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8:我怀孕了!

    君冥烨告诉自己,不是动心,只是想报恩而已!只是想补偿,因为有了愧疚。

    “最好不是!”

    太后愤愤地坐在床边,扭头不看君冥烨一眼,声音和缓很多。

    “你最好不要对那种女人动心,否则,你会有很惨烈的下场!这个女人,很可能是南云国派来祸乱我大君国的。”

    “不要这么说!”

    太后咬住嘴唇,他居然还在袒护她。

    接着,君冥烨的声音亦和缓很多,“既然病了,就好好养病,不要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太后的心口,倏然一疼。

    “我……在你眼里,成了什么?”

    “我不想看到,贞儿变成善于算计的一个人。”

    接着,君冥烨盯着太后,缓缓说。

    “那会让我觉得,连你也变得阴毒了。”

    “她害死秋菊就不阴毒吗?明明知道天气严寒还不原谅秋菊,害得……秋菊冻死在寒风中!秋菊跟了你十多年了!你就不心疼?那可是你母妃留给你的贴身侍婢。”

    “这么多年,你对秋菊和秋红都很好,不是她们做事有多得心应手,而是因为你想念你的母妃,因为她们小时候,是跟在你母妃身边的人……”

    太后的声音颤抖着。

    君冥烨的眉心,也是一阵跳动。

    最了解他的,也只有季贞儿了。

    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也有很多不用说出口,季贞儿就知道前因后果。

    也正是因为这样熟悉的默契,让君冥烨对季贞儿多少年都念念不忘。

    这份感情,不是谁都能替代的。

    太后说着已落泪,挂在脸颊上显得楚楚可怜。

    君冥烨的双唇嚅动,终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她们陪伴你,从危难走到至今!可……是秋菊即便犯错在先……也罪不至死!我想到秋菊的死,都为你感到伤心难过。”

    “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很多事都因为她而起!林挽歌,林慕南,哪个不是牵扯了进来!”

    “现在林丞相震怒非常,和你之间的矛盾也更深了。”

    “冥烨,我真的很担心,这个祸水害了你。我也痛恨我自己,当初怎么就给你选择了这样一个女人。”

    君冥烨轻吸口气,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向房门……

    “留下陪我……一会,好不好?”

    太后赶紧站起身,深深凝望君冥烨高颀的背影。

    “你是太后,我是王爷,我们之间早就应该划清界限!”

    这是太后之前,还在举行大婚之前,对君冥烨说的绝情的话,现在他原封不动地还回来。

    太后浑身一撼,双眸盈上幽怨的泪雾。

    “我……”

    太后犹豫了许久许久,才将一句话,艰难地从唇齿见挤出来。

    “我怀孕了!”

    轰地一声。

    犹如晴天霹雳。

    君冥烨缓缓回头,看向太后美丽清隽的容颜。

    “你说什么?”

    “我们之间根本无法划清界限了!这辈子都划不清了!因为我怀孕了!”

    太后哭着嗓子喊着,带着满满的无助!

    “你说什么!!!”

    君冥烨还是震撼不已。

    就因为那次醉酒?

    君冥烨浑身僵住,他说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心情,一阵翻江倒海无法平息。

    “两个多月了,正是你大婚之前的那次醉酒……”

    太后低着头,声音哽咽。

    “实在不能住在宫里了,怕是瞒不住了。”

    接着,太后无助仰头,望着他。

    “我到底该怎么办?冥烨……我该怎么办?”

    “若不是有了身孕,无法隐瞒,我也不会借着静养来翠竹园!”

    见君冥烨许久不说话,她问他。

    “你……”

    “不高兴吗?这是我们俩个的孩子!你也该有个孩子了!”

    太后眸光希翼地看着君冥烨,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笑意,不禁黯然伤神。

    “没有!”君冥烨脸色颤抖了一下。

    “……很高兴!”君冥烨弯起唇角,是那么清浅的笑。

    他不高兴吗?

    贞儿有了他的孩子,属于他们两人的孩子!

    是应该值得高兴的事!

    为何……

    他根本就高兴不起来?反倒觉得沉重……

    夜已深沉,四处陷入一片如水的沉寂之中。

    太后扑到君冥烨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今天晚上就留下来陪着我吧。”

    “我想好了,我什么束缚都不要了!我就要你。”

    接着,她开始撕扯他的袍子。

    忽然,君冥烨一把握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推开。

    “冥烨……”

    她幽怨呼唤,还是没能留下他离去的脚步。

    那高颀的身影,融入夜的黑暗,他没有回头……

    锦园。

    他不知怎徒步来到锦园,这里的温度较翠竹园低很多,寒风吹打着他的脸颊,泛起一丝丝冷痛。

    他的眸看向寝殿的方向,那是上官清越的房间。

    从窗子隐透一抹昏暗的光,一片寂静。

    她,睡了吧!

    不知为何,会在门外站很久,那么冷的天气里,就是不想离去。

    就那样,安静地看着上官清越的房间方向。

    太后入住冥王府,府里也跟着多了差事!

    大家都要去翠竹园为太后请安,这是必须要的礼节!

    翠竹园主殿。

    “太后有所不知,这园子闹鬼!今日请个道士过来做法!免得惊到太后,是我们冥王府失礼!”

    碧莺环视一眼周围,怯怯地小声道。

    “太后乃人中之凤!鬼魔之类自会退避三舍,何必请道士多此一举!”云珠驳回碧莺的话。

    上官清越隐在广袖中握在一起的手一抖,云珠这是明摆着讨好太后啊!

    上官清越一脸平静地看了云珠一眼。

    “鬼由心生,不在意自然无鬼!”太后慵懒地靠在榻上,接过秦嬷嬷奉上的米粥,好似漫不经心地道。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