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2:慕南公子来了

    胭红绞着手里的绢帕,扭着水蛇腰,走到阿哑面前,帕子向着阿哑一甩。

    一阵扑鼻的香气扑来,呛得阿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蓝曼舞见自己的奴隶被调戏了,很生气,一手叉腰站在胭红面前。

    “不就二十两!我赔给你!”

    胭红被打扰了好事,脸上的娇笑当即换成一脸愤怒。

    “跟本姑娘叫板是吧!你们就是在这里做工一年,也不可能赚够二十两!”

    “赚不赚得够,是我们的事!保证会赔给你就是了!”

    “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不然都从这里给我滚蛋!”

    蓝曼舞一咬牙一跺脚,气焰很高地喊了一声。

    “好!三天就三天!”

    看着胭红甩身走了,蓝曼舞就后悔了。

    当蓝曼舞看到上官清越和阿哑投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目光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看看你们俩的眼神,怎么这么像!”

    蓝曼舞心烦地白了他们两个一眼,暗恼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原先身为太妃,身为郡主,从来不将二十两当钱看。

    但现在身无分文,靠做活勉强维持温饱的时候,二十两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他们三个的工钱,一个月加起来,才勉强够一两银子。

    上官清越和阿哑对视一眼,互相都没觉得,有什么相像的地方,目光便又分开了。

    上官清越继续去洗衣服。

    今天的活做不完,只怕晚饭又没得吃了。

    阿哑走向上官清越,蓝曼舞被拽了一个趔趄。

    “麻烦你下次走的时候,率先知会一声,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蓝曼舞叫嚷一声。

    阿哑不声不响,低头看着安静洗衣服的上官清越,心里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却又说不清楚。

    蓝曼舞双手托腮,蹲在一旁,“大姐,二十两,你说咋办啊?要不……我们去找找那几个强盗吧。”

    阿哑开了尊口,“当时有机会报官,都不报官,这么多天了,回头去找他们,还能找得到人?”

    “那你说怎么办?二十两,二十两啊!”

    “我没有答应。”

    阿哑冷漠转身,面无表情。

    “大姐,看来我们只有从这么滚蛋,露宿街头了。”

    上官清越低眸想了想,若想赚钱,她确实有很多办法,随便弹个琴,写一首曲子,就能卖个好价钱。

    但是……

    她不能那样做!

    挟持太后,刺杀书裕,君冥烨现在一定疯了一样地找她。

    若不是一直藏身在京城,只怕早被君冥烨抓回去了。

    还有太后的“杀无赦”,只怕派了不少人马,正在四处寻她,准备杀掉她。

    但在上官清越的心里,一直纠结一个问题。轻尘身为君冥烨的影卫,忠心耿耿自不用说,为何两次背叛君冥烨?还帮她逃出泉山?

    蓝曼舞见上官清越不说话,苦恼不已。

    “你们别都置身事外呀!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个都跑不掉。”

    蓝曼舞看了看阿哑,又看了看时不时围在后院,那群特意打扮得花枝招展,总向阿哑投来暧昧目光的姑娘们。

    似乎,好像,大概……

    蓝曼舞眼底亮起一抹精光。

    “我有办法了!”

    阿哑没想到,蓝曼舞会出卖自己。

    “我是你的主人,我要你怎么做,你都要听我的!我们之间可是有卖身契的!还有你亲手签下的契约!”

    阿哑好看的面皮一阵抽搐。

    “摸一下,半两银子!也不算太亏你了!只是让她们摸一下,又不能少肉!”

    “放肆!!!”阿哑恼喝。

    上官清越在一旁,都不禁唇角抽搐了。

    半两银子,谁摸啊?

    可没想到,蓝曼舞那一嗓子,让一群漂亮姑娘,很是亢奋,竟然有人,先拿出一两银子,准备尝鲜。

    阿哑整张俊脸冷得好像万年冰川,骇得簇拥在三米之外的姑娘们,都浑身一抖。

    觉得从他身上迸射出来的冷气,简直比这寒冬更冷。

    上官清越小声补充一句,“好像是摸不坏。”

    阿哑当即射来一记冰冷穿心的目光,上官清越忍着笑,转身。

    “你们忙,我去干活。”

    忍着笑,肩膀一颤一颤的。

    阿哑看着上官清越的背影,眼底的冰冷竟然渐渐柔软下来,唇角隐约嚅动一下。

    蓝曼舞撞了阿哑一下,“看什么呢!还不快点脱衣服!”

    “还脱衣服!!!”

    阿哑咬牙。

    “不脱衣服她们摸什么。”

    不远处的姑娘,有人小声说了一句,“就是不脱,摸一下也行呀。”

    “是啊,是啊。摸一下就行。”

    阿哑的面皮抽搐的更加厉害。

    最后,阿哑忍着万千纠结的奇耻大辱,忍受了那群姑娘,一下一下地抚摸过他刀削斧凿般冷峻的脸颊。

    “哇!皮肤真好!手感真不错!”

    “胸口好有力量啊。”

    “这辈子,我都不想洗手了。”

    一群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起来。

    蓝曼舞收着银子,小脸都乐开了花,完全不顾及阿哑翻江倒海的目光。

    “照这样计算,我们不用干活了,只要再让她们多摸几把,我们的盘缠也能攒够了。”

    阿哑投来杀气滚滚的目光,“我恨不得杀了你。”

    “好啊!杀了我,拖着一具尸体,上路吧你!”

    阿哑拽着绑住他们两个的铁链子,恶狠狠咬牙切齿。

    胭红接客回来,听说了后院的事,气得娇容涨红,气势汹汹地闯来。

    蓝曼舞将攒够的二十两银子,塞给胭红。

    “赔给你,头牌!”

    胭红早就惦记阿哑了,却没占到便宜,岂能就此了事。

    “你们居然在后院,赚私囊!妈妈要是知道了,不会饶了你们!我要去告诉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