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5:那个太妃又跑了

    君冥烨一直没有找到上官清越。

    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非常恼怒,亲自又去了一次泉山,搜遍了泉山,甚至都做好了,上官清越可能冻死在泉山的心里准备。

    不过幸好,搜遍整个泉山,也没有发现上官清越的尸体。

    君冥烨长长松了一口气。

    只要还没见到尸体,也没有见到任何血迹,便是说明,那个女人还活着。

    虽然还没有找到上官清越,但知道她还活着,他就很高兴了。

    沿着泉山,回到翠竹园,没想到皇上也在这里。

    “冥王可找到王妃下落了。”皇上笑着问。

    君冥烨一脸的紧绷,“还没。”

    太后竟然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还没找到那个女人,只要那个女人,还不回来,一切都好说!

    哪怕那个女人没有死,一直活着,只要不再回到君冥烨的身边,她也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小太监匆匆跑来,跪在地上,焦急回禀。

    “皇上,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这么惶急!”皇上眉心一皱。

    “那个……那个……”

    “你倒是快说!”太后也焦急地催促起来。

    “那个舞太妃,居然又跑了!这一次寻遍了整个皇陵,都没有再找到舞太妃,还将在皇陵守孝的全部太妃的贴身贵重物品,全部都给偷走了!”

    “什么!!”皇上霍地站起身。

    “这个舞太妃,实在太无法无天了!在皇陵守孝这几年,三天两头的逃跑!现在居然还偷东西!”

    皇上气得不住来回踱步。

    “舞太妃年纪小,性子活跃,受不住皇陵的苦闷单调生活,就总想着往外跑。抓回来就是了,这一次,可要看住了!”

    太后道。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

    “毕竟是蓝候王的女儿,也别太严苛了!到时候,守孝期满,就随便找个理由,就说太妃过世了,将舞太妃打发回家吧。”

    “太后倒是仁慈!可是三天两头的跑,若在外面惹了乱子,先皇泉下有知,也会怪罪朕的!”

    皇上很生气,“这样没规没矩的,成什么体统!蓝候王的女儿,也太放肆了!这一次抓回来,一定严加管束。”

    接着,皇上又补充。

    “抓不回来舞太妃,你们守着皇陵的这群奴才,也都别活了!!!”

    那小太监吓得瑟瑟发抖,赶紧猫着腰,跑下去了。

    “皇上怎么发了这么大的火!”太后扫了一眼皇上。

    皇上怒道,“一个太妃总是闹来闹去!真当朕是摆设了!”

    太后也看出来,皇上的怒火多半是冲着君冥烨了。

    君冥烨不做声。

    太妃跑不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当年先皇驾崩,正好选了一批秀女入宫,而这些秀女,还来不及被先皇临幸,包括当今的太后也没被先皇宠幸,先皇就匆匆驾鹤西归了。

    而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下子都成了太妃。

    新皇登基,宫里岂能装得下那么多的太妃,按照规矩,就都送去皇陵守灵。

    说的好听,只是守孝几年,还没被先皇临幸的,就都放回各自家中。

    但现在先皇的热孝三年已经过了,没人再管那一群太妃。基本的下场,大家也都知道,就是老死在皇陵。

    不过那个舞太妃,自从入了皇陵,就总是逃跑。

    想着也闹不出来什么大事,也没人正儿八经地镇压过。

    现在皇上借着心情不爽,想来抓住那舞太妃,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君冥烨一直都不言语,心里想着,怎么还没有找到上官清越。

    那个纤弱的女人,已经五六天了,逃到哪里去了?

    身为从南国来的人,怎么抵御大君国的寒冷?

    这样的担心,在君冥烨的心里,一天不知道要浮现多少次。

    他已经快要到寝食难安的程度了。

    一个心,整个人,几乎无时无刻不是想着那个女人。

    太后见君冥烨有心事,当然明白,君冥烨肯定又在想上官清越,不禁心下恼火。

    就连秦嬷嬷也看出来了,压低声音在太后耳边小声说。

    “太后娘娘啊,这也太过份了!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看把我们大君国的大英雄迷惑的!都要疯魔了!人在这里,心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太后狠狠白了秦嬷嬷一眼,秦嬷嬷的话,每一字,都是扎入太后的心底。

    接着秦嬷嬷一笑,“太后,您别不爱听!老奴当时就说过,那个贱人公主,不能留,早晚成为祸害,您起初还不相信,以为她真是个傻子,还对她十分的怜爱。最后还是照着老奴的话来了吧,那就是一个祸水!”

    “好了嬷嬷!有的时候你说话,真不受听!”

    “太后,老奴那是忠言逆耳。”

    接着,秦嬷嬷扫了一眼皇上,低声继续对太后说。

    “太后,您发现没有,皇上都跟着反常了!那舞太妃跑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皇上每一次都说,抓回来就好了。这次居然说严惩了。”

    “皇上只是心情不好。”

    “什么心情不好啊!要老奴看,皇上也是因为那个贱人心情不好!因为找不到那个贱人,皇上也见不到那个总是媚眼如丝,勾人的大美人了。”

    太后的手,轻轻抓在一起,看向皇上清俊的身影,不想相信这是真的。

    但秦嬷嬷的话,又条条在理。

    “嬷嬷,赶紧派人,务必在冥王和皇上找到那个贱人之前,将她给处决了。”

    “是,老奴私底下,会安排好的。”

    ……

    上官清越还在不住求着那店家。

    店家就是不肯通融,说什么也不让她在这里住了。

    “这是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收拾好了!”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