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0:水性杨花的贱人!

    “公主!王爷说大家都散了!我们赶紧走吧!”云珠去搀上官清越。

    “王妃闯了这么大的祸!她走了谁来担这罪名!这事跟我们无关,我们快走吧!”

    碧莺拉着云珠的手臂。

    往深了想,碧莺这哪里是想离开,分明是在拖延时间想留下。

    果然,就在这时,主殿的门被君冥烨一脚踹开,手里拿着根一米多长的藤条……

    君冥烨一脸阴冷大步奔向上官清越,什么话都没说,藤条高高扬起,就要打向上官清越。

    碧莺吓得尖声大叫起来。

    “啊—————”

    碧莺吓得赶紧捂住脸颊。

    可没想到,君冥烨的藤条,迟迟没有落下来。

    上官清越吓得闭上眼睛,慢慢睁开眼,看向君冥烨。

    本以为会有不堪忍受那火辣辣的剧痛,但见君冥烨的脸色,犹豫挣扎,最后将藤条一把丢在地上。

    上官清越双手抓紧拳头,抓紧手心中的那块玉,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指缝间溢出醒目的鲜红。

    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借用碧莺的暗示装作被鬼附体吗?

    她并不清楚碧莺这么做的目的!

    她无法完全去相信碧莺!

    信阳郡主与太后之间的恩怨她并不了解!

    万一碧莺……

    是想借此事落井下石……

    “王爷,这事可能有误会,先问清楚啊!”云珠哭着跪地为上官清越求饶。

    “误会?是本王亲眼所见还能是误会!!!”

    君冥烨怒吼着,一脚将云珠踹开,愈加狠劲瞪着上官清越。

    “王爷!”云珠疼痛地瘫在地上。

    君冥烨终气不过,,目光好像要将上官清越凌迟成碎片。

    他一把抓起上官清越的衣领,恶狠狠说。

    “本王说过,让你安分守己!”

    他提起上官清越的衣领,将上官清越从地上提起来。

    “别说本王忘恩负义,这是你自找的!”

    上官清越双眼如冰冷冷地凝视君冥烨的脸,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撕成碎片狠狠地踩在脚下!

    他难道不知道?

    他深爱的太后,正在耍心机?

    睿智如他也有被蒙蔽双眼的时候!

    忽觉头脑昏沉,被君冥烨捏得呼吸憋闷。

    不知为何,身子一瘫,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晕了过去,更紧地抓住上官清越的衣领未让她瘫倒在地,粗鲁地用力上官清越撞在他的怀中,就在此时不知什么东西从上官清越的手中脱落,砸在地上发出脆生生的声响……

    那是一块翠绿色的芙蓉花古玉。

    精湛的雕工,一朵盛开的芙蓉栩栩如生。

    云珠见君冥烨愣愣地看着地上的那块玉,便从地上拾起来递给君冥烨……

    “这块玉怎么会在她身上?”君冥烨一手揽住上官清越,一手抓住云珠的手臂阴冷逼问。

    “我……我……我不知道!”云珠吓得小脸煞白,端在手里的玉如烫手山芋。

    那边的碧莺赶紧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撞了撞身边的宝玉,一副想趁王爷没看到自己想溜走的样子。

    君冥烨甩开云珠的手腕,一把夺下云珠手中的玉,抱起上官清越进了,翠竹园的偏殿并命人去请太医。

    为她医治,只是想问清楚玉的来头!

    他这么告诉自己。

    云珠和碧莺等在门外,过了许久,太医从里间出来,打点婢女为上官清越换衣服。

    太医出了房间,双手抱拳面带喜色的对君冥烨贺道。

    “恭喜王爷,王妃已有一个半月的身孕!因气血虚弱才会晕倒!好好休息便会苏醒!老臣再为王妃开几副安胎药!王妃的身体,太虚弱了。”

    太医自顾低着头说话,并未注意到君冥烨那泛青的脸色。

    云珠听到上官清越有孕的消息,惊得身形一晃,看向君冥烨那发青的侧脸,云珠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云珠眼中神色复杂,似担忧又似欣喜,似怨怒更似懊恼……

    “一个半月?”

    君冥烨捏紧双拳发出骇人的“咯咯”声。

    字字冰冷地,从他的唇齿间挤出。

    “安胎药?”

    突然他唇角邪气一勾,笑得狂佞森然.

    “可要多开几副安胎药!!!”

    君冥烨愤怒地进门,云珠上前一步,本想跟进去,却顿在门口。

    见房门被下人关紧,云珠看向一旁的碧莺。

    云珠缓步走过去,声音细弱蚊蝇。

    “王爷又很久没去你那里了吧!”她的声音隐现嘲意。

    “云妃芳华正茂,又风情万种,碧莺年纪已长,枯草一根!不得宠是常理!”碧莺恭卑回话,口吻赞贬得体。

    “知道就好!”云珠略显傲然地抬首,拖着长音继续道:“抓准风向,才有立足之地,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是吧?”

    “那是自然!”碧莺恭敬地低下头回话:“碧莺自然知道王爷日前一直未宠幸王妃!不过……”

    碧莺拖着长音话锋一转:“不知云妃紧张什么?”

    “我哪里有紧张!”云珠沉喝一身,一甩广袖离开了这里。

    碧莺看着云珠负气离去的背影,又看向那紧闭的房门,挑高眉头。

    “有好戏看了!宝玉,我们也走吧!”

    谁不知道,上官清越只是不到一个月之前,才得了君冥烨的宠幸。

    而腹中的孩子,却一月有余。

    这……

    太有趣了!

    碧莺心下连连冷笑。

    看着云珠远去的方向,这场好戏,还是云珠亲手安排的呢。

    那个混了迷香的檀香炉。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刚刚恢复些许意识,只觉浑身不舒服,小腹也隐隐作痛。

    费力地挑开沉重的眼皮,隐约看到眼前有道人影,随着意识渐渐清晰,终于看清了那人影。

    是君冥烨!

    他正盯着她,双眸阴沉虽平静却是暴风雨袭来的前兆!

    “恭喜你!”

    君冥烨邪冷地勾起唇角,声音很轻字字寒凉。

    看到上官清越一脸茫然的样子,他继续道。

    “你有身孕了!一个半月的身孕!”后半句话君冥烨一字一顿地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