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09:为何推太后落水

    果然,没错。

    太后还有下文。

    “你很聪明!知道装痴掩盖锋芒!”太后看向竹林深处,漫不经心的话却重重撞在上官清越的心头。

    “太后明鉴,清越没有……”

    上官清越正欲解释,话却被太后打断。

    “别以为哀家不知道!南云国国主派你来和亲,目的就是祸乱大君国!到时好起兵攻打大君国!”

    太后的声音低中带狠。

    如此猜测,不知该说她是疑心太重,还是谨慎小心。

    “太后误会了!父皇并无此意!”上官清越急忙道,神色难免惶恐。

    谁不知道南云国外戚专权!

    她来和亲,只是那南云国的皇后舍不得自己亲生女儿!让她这个仇人的女儿来赎上一代人结下的孽债!

    为了自己的母后,她无怨无悔!

    可……

    祸乱大君国这一说,是万万没想到的!

    “你不但长相绝美,还弹了一手的好琴!”太后的手指轻轻抚过上官清越的脸颊。

    “还是青楼出身,魅术也一定很好吧?”

    “太后……”

    上官清越不禁脸色泛白,就连呼吸都变得僵硬!

    太后手上的护甲尖利而薄凉,一时间她脑中一片混乱。

    “看你!这是怎么了?哀家不过是与你说两句玩笑话!怎吓得小脸都白了?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太后突然温柔一笑。

    “哀家虽贵为太后,可也不过年长你几岁,日后无人,我们就姐妹相称!闲来多陪哀家说说贴几话儿!”

    上官清越松口气,温和一笑。

    “太后贵为国母,清越怎配与太后姐妹互称!”

    “是不配!你正值芳华,又得王爷宠爱,哀家早已人老珠黄!”太后的面色一沉,声音依然是温柔似水,话却说得字字如针。

    “太后!清越不是这个意思!”上官清越再度双颊苍白。

    这太后,明显要和自己为敌,也明显看自己不顺眼了。

    “哀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没必要惊慌!”太后轻柔一笑,拍拍上官清越的手如一位和善的邻家姐姐,轻柔的声音话突然变了味。

    “不过……即使哀家人老珠黄,照样得男人喜爱!想试试吗?”

    上官清越顿觉不妙,但又不知道太后要做什么!

    就在她还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太后抓着她的手向后仰去……

    上官清越惊得张大了嘴,正要反手抓紧太后的手,岂知太后突然松手,整个人掉入温泉之中……

    “王爷,太后和王妃就在前面!”秦嬷嬷引君冥烨来到竹林。

    正好看到太后掉入温泉中的那一幕。

    而在他们看来,正是上官清越推太后落入温泉池……

    太后落入温泉池中,砸起的水花溅在上官清越的衣裙上,晕开一团滚烫……

    这事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上官清越愣在温泉边大脑一片混乱。

    她正要准备下池救人,就听到君冥烨的怒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你在做什么————”

    愤怒的嘶吼,声音未落一道人影闪过,踏入温泉池中溅起一大片水花,人影旋起,君冥烨已抱着太后跃出温泉池,落在一侧的草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推太后落池啊!”秦嬷嬷跑到太后身边,见太后已被热水呛得晕了过去,放声哭了起来。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太后!亏太后一直觉得你可怜,总是体恤你。”

    “快去请太医——!”

    君冥烨小心地将太后抱在怀中,怒吼着额上青筋爆起。

    秦嬷嬷赶紧踉跄起身,匆匆忙忙地跑去请太医……

    君冥烨愤恨地瞪上官清越一眼,那漆黑的眸好似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直灼得上官清越浑身刺痛。

    君冥烨丢下一句话,抱着太后大步奔向翠竹园主殿。

    “一会找你算帐!!!”

    那恶狠狠的口气,如千万根钢针直刺上官清越心房!

    上官清越的身形憾然一晃,看着君冥烨越来越远的背影,她的目光瞬间黯淡。

    原来……

    是这么回事!

    怪不得,太后谴退了所有宫人,整个竹林只剩下她们两人!

    原来,就是要演这么一出好戏陷害她!

    太后说的没错,即使她人老珠黄,依然有男人疼爱!还是深入骨髓的爱!

    是吧!

    君冥烨应是那般爱着太后!

    上官清越向前走了两步,堵塞的心口浑身突然无力,瘫软地跌倒在地上。

    谋害太后,死路一条啊!

    想置她于死地的人,又多了一个权大势大的太后!

    如何能逃过……

    云珠和碧莺听到消息,也赶紧赶来翠竹园。

    君冥烨并未让所有的太医进门,只让资历最老,在冥王府做了很多年的王太医进殿,为太后诊脉。

    上官清越就站在院子正中。

    她已经被秦嬷嬷带人,包围起来了。

    她很平静,甚至平静的,犹如置身事外的看客。

    云珠纷乱的心绪,拧成一团乱麻。

    “公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云珠焦急说,

    “那温泉池的水很烫,虽不至将人烫伤,可……”

    “太后身体娇贵,禁不起啊。”碧莺也插话进来。

    “谢天谢地,太后千万不要有事,不然我们两国邦交,就要毁于一旦了!”云珠不住双手合十地祈祷。

    上官清越的眉心,渐渐皱起。

    不管太后有没有事,但若太后假装自己有病,卧床不起……

    那也是能要了她上官清越的命啊!

    真没想到,女子的妒嫉心,连自己的命,都能搭上。

    “公主,到底发生何事?太后为何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落水呢?”云珠焦急追问。

    “若太后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我们都会被砍头的啊!”云珠压低声音一脸焦虑。

    上官清越还是一脸平静。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