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19:迷烟

    本来蓝曼舞拉着缰绳,一路向南,游着京城,很是乐哉。

    没想到那阿哑,忽然调转方向,偏偏向北。

    双脚一夹马腹,骏马嘶鸣一声。

    “喂!你干什么!那是回去客栈的方向。”

    “我不要回去!快停下!听见没有!我还没玩够呢!”

    不管蓝曼舞怎么拉扯缰绳,骏马如离弦的箭,根本不容她改变。

    她也终于明白,这个奴隶男的骑技比她强很多,顿有自己为奴为婢的不爽感。

    她可是出来的玩的,求开心的,怎么能让这个奴隶男,坏了全部的好兴致。

    “我让你停下,听见没有!”

    蓝曼舞开始恶狠狠的命令。

    上官清越骑着马,跟在后面,一声不出,身下骏马的速度,竟然也能持平地跟上阿哑。

    “大姐!你帮我收拾他!他不听话!”

    上官清越不语,而是向着身后的方向,那人来人往的街上,看了一眼。

    难道那个阿哑,发现正有人,经常盯着他们?

    到底是谁?

    难道是抓自己的人,知道自己的线索了?

    若是已经发现是她,为何不直接过来将她抓住?而是选择一路尾随跟踪的方式?

    回到客栈,天色有些黑了。

    天色向晚,夜风生寒。

    蓝曼舞今天玩的没有尽兴,还在耍脾气,小嘴始终高高撅着。

    上官清越看了一眼那个俊美逼人的阿哑,他一直站在蓝曼舞身边,不是因为是奴隶就一直守着蓝曼舞,而是因为蓝曼舞生着气,根本不将锁住他们两个的铁链打开。

    “难得天气那么好,难得我身上有钱,难得找了两个下人,难得有人陪,难得我跑出来这么多天还没被抓回去,这么好的天时地利人和,你居然不让我好好逛逛京城!”

    蓝曼舞一股脑地大喊,想到没玩尽兴,就抓心挠肝地难受。

    “啊!!我为什么要把你买回来!你个扫兴的奴隶!”

    阿哑并不理会蓝曼舞,直接转身就走。

    蓝曼舞手腕一紧,赶紧拽住手腕上的铁链,但她的力气哪里是阿哑的对手,被阿哑拽了起来,一路拖拽跟着阿哑。

    “你干什么!”蓝曼舞怒瞪他。

    他不语,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睨她。

    蓝曼舞终受不了他周身弥漫的无形震慑力,悻悻放手,大叫道。

    “你有没有脑子!我是你的主人,你这是对主人该有的眼神吗?”

    阿哑不理会蓝曼舞的叫嚣,而是直接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蓝曼舞气得胸腔一阵起伏,“主人还没有睡觉,你个奴隶却躺下睡觉了!你还有没有规矩!我要退货!那老板怎么教你这个奴隶的!我要退货。”

    蓝曼舞气得不住扯着铁链,拽来拽去,发出很大的哗啦啦的声音。

    阿哑什么都不好,就是耐性还不错,依旧安静睡着,完全不被蓝曼舞的呱噪打扰。

    上官清越坐在桌子前,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喝。

    虽然蓝曼舞有点娇气任性,不过还是蛮可爱的丫头,有这个丫头在,也开心不少。

    只是白天跟踪他们的人是谁?

    “你起来呀!哪有奴隶躺着睡觉,主人站着的道理!”

    阿哑还是不说话。

    “我让你起来,听见没有,我都困了!”蓝曼舞开始用力推搡阿哑。

    “你明明是我买来做奴隶的,怎么现在我倒是像你的奴隶了?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我可是花了高价了!”

    阿哑终于耐心耗尽,从床上坐起来,不耐烦地瞪着蓝曼舞。

    他那幽深又讳莫如深的一双眼,看得蓝曼舞忽然没了底气,不禁退后一步。

    “困了你就睡!”

    “我怎么能和你一张床,你是不是还想……”蓝曼舞赶紧双手环胸。

    转念想到,自己一身男装,双手一甩,恼道。

    “我是主人,你是奴隶,你怎么能和本公子同床!”

    阿哑的目光,落在锁住他们两个的铁链上,口气已经极度不耐,道。

    “你认为这么短的铁链,我能去哪里睡?”

    蓝曼舞努力扯着声音喊道,“那你就不要睡了!站在一旁看着我睡就好了!”

    “刁蛮!”

    “……”

    “什么?你说我什么?”

    “把锁链打开!”阿哑懒得再和蓝曼舞置气。

    “不打!”

    “打开锁链,我将床还给你!”阿哑气得咬牙了。

    “我偏不!我就要你看着我睡!”蓝曼舞心下想好了,不好好调教这个奴隶一下,岂不是要踩着她的鼻子上天!

    阿哑真心懒得和她吵了,跳下床,一把将蓝曼舞推倒在床上。

    蓝曼舞惊呼一声,整个人歪倒在床上,她咬住满口贝齿。

    “这就是你服侍主人的态度?!”

    阿哑也气恼了,烦死了这个在耳边不住呱噪的人!他忽然伸手,就开始撕扯蓝曼舞的衣服。

    “啊!!!你干什么!”

    蓝曼舞气得脸色都白了,赶紧双手护胸。

    “服侍主人宽衣就寝!”阿哑字字咬牙,从牙缝中挤出。

    “不要了不要了!我习惯穿着衣服睡觉!”蓝曼舞赶紧弃械投降。

    上官清越放下手里的茶碗,摇摇头。

    阿哑站在房间中央,这个房间是有两张床的。

    上官清越和蓝曼舞各自占据一张,也没有阿哑栖身之地。

    蓝曼舞在床上翻来覆去,扯着铁链哗啦啦地来回响。

    上官清越心静,不理会阿哑和蓝曼舞不住互相扯来扯去的较劲,渐渐睡了。

    蓝曼舞置气一天,也是累了,斗气一会,便也渐渐安静下来。

    半睡半醒间,蓝曼舞只觉得一阵窒息,猛地睁开眼,就发现有一只大手正死死捂住她的口鼻。

    随即便看到,漆黑中,正有一双锐亮的双眸,紧紧盯着她。

    蓝曼舞顿时浑身凉透,赶紧用力挣扎。

    想要喊“大姐”求救,却已发不出来任何声音。

    蓝曼舞惊恐地张大双眼,已经认出捂住自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