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8:你这是敲诈.

    上官清越也被面前这个男人的长相,惊得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那男子,如墨的长发在脑后绾个髻,随意披散在肩后。

    刀削的坚毅脸庞,紧抿的一线薄唇,高挺笔直的鼻梁,还有那双深邃如潭的黑眸……

    就如夜幕下的繁星般炯亮,却又透着不可靠近的神秘……

    这……

    “这……这是我刚才买回来的那个奴隶吗?”

    蓝曼舞双眼都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挪不开了。

    怎么都不相信,面前这只,和自己方才买来的那只,不是一个品种。

    想着,蓝曼舞翘脚向里面看一番,再无他人。

    果然,是他。

    “呵呵,洗好了哈,那吃饭吧。”

    蓝曼舞有些不好意思地哈哈笑着,将饭菜在桌上摆了摆。

    奴隶男扫了眼桌上的饭菜,虽然好似挑剔,但也坐了下来。

    应该早就饥饿难耐了吧!

    即便如此,他依然姿态优雅,不言不语,就像个高贵的王子,在品尝美味。

    “看你的样子,家境应该不错,怎么做了奴隶?”蓝曼舞开始搭讪。

    他长得细皮嫩肉,举止优雅得体,应该出自大户之家。

    蓝曼舞对他的身世,不禁好奇起来。

    “……”奴隶男优雅用餐。

    “我现在是你的主人,我问你话,你就要第一时间回答!”蓝曼舞赶紧搬出主人的架势。

    “……”

    只可惜,对奴隶男来说,根本不受用,依然优雅用餐。

    蓝曼舞自讨了没趣,咂巴咂巴嘴。

    “好好好,食不言,寝不语!”蓝曼舞扬扬筷子,算是认输。

    可没吃几口,她又来了话题。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不语。

    “我在问你话诶!”

    “……”对方依然保持沉默。

    “你这是什么态度!”蓝曼舞摔了筷子。

    “……”

    “你不会是聋子吧?”蓝曼舞拔高音量。

    “……”

    奴隶男继续优雅用餐,也非常有气质地继续沉默下去。

    “好好好……”

    蓝曼舞气得连连点头。

    “你卖身契上写你叫阿亚。”蓝曼舞从怀里掏出卖身契,“我以后就叫你阿哑好了!是哑巴的哑!”

    奴隶男万年不变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抽搐。

    蓝曼舞挑眉一笑,小有成就感。

    “我们来个合法条款吧!”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哦!”

    “……”

    蓝曼舞开始绞尽脑汁的想条款。

    “首先第一条,我说话,你不能不回答!”

    接着,蓝曼舞又觉得口头说,不是很好,便赶紧找来笔墨,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张。

    上官清越不禁被蓝曼舞逗笑,真是个可爱又活泼的女孩子。

    自己都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真的多亏了这个女孩子。

    “阿哑签字!”

    蓝曼舞将一张纸,拍在那男子面前。

    他扫了眼纸上歪歪扭扭的字,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你不认字?我念给你!”蓝曼舞拿着纸张,清咳两声。

    “刚才说了,第一条,我说话,你不能不回答,既然不回答,就是默认!”

    接着,蓝曼舞继续往下念,“你必须负责打理好我的全部生活,我说东,你不能往西,我花了高价买你,你要发挥你十两黄金的作用!”

    “咳咳咳,接着就是,有人抓我,你要第一个冲出去,挡在我面前,你要保证我随时随地都是自由之身。”

    接着,蓝曼舞又说。

    “若我有一天被抓走了,你要负责把我救出来!其余呢,我也想不到什么了,主要就这些。我们的契约期限……”

    蓝曼舞翻着眼皮想了想,“就终身吧。反正你是我买来的,卖身契都在我身上,一辈子都是我的奴隶了。”

    “你要是不签字,按手印可可以。”

    说着,蓝曼舞就去抓男人的手。

    “你这是敲诈。”

    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声音虽显沙哑,却如丝竹般清透。

    “原来阿哑不是哑巴!首先我说明,我没有敲诈你,我的合同还是很照顾你的,我又没有奴役你!你应该感激我,是我将你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的!”

    蓝曼舞很是理直气壮。

    “阿哑”懒得再多言,悠闲地喝起茶来。

    “签字啊!”蓝曼舞递上笔催促。

    见他置若罔闻,抓起他的手指按在印泥上。他挣扎却未能挣开,只能任由蓝曼舞在契约上按下他的手印。

    “没想到你个八尺男儿,力气还没我的大!”

    蓝曼舞看着契约满意地撇撇嘴,当即遭来阿哑的怒目相视。

    蓝曼舞反倒挑挑眉梢,不予理会。

    再次端详阿哑一番,蓝曼舞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直响。

    倘若他真的手无缚鸡之力,留着在身边做个伴,饱饱眼福也不错。

    实在不行,就卖去青楼,让他做男妓给自己赚腰包。

    不错,不错,好主意。

    这么想着,蓝曼舞就忍不住笑起来。

    上官清越看了蓝曼舞一眼,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就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蓝曼舞一脚。

    蓝曼舞赶紧忍住唇角的口水。

    “没事,没事,就是想到了,很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圈养男宠的事。”

    话一出口,蓝曼舞发现失言,赶紧闭嘴。

    对面阿哑的唇角,隐约抽搐了一下。

    “阿哑!去把本少爷的包袱拿过来!”

    蓝曼舞像模像样地坐在凳子上,仗义使唤。

    阿哑不动,就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蓝曼舞又使唤一声,他依旧纹丝不动,蓝曼舞有点恼了。

    “刚刚和你签下契约,你就不听话!果然是个不听话的奴隶,果然是奴隶里面最便宜的一个!原来这么不好使唤。”

    上官清越便起身去拿包袱,却被蓝曼舞一把拽住。

    “大姐,我们得好好调教他!免得日后,不好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