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7:买了一个奴隶

    奴隶贩子走了过来,就站在小公子的面前。

    那贩子扬声说道。

    “不知小哥需要什么样的奴隶?有男有女,有高有矮,有胖,也有瘦。”

    那贩子是个壮汉,很粗野的样子。他开始一个一个介绍,也让围着的贵人们,早些将手里的货物买走。

    “这个能干活,吃饭少,这个力大无穷,只是饭量大些。不知可合各位爷的口味?相中了抓紧下手,不然就抢没了。”

    小公子的目光从那些脏兮兮,衣衫褴褛,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的奴隶身上走过。

    他们的身上,都锁着铁链,还连在一起,是为了避免他们逃走。

    但这样,也实在太可怜了!

    小公子心里狠狠同情了一把,恨不得将这里的奴隶全部都买走,给他们自由。

    就算不给他们自由,能让他们舒舒服服伺候自己几天,那也是美丽的。

    当小公子看了看那些奴隶的价格,不禁撇撇嘴。

    自己的钱,根本不够啊!这些奴隶的卖价加起来,也是不少银子。

    “小哥,到底有没有相中的?”壮汉催促道,“你到底是不是诚心想买啊?不想买,就不要挡着后面的买主。”

    “我看看还不让啊,不看好了,怎么知道买不买?你这老板,会不会做生意!”

    小公子撇撇嘴,目光在那些奴隶身上走过。

    有的买主,已经挑好了自己想买的奴隶,还付了钱。

    小公子也不着急,还在细细地看。

    他只是觉得新鲜,凑凑热闹,没有真心想买的意思。

    “小哥,我们这的奴隶,绝对是大君国最低价格!”

    接着,壮汉开始拽了几个女子出来。

    “你看看这个奴隶,不算倾国倾城,也是小家碧玉,身体又状,能干活,也能生儿子!”

    “还有这个,身段好,还会跳舞,小哥买回家,绝对大饱艳福!”

    小公子的目光,无意间扫见一双炯亮的眼睛。

    定睛看去,原来是个男奴隶!

    他就站在最不显眼的位置。

    身上的衣服穿的最少,却不似其余人那样,冻得瑟瑟发抖。

    反而淡静自若,沉静如水,好像那冻着的,根本不是他的身体。

    也好像,这个男人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知觉。

    小公子上下打量那个男人,破衣遮体,满脸污垢。

    即便如此,他的那双眼睛,依旧透着浑然天成的冷冽,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桀骜霸气。

    只是这浅浅的一眼,小公子就被他深邃的目光吸引了,不由一步步向他靠近。

    “小哥要是喜欢的话,这个也可以。身体结实,能干重活,长的也不错,就是……不太听话。”壮汉赶忙跑到那个角落里的奴隶身边。

    壮汉只是拍了拍奴隶男的肩膀,以此表示结实,当即遭到奴隶男的怒目相视。

    壮汉先是被他冰冷而充满杀气的目光骇住,接着大骂一声,扬起鞭子就向奴隶男抽去。

    “臭奴隶!居然敢瞪老子!”

    “住手!这奴隶多少钱?”小公子喊了一声、

    壮汉横一眼奴隶男,“这个奴隶不太好管,若小哥真想买,就十两黄金卖你。最低价,不能再便宜了!”

    “十两黄金……”小公子奴隶男面前打量一番,心下盘算。

    要是按照人的价值来说,十两黄金的确很便宜。

    可要是真买了这个奴隶男,她就不剩下多少银子 。

    模样好像不错,身材也不错。

    现下她是逃出来的,免不了有人抓她回去,奴隶男如此结实……

    “我买了!”小公子下定决心。

    上官清越想阻止,已是不能。

    小公子交付银两后,壮汉给小公子一张卖身契。

    另外两个壮汉上前,强迫那奴隶男按下手印,生意就算成交。

    “这是他手铐和脚铐的钥匙,小哥保管好,他要是逃了,可不关我们的事了!”壮汉递来两把钥匙。

    小公子连连笑哈哈地点头,双手捧着钥匙。

    “好玩好玩,不枉此行哈!”

    上官清越摇摇头,也是没辙了。

    小公子抓着铁链,牵着奴隶男离开奴隶市场。

    “现在你就是我的保镖了!”

    回客栈的路上,经过衣服店,小公子给他买了棉袄。

    “现在的冬天太冷,别给你冻坏了,我还要花钱给你治病!我可是没多少钱了的。”

    回到客栈,打开奴隶男的手铐和脚铐。

    “你先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吃饭。”

    奴隶男揉着酸痛的手腕,目光狐疑地看着她。

    “看……什么看?”

    小公子还以为胡子掉了,赶紧抹下。

    还好,没有。

    奴隶男便去洗澡了。

    上官清越将晚饭端上来,道,“应该再准备一间房间了。”

    “为什么?”

    “他是男人!”

    “我也是男人啊!”小公子一手叉腰,挺了挺胸脯。

    上官清越摇摇头,“胡子又模糊了,还是对着镜子重新画一画吧。”

    小公子一惊,赶紧跑到镜子前。

    “大姐,你骗我!”

    上官清越笑起来,“小妹妹,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嘘嘘嘘!”小公子赶紧四下看看。

    “放心吧,没有外人。”她上官清越的耳朵,可是机敏着呢。

    “我叫蓝曼舞,大姐呢?”

    “我叫……小月儿。”

    “好好听的名字,和大姐的长相不搭哦。”

    上官清越笑了笑,“你的名字也很好听,蓝曼舞……”

    “你姓蓝?”

    “大姐听说过?在大君国,蓝姓确实不多。”

    上官清越渐渐皱眉,“只怕整个天下,蓝姓也不是很多。”

    这蓝曼舞调皮地吐吐舌头,“我爹好像也说过,确实不多!嘿嘿!”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