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0:阿哑到底是什么人?

    正如上官清越所料,蓝曼舞的声音,成功让强盗在黑暗中,确定了蓝曼舞的位置。

    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直接向着蓝曼舞刺去。

    阿哑赶紧扬起手中的铁链,横扫匕首。

    这个时候,蓝曼舞大喊,“大姐快跑,快去喊人!!!”

    上官清越暗恼,只好放弃从背后袭击两个强盗的念头。

    因为蓝曼舞的喊叫,暴露了她的位置。

    “好啊!一屋子人厉害啊,迷烟都没迷倒!”其中一个强盗恼喝一声,随即飞身扑来,一把将门关上。

    躲在门口的上官清越直接暴露出来。

    一把匕首,就向着上官清越刺来。

    上官清越赶紧躲闪。

    阿哑并未如上官清越预料的那样,那么厉害,几个周旋下来,竟然抵挡不住那个强盗的攻击。

    那强盗笑了一声,“这个奴隶看着强壮,手无缚鸡之力!你们乖乖受死吧!”

    蓝曼舞吓得都要哭了。

    “你们不就是要钱,把钱给你们不就好了!”蓝曼舞喊道。

    “今天你们三个谁都别想活命!!!”强盗暴露了自己,岂能留活口。

    只怕现在整个客栈静悄悄的,都被强盗下了迷烟。

    “天子脚下,你们也敢杀人抢劫!!!”蓝曼舞大喊。

    “皇上那么忙,怎么管的过来!”

    两把匕首在黑暗中扫来扫去,眼见着三个人,根本抵挡不住,上官清越赶紧扑向窗户。

    这里是二楼,旁边还有一个大叔,跳下去也不会怎样。

    “我们跳出去!”

    上官清越摔先上了窗子。

    阿哑赶紧拽着吓得腿软的蓝曼舞,一边躲避匕首,也扑向窗子。

    上官清越率先跳了下去。

    阿哑赶紧拽着蓝曼舞也上了窗子,随后一把搂住蓝曼舞的纤腰,从窗子也跳了出去。

    窗口的两把匕首,还在乱刺,却也扑了个空。

    “怎么办,怎么办!包袱还在楼上!”蓝曼舞哭了出来。

    她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

    真的吓坏了。

    “保命要命,哪里还顾得上钱财!”上官清越赶紧拽着蓝曼舞快跑。

    不然那强盗追上来,他们三个就惨了。

    何况胆敢在京城打劫的强盗,只怕还有同伙。

    阿哑瞪了哭哭啼啼的蓝曼舞一眼,吓得蓝曼舞的哭声当即消失在喉口。

    大家在冷夜中一路奔走,终于身后渐渐安静了,再没有追击的脚步声。

    上官清越这才长长松口气,阿哑也站定脚步,又是那种警惕而阴冷眼神,扫了一眼静谧的四周,他似乎仍放不下心。

    “原来,一直盯上我们的,是那些奴隶贩子。”阿哑的口气,竟显得松口气。

    上官清越扫了阿哑一眼,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

    “还以为你很厉害,至少是个男人,能抵挡住强盗。”

    阿哑也同样狐疑地扫了上官清越一眼,“大姐看着动作敏捷,倒不像个村妇。”

    蓝曼舞看了看他们,“你们在说什么?”

    “钱财不外露,你也算吃了教训。”阿哑横了蓝曼舞一眼。

    “谁想到,京城能这么不安全!不都说在京城,夜里家里都不用锁门的。”蓝曼舞委屈地扁着嘴。

    “那些天下太平的话,也就骗骗你们这样心思单纯的人。”阿哑冷哼一声。

    哪个国家的国主,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城池,民安和乐,使劲吹嘘太平盛世,希望招引更多的百姓搬来入住,可以繁荣经济。

    大家刚想喘口气,就发现不远处传来很多脚步声。

    这样的脚步声,十分整齐划一,一看就知道,是官兵。

    正有领队的官兵大声说着,“现在整个京城戒严,必须每个角落都查得仔细一些!找到上头要找的人,各位都有赏钱领。”

    阿哑看了一眼蓝曼舞,“找你的?”

    “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蓝曼舞瞪大双眼,一脸的无辜懵懂,可心里的小鼓早已“砰砰”敲起来。

    难道皇上知道她从皇陵逃出来,没去别的地方,而是来了京城?

    阿哑懒得再与她多说一句话,靠着身后粗壮的大树,闭上那对深邃的冷眸。

    他在努力想对策。

    皓月当空,洒下一地清冷。

    风吹过,树影婆娑,沙沙作响,就像众多的鬼厉呜咽啼哭。

    寒夜,真的很冷。

    上官清越见不远处的声音,渐渐靠近了,她也稳不住了。

    大概阿哑觉得,那群人不是搜查自己的,才继续稳如泰山。

    但上官清越心虚的很,哪里还稳得住。

    “我们快走吧!这里太冷了。”

    “官兵来了正好,若问我们,正好可以揭发那几个强盗。”阿哑道。

    蓝曼舞抱紧双肩,唇角一阵嚅动,“我也觉得大姐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快走吧!和官兵又说不清楚,何况我们也没有证据是不是,太冷了,我都要冻死了!”

    蓝曼舞赶紧拽着铁链,催促阿哑快走。

    “把锁头打开。”阿哑冷声说。

    “钥匙在包袱里,包袱在客栈里!”

    “该死!”

    阿哑整张俊脸,气得都紧绷起来。

    “我又不是故意的。”蓝曼舞委屈地低下头。

    “我们先找地方藏起来,等明天白天,再回去一趟客栈看看。”上官清越道。

    “也只能这样了。”阿哑看了上官清越一眼,目光倏然变得深邃起来。

    上官清越察觉到阿哑的目光,微微侧开头,不想和阿哑那种似能看透人心的目光对视。

    上官清越心里清楚,这个阿哑只怕绝非等闲之辈。

    只是……

    为何阿哑也要保存实力?

    他这个人看上去,不该不会武功才是。

    找了个屋檐下,躲避寒风,三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终于熬到了天亮。

    阿哑见两个女人,都不敢将此事报官,便也没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