消散的!

    或许……

    她不在意了吧!

    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她不是要为他吟唱“踏歌”吗?兴许她现在只是气他,之前折磨她诸多。

    君冥烨向来都我行我素惯了,要不是念在,找寻了小月儿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了,他真的会再次震怒。

    不过能找到小月儿的好心情,不管上官清越如何对他,他都不会再生气。

    忽然,他一把扯过上官清越,让她坐在他的膝上。

    上官清越挣扎,他持力锢住。

    “从今天起,我们不计前嫌!忘记这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本应是服软的话,他说得霸气十足。

    “忘记?”

    上官清越放弃挣扎,深深望进他幽深的黑眸,嗤然一笑。

    “谈何容易?”

    “那你想怎样?!”君冥烨声音冷了下来。

    “荣华富贵你不要!费心思为你准备南云国吃食,你也转赠云珠!你到底还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把你的心,剜出来。”

    她狠狠地说。

    “这些天,你都闷闷不乐,以为我看不出来,不就是因为书裕!没想到,你们在南云国的时候,还有一段情。”

    要不是一直压抑着,君冥烨早就恼怒非常地跟上官清越算账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履行当年赎身的诺言,心中有愧,本不打算追究。

    但被上官清越这样憎恨的目光,盯着自己,不想提起的愤怒,还是燃烧起来了。

    “那是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干预!”

    上官清越也恼怒地喊了起来。

    “都是你!毁掉了我的全部,我的一切!!!”

    她回去拳头,不住捶打他。

    “和亲是你父皇的意思,谈何怨恨我!”

    君冥烨也恼了,一把抓住上官清越的双手。

    “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让她如何不恨他!

    “我要我的心!”

    君冥烨冷笑起来,“剜出来我的心?怎么说话这么狂妄!”

    上官清越用力推搡他,愤恨地盯着他。

    “是你撕碎了我的心,毁了本该属于我的美好!!”

    若不是他,她不会遇见书裕!

    若不是他,她也不会落个伤心满怀的下场!

    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他要如何补偿?才能还给她

    完美的裕哥哥?

    如何补偿才能让她零碎的心完好如初!

    “你别忘了!你已经嫁予本王为妃!本王是你的夫君,是你的天,是你的一切!不可以再想起其他男人!”君冥烨按下她的双手,瞪圆的双眸似要喷出火来。

    “那你可曾当我是你的妻过?!”上官清越冷冷质问。

    她水样的眸子亦如冰封的寒潭,“你没有!从来都没有!你恨不得我死!这样的男人让我如何当成夫君,当成天!”

    “本王说了,那是以前,不知道你就是那个女孩!现在知道了,只要你安分守己,本王自然不会再那般待你!”

    “是吗?”上官清越的眸子中盈上一层水雾。

    “我在火中跳那段舞时,你敢说没怀疑过我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个小女孩?你依然选择了袖手旁观,你铁石心肠,更是忘恩负义!我一直没有过多的要求,我只是想活命啊!你却一次次的想置我于死地!”

    “我……”

    君冥烨被堵得一时哑口无言。

    当时……

    他是犹豫了,也是来不急出手了啊!

    “我若真想杀你,后来就不会找太医为你医治!更不会带你去寿宴,给你算计我的机会!”

    “你当你那些小伎俩,我都看不出来吗?”

    “你还不是想借着与我恩爱来刺激太后!我失声是你一手造成的,还我声音也是你应该做的!这根本不是算计!是偿还!你要

    偿还我的还有很多!”上官清越那双怨恨的眸如利剑直刺君冥烨的眼底。

    “你……”

    他已经不用再问,她一直都没忘记对他的恨!

    “所以,那段‘踏歌’也是你计划中的一步,根本不是发自真心而弹?”

    君冥烨真不想问出这句话。

    在看到那首词的时候,他几乎真的以为她已打算做他携手到老的王妃!

    承诺容易,做到难。

    相守到白头的誓言,多么美丽。

    可没有几人能做到!

    “对!你说的没错!我根本不会同一个恨不得我死的男人携手白头,更不会动半点心!永远不会!”上官清越咬牙切齿地道。

    如今愤恨占据心头,哪里还会加以掩饰,恨不得将心里所有的恨意一并尽数释放!

    君冥烨的心,莫名地闪过一丝扯痛,但很快便被那涌起的无边怒火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