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7:是不是对她动心了?

    “王妃!太后驾到,主子们都去接驾了!”

    秋红催促一声。

    云珠赶紧帮上官清越换好衣服。

    “太后驾到”哪里还敢怠慢,匆匆换了衣服,简单梳洗一下就出门迎驾。

    只是没想到,刚刚还说太后要来,凤驾便很快到了冥王府门外。

    一大早上就来这么早,也不知道太后要做什么。

    太后就不怕外界传出负面舆论?

    在名义上太后和君冥烨可是母子关系!

    上官清越赶到的时候,太后已端坐在正殿的主座之上。

    原来,同来的还有皇上!

    只是皇上一身常人装扮,看样子是不想惊动太多的人!

    君冥烨,还有碧莺,早已到了正殿。

    上官清越带着云珠,也到了正殿。

    上官清越没有跪地行礼。

    因为君冥烨的关系,不用行叩拜礼,身为君冥烨的王妃,上官清越也不用下跪,只是施施然屈膝一下。

    云珠规矩跪在地上行礼叩拜。

    云珠的动作很小心翼翼,大概是怕惹恼了太后,被太后刁难吧。

    不管怎么说,云珠上次帮着太后,说上官清越出身青楼,并未将上官清越怎么样。

    太后或多或少都会觉得云珠办事不力。

    这个时候,云珠更是要小心翼翼,免得太后心里不高兴,看她不顺眼。

    忽然,上官清越的心口一紧。

    云珠和自己在南云国的时候,不认识。

    父皇定然也不会将自己的事,告诉云珠。

    那么,云珠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出身青楼的?

    上官清越的眼底,掠过一丝寒光。

    盯着云珠,便慢慢笑了。

    怎么忘记了皇后娘娘!父皇现在名正言顺,那个母仪天下,实则阴毒狡诈的女人!

    应该早就想到啊,那个善于玩弄权术的女人,在和亲这件事上,怎么可能不动手脚!

    看来云珠幕后真正的主子,正是那位害了母后的皇后娘娘了。

    太后并未看向上官清越,绢帕掩口咳了几声。

    一侧的秦嬷嬷急忙奉上茶水,为太后顺气。

    太后不发话,云珠只能跪着。

    上官清越也只能屈膝保持不舒服的姿势。

    看来太后已经看自己不顺眼了。

    上官清越心下明了。

    不过太后病了吗?这才两天不见,太后的脸色差了很多!

    “太后终日为国事操劳,凤体染恙!太医提议太后应静心修养,唯春季是修身的最佳季节!如今大君国正值严冬,唯有冥王府的翠竹园四季如春!不知皇叔这里是否方便?”

    皇上将这话说得十分客气,让君冥烨没有拒绝的余地!

    “当然!”君冥烨向皇上恭敬地抱拳,努力做出爽快答应的样子。

    上官清越已双腿酸软,眼角余光扫向君冥烨。

    他又在想什么?

    太后来冥王府养病,他不是该高兴吗?

    怎么看上去很为难,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日后,他们可以天天得见了!

    只怕,她的日子也会随之越来越艰难了!

    抬眸扫向高位上的太后,心下哂笑。哪有这么巧的事?偏偏得了要在冥王府养病的病。

    还为国事操劳!

    真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如何为大君国操劳了。

    用外界万民的话,大君国有今日的局面,都是这个太后妖颜惑主。

    父子险些反目。

    还曾经,将自己的父亲招供出去,害得全家被灭门。

    自然,这些都是传言,上官清越也不知道真假。

    太后又咳了几声,这才看向上官清越。

    “王妃快起身吧。”

    云珠从地上爬起来,搀扶上官清越坐下,还亲自为上官清越整理了裙裾,一副奴颜婢膝很被打压的样子。

    云珠这是做戏给谁看呢。

    “看到冥王的妻妾间一团和气,哀家也宽慰的很!”太后笑着,温柔的声音这会儿听起来是那么的慈祥。

    “托太后的福!”君冥烨的态度虽然恭敬,却是字字如冷豆。

    皇上在冥王府用的午膳,不知怎的话题就提到了上官清越在寿宴上表演舞蹈。

    皇上来了兴致,提议上官清越献唱一首词。

    上官清越自然不会推脱,也没有理由推脱。

    但见皇上的笑容,总是暖暖地覆盖自己,就知道,皇上因为一些关系,已经关注自己了。

    是好,是坏,总要一路走下去。

    上官清越坐在古筝前,一边素手而弹,一边悠悠唱起……

    “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风吹山林兮,月照花影移.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望一片幽冥兮,我与月相惜.抚一曲遥相寄,难诉相思意.我心如烟云,当空舞长袖.人在千里,魂梦常相依.红颜空自许.南柯一梦难醒,空老山林.听那泉水叮咚叮咚似无意,映我长夜清寂……”

    唱毕,上官清越抬首不经意间对上皇上那痴醉的目光。

    不用言语便知,她的歌声与琴技已博得了皇上的欢心。

    “公主的美妙歌音真可谓天籁!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上依然沉醉在上官清越的歌曲之中,一时间没能收拾好眸中的迷离之色,在众人看来竟有些色迷迷的!

    “皇上谬赞了!”

    上官清越谦卑地低下头,眸光轻转,看向另一侧的君冥烨。

    他的眸光亦落在她的身上。

    只是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噙满了暗涌的怒火……

    怎?

    她的歌惹怒了他?

    还是……

    他在气皇上那几近赤裸的眼神?

    “皇上若喜欢,大可让‘王妃’教宫里的妃嫔,皇上日后便可日日欣赏了!”太后悠悠道,还刻意将“王妃”两字咬得较重。

    皇上待翠竹园收拾完毕,太后入住,打点完毕之后回宫……

    空寂已久的翠竹园,因太后的入住,盛景重现,夜里也燃了灯火,翠竹园已不再显得阴森骇人。

    夜深,从太后的房间,隐隐传来人的说话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