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1:小公子还害臊了

    老鸨扭着肥胖的身体,在他们三个人面前走过。

    老鸨先是看了看上官清越,啧啧两声,“长得也太丑了,满脸的黑痣,看着就恶心。”

    老鸨说着,还掩了一下鼻子。

    接着,老鸨看向蓝曼舞和阿哑。

    “这两个男的,长得倒是标志,只是……”老鸨的目光,看向蓝曼舞和阿哑的手腕。

    “怎么还锁着的?不会是逃犯吧!”

    蓝曼舞赶紧摇头摆手,“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姐姐什么时候见过,这样锁囚犯的呀!不瞒姐姐说,他本来是我买来的奴隶,我怕他跑了,才锁在一起的。”

    “哟!这一声姐姐叫的,倒是让妈妈我心花怒放。只是你一个都能买的起奴隶的小公子,跑来我的春满楼做粗工,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

    “不瞒妈妈说,我们的盘缠掉了,没钱回家,也没钱住店。外面现在太冷了,我们不想冻死在街上,我们三个只好都来做点活,赚点钱,混个吃住的地方。”

    蓝曼舞虽然涉世未深,但是很机灵,看出来老鸨对他们三个都不是很满意,当即抢先一步说。

    “姐姐,我们不要三份工钱,我们就要两份工钱,你看怎么样?”

    暂时先解决吃住问题,才是最关键。

    老鸨的眼底掠过一丝精明,佯装还是不太满意地啧啧舌。

    “你看看你们三个,两个锁在一起的,干起活来肯定束手束脚。而这个长得丑不说,看着这么瘦弱,一见就是一个没力气的。”

    蓝曼舞也为难了。

    老鸨用帕子擦了擦脸颊,清清嗓子,不太情愿地再次开口。

    “妈妈我见你们也是怪可怜的,万一你们出去真冻死在街上,妈妈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老鸨想了想,继续又道。

    “我就给你们三个人一份的工钱,你们要是同意呢,就留在我这后院干活,虽然累点,你们三个人的吃住不用愁了。”

    “指给一个人的工钱?”蓝曼舞竖着一根手指头,表示很不满。

    阿哑也觉得不太妥帖,他总不能一直住在青楼里,他还有他的事要做。

    上官清越也皱眉,但最后,还是上官清越率先开口。

    “好!我们同意!”

    “大姐!”蓝曼舞一跺脚。

    “暂时解决温饱要紧。”上官清越低声道。

    她抬头看了看高高的院墙,对蓝曼舞说。

    “况且这里也很安全。”

    这一句话,成功说到蓝曼舞心坎中去了。

    “对对对!多谢谢姐姐收留之恩,一份工钱,就一份工钱吧!”蓝曼舞赶紧点头答应。

    阿哑的面皮抽了抽,横了这两个女人一眼。

    春满楼是京城新开不久的青楼。

    刚刚开张的新店,姑娘各个貌美如花,身怀绝技,生意自然红火。

    上官清越每天都要洗很多的碗碟。

    从未干过这等粗活,难免经常出岔子!就在起身将洗干净的碗碟送入厨房时,脚下一滑,为了避免撞到肚子,她急忙弃掉手中的碗碟,一手护住小腹,用轻功稳住身形。

    碗碟碎了一地。

    发出哗啦啦一片声响。

    老鸨张妈妈闻声赶来,一边叫骂,一边狠狠剜着上官清越。

    “来这儿不到三天,给我砸了上百个盘子!不会干活就给我去卖身!把你的脸一遮,村野莽夫,几十文钱一次!也有人上!”

    “张妈妈!我下次不会了!我会好好干活!绝对不会再砸盘子了!”上官清越赶紧求饶。

    蓝曼舞赶紧拽着阿哑跑过来,“姐姐,别气别气!不就是碗碟嘛,从工钱里面扣,从工钱扣!”

    “你们三个,都是不成事的!你们一个月的工钱,这个月都扣没了!”

    接着,张妈妈看向阿哑,“再干不好活,你们两个也给我去卖身!这达官贵人里头,多了去了想要圈养男宠的!”

    张妈妈瞄着阿哑俊帅的一张脸,含春一笑,肥胖的身体就靠了过去。

    “自然,也有一些有钱的寡妇,深闺寂寞,暗地里想找个小哥伺候的……”

    阿哑的面皮,剧烈抽搐起来,赶紧一个侧身,远远躲开那张妈妈。

    上官清越忍不住想笑,赶紧低下头。

    蓝曼舞见张妈妈恼了,赶紧挡在阿哑面前,伸着手不住拍着张妈妈的胸口顺气。

    “姐姐别气,我这奴隶不解风情哈,不解风情。”

    张妈妈脸上的怒气,当即消了,看着蓝曼舞落在自己身上细白的小手,覆满雪白胭脂的脸上,当即攒起笑容。

    “还是小公子知道疼人儿。”

    张妈妈的手,一把握住蓝曼舞的手,“哎呦!这双手细嫩的,比我春满楼里姑娘的手还软。”

    蓝曼舞娟秀的脸颊,也开始抽搐了,唇瓣上的两撇胡子,也跟着一翘一翘。

    她哭笑不得地抽回自己的手,“姐姐言笑了,男人的手,怎比得上女人的手,是吧,哈哈……我的手……粗着呢。”

    “让姐姐再摸摸,看看哪里粗糙。”

    张妈妈说着,就要再抓住蓝曼舞的手,蓝曼舞吓得赶紧指向落满积雪的墙头。

    “哎呀,好大一只喜鹊!喜鹊来报喜了!姐姐今天晚上的生意,一定红火!快点看喜鹊!”

    张妈妈回头看向蓝曼舞指着的方向。

    蓝曼舞赶紧趁机拽着手里的铁链,拉着阿哑快跑。

    “哪有喜鹊呀!”张妈妈回头,只看到蓝曼舞苍茫逃走的背影,却是脸颊一红。

    “哎呦,小公子还害臊了。”

    张妈妈看向上官清越,赶紧变了一张脸,“还不抓紧去干活。”

    “哦。”

    上官清越转身去收拾地上的一片残骸。

    蓝曼舞和阿哑被张妈妈瞄上了,活也轻松不少。

    倒是苦了上官清越,要做很多粗重的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