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6:曾经的幸福

    上官清越一看,确实有一只老鼠,从房间里跑了过去。

    “小公子,已经跑了,不用害怕了!”

    上官清越说。

    “这是什么破地方,怎么也有老鼠这种东西!”那小公子气得叫嚣起来。

    一张小脸,都吓得发白,还一阵阵作呕。

    那是他最讨厌的东西了。

    “只是老鼠而已,况且已经跑了。”

    上官清越并不觉得老鼠有什么好可怕的。

    那小公子对上官清越竖起大拇指。

    “大姐好胆量,选择你贴身伺候我,选对了!”

    接着,他又看向房间里的鼠洞,“大姐你快点,找东西将那个洞口堵上,不然那东西,半夜冷的时候,喜欢钻被窝。”

    上官清越还真不知道,老鼠冷的时候,喜欢钻被窝。

    她在南方长大,气温比较高。

    没想到,这北方的老鼠,和南方的老鼠,都不一样。

    “公子看着出身富贵人家,也住过那种有老鼠的环境?”

    上官清越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东西,就将老鼠洞给堵上了。

    “你是不知道,我之前住的地方,阴暗潮湿,到处都是老鼠!还经常被老鼠钻被窝,想想我就恶心,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小公子,不住揉着自己的胳膊。

    “不过现在好了,我终于,从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逃出来了!”

    他的眼底,渐渐浮现一抹狡黠的冷笑。

    接着,他甩掉脚上的鞋子,大咧咧坐在床上。

    “你快点给我端洗脚水,我的脚都痛死了!赶了三天三夜的路,都没睡一个好觉,今天终于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他刚躺下,忽然又坐起来,指着门口对上官清越说。

    “大姐,你给我看好了门,有任何风吹草动,赶紧喊我!记住,不能玩忽职守。”

    上官清越眨了眨眼睛,不得不怀疑,这个公子是逃命出来的。

    怎么看上去,比自己还紧张。

    “还有还有,要有什么人闯进来,你就用你这张丑脸,把那人给我吓出去!不对!最好吓死了才好。”

    上官清越忍俊不禁。

    “好好好,我帮你看门把风,你好好睡一觉,看你的眼圈很黑,定是好几天没睡好了。”

    那公子笑眯眯一笑,“大姐人真好。”

    “我现在是你的奴仆,当然要听从公子安排。”

    那公子吐吐舌头,接着一手叉腰,“就喜欢你这样知道感恩图报的,放心跟着本公子,不会亏待你!本公子有的是钱,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就这一句话,上官清越就知道这个公子,是个涉世未深的主。

    “财不外露,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公子切记啊。”

    他努努嘴,接着一击掌,“大姐说的太有道理了!说的太好了!有大姐在身边,顿觉好有安全感啊!”

    上官清越勉强笑笑。

    这个公子要是知道,她正被很多人追击,还被好多人追杀,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她才是最危险的人物啊。

    但愿,出了什么事,不要连累了这个好心的公子才好。

    打了洗脚水,那公子便沉沉的睡去了。

    一晚上,还像个孩子似的,经常踹掉被子。

    上官清越一次次给他盖上被子,本来就睡眠清浅,便也没怎么睡。

    小公子倒是睡得很香甜,脸上还带着美好的浅笑,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当上官清越看到,他不住抓着嘴唇上的胡子,便抓掉了上面的黑色墨迹。

    上官清越不禁笑起来,找来了房间的笔墨,便又给那小公子将胡子添了上去。

    “明明是个女孩子,还伪装成小公子,真是可爱。”

    清晨。

    那小公子伸着懒腰起来,发现上官清越不在房里,当即慌了,赶紧开门连连大喊。

    “大姐,大姐!人呢!”

    上官清越从楼下上来,端着早餐。

    “我只是去准备早餐了。”

    “呼呼!吓死我了,以为你走了!”他连连拍着心口。

    “公子收容我,给我吃住,我怎么能随便丢下公子。”

    “大姐说的太感人了!颇有不离不弃的浪漫!”那小公子,一把抓住上官清越的手,很是感动。

    当看到上官清越端着豆花和烧饼,当即双眼锃亮。

    “哇!京城的豆花,已经好几年没吃到了!哇哇,太棒了大姐!”

    “快点吃吧,你一定饿了。”

    “好好,一起吃,一起吃。”他一把抓着烧饼咬了两口,一边捧着碗,大大地喝了一口豆花。

    “好吃,好吃。”

    上官清越笑起来,帮他擦了下脸颊上沾到的烧饼渣渣。

    “看你细皮嫩肉的,应该没吃过苦,也是大户人家的,怎么跑出来了?”

    “你不懂大姐,我这叫浪迹天涯,游历玩呢!”

    “哦,这样啊。”

    上官清越便也不多问。

    吃了早饭,那小公子就拽着上官清越出去玩。

    上官清越哪里敢随便出去露面,不肯去。

    “大姐,我们不是说好了,你贴身伺候我,我给你吃住!要不,我再给你点工钱?”

    上官清越摇摇头,“我不要工钱。”

    接着,上官清越想了想,“还是给点工钱吧。不然等公子走了,我身无分文。”

    “工钱好说,只要大姐陪好本公子,本公子一天给你一两银子。”

    “那么多!”

    “但是你得把差事给我做好了,让我开心,让我快乐,好好的玩上几天。”

    接着,那小公子嘟嘟嘴。

    “不然,过不了几天,我也玩不上了。”

    “怎么了?不是出来游历的?”

    “其实告诉你吧,我是离家出走,没几天,肯定又被抓回去了,所以要及时行乐!”

    “离家出走……”

    上官清越还是被那小公子拽着出门了。

    外面真的很冷,带上帽子,裹紧身上的袄子,倒是也觉得还好。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