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3:如何报答你?

    上官清越不知道,今后的路,是成功脱逃,还是被抓?

    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逃离!

    若这事连累了南北两国的关系,她还有何颜面再见父皇!

    人生,果然是变数诸多,往往都与计划好的相悖而驰!

    一只兔腿飞了过来,就落在上官清越的手边,饥饿之下,她抓起兔腿狼吞虎咽……

    她必须还要活下去!

    她还有母后要救!

    翠竹园寝殿。

    上官清越挟持太后,刺杀书裕的事,在冥王府炸开了锅。

    众人在私底下议论纷纷,同时亦战战兢兢,恐太后怪罪下来,连累整个冥王府。

    太后动了胎气,这是王太医的诊治结果。

    太后一直不肯放君冥烨离开寝殿,她看出君冥烨心绪不宁,生怕君冥烨离开会去找上官清越!

    只有佯装虚弱,拖住君冥烨。

    “这事不要宣扬出去,免得两国关系毁于一旦!还有,就对南云国国主说,公主不幸病疫!”

    太后声音无力地交代,做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殊不知,她是真心不想,君冥烨再将那个女人带回来。

    君冥烨没有回她的话,倒是问了另外一个话题。

    “温泉池,是你设计她?”他盯住太后的眸,试图能从中得到一些答案。

    自上官清越挟持太后时说的那话后,他想了很久!

    从上官清越那愤恨的样子,看来并不像说谎,况且当时的情况上官清越也没必要再说谎!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上官清越蒙了冤!

    从而愤怒,才不顾一切,要从这里逃走!

    贞儿还曾设计陷害过上官清越,这另他对贞儿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冥烨!你不相信我?是你亲眼看见她推我落池,这还能有假吗?没想到,我们从小相识还不敌你们相识的几个月!”

    太后喊着,竟落起泪来,这让君冥烨当即哑口无言。

    她哭得君冥烨的心更加烦乱。

    是啊!那是他亲眼所见。

    难道……

    他真的不相信贞儿了?

    他从小就认识的贞儿并不是狠毒的女人!他们从小到大都认识,若贞儿也不能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值得相信?

    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动摇了自己对贞儿的看法?

    他说不清楚,心情真的很乱。

    太后对君冥烨再了解不过,这个男人,一旦不相信一个人,很难再相信。一旦相信一个人,便很难再不相信。

    君冥烨是一个执拗且十分执着顽固的人。

    太后从小和他相识,对他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

    君冥烨忽然起身。

    “你去哪里?不要走,我会怕!”

    太后双眼盈着一层水雾,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我去抓她回来!”

    君冥烨的口气霸道,一句话便道出他并不想上官清越死。

    “我已经下了杀无赦!”

    “……”

    君冥烨不说话,“我会抓她回来认罪!”

    “轻尘会带人对她诛杀!”

    “我说了,会带她回来认罪!!!”君冥烨喝道。

    “哀家已下了懿旨!”太后声音一沉,隐忍怒火,搬出太后的身份镇压君冥烨。

    他若去救上官清越,那就是抗旨!

    “赐婚的是你,杀她的人也是你,你不觉得很矛盾?”

    君冥烨离去的脚步顿住,大声吼了起来!

    “若是之前,你不会痛下杀手!你不是会诛杀人命的人!”

    太后愣住。

    是啊,之前她一直仁善,从来不伤及人命。

    但是上官清越,已经威胁到了她。

    甚至威胁到了大君国。

    秦嬷嬷说的没错,那个女人,拥有祸乱天下的一张脸。

    “她企图谋害哀家!罪该当诛,不容姑息!”

    太后沉声低喝。

    她要上官清越死,是不想君冥烨爱上上官清越,更不想那个女人,毁坏掉她本该拥有的一切。

    “那是我逼的!”

    君冥烨吼了回去。

    是书裕的事,逼得上官清越无路可走,不然以上官清越聪敏的头脑,怎会干出这等冲动的举动来。

    “借口!你何尝不想她死!现在机会来了!我帮你杀她!”

    太后跳下床榻,赤脚站在地上。

    “我杀了她,你就不用烦恼了!你的王妃之位,一辈子都留给我!”

    这是君冥烨当年对她的承诺!

    “我现在不想她死了!我要她活!!!”

    君冥烨咬牙切齿地瞪着太后。

    为何会如此愤怒?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对贞儿的承诺呢?忽然觉得,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不要上官清越死!

    “你非要与我做对?!”

    太后心痛地点了点心口。

    她痛的不是这点,是她发现了他的心变了!那个一直爱着她的君冥烨,如今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了!

    “对!!!”君冥烨强调地吼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故意做对?是做对!除了这个理由,他再也找不出说服自己的说法!

    还是……

    有别的念头在混乱他的思绪?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置上官清越于死地的念头,早已模糊!

    “你不许走!你若出了这道门,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

    太后冲向圆桌,抓起茶碗砸碎,拾起一块碎片逼在手腕处。

    “你!!!”

    君冥烨愤怒地嘶吼,大步奔过去一把扬掉捏在她手中的碎片。

    碎片划破了太后的手指,溢出一抹殷红。

    君冥烨皱起浓眉,俊脸一阵抽搐。

    太后忽然一把抱住君冥烨,紧紧搂住他性感的窄腰。

    “我不许你走!不许!不可以离开我!”她那娇柔的声音隐现哽咽。

    ……

    轻尘送上官清越到泉山的后山山脚,这是他负责搜索的地域,也正因此上官清越得了逃走的机会!

    “我只能做这么多!”

    他从腰带中摸出所有银两,塞到上官清越手中,还是那种淡淡的口气。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