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3:本公子好像见过你

    林慕南一把抓住胭红的纤纤玉手,将胭红扯入怀中。

    那一脸痴迷又淫秽的笑容,让蓝曼舞心里好生恶心了一大把。

    蓝曼舞早先就听说过林慕南,在京城里,不说是恶霸,那也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大人物。

    当年,她刚刚被接入皇宫封妃的时候,在盛宴上,林慕南喝醉了酒,盯着身为皇后,也正是现在太后的脸,看得眼冒春光。

    先皇震怒,一拍桌子,林慕南非但没有跪下来,反而扯过身侧一个标志宫女到怀里,醉醺醺地说了一句。

    “皇上好艳福,这么多美人,慕南都看痴了。”

    蓝曼舞当年年纪好小,但已被宫中嬷嬷教会了男女之事,见那林慕南的手,在宫女身上摸来摸去,羞红了脸颊。

    还以为,先皇会将林慕南处死,居然当众调戏宫女。

    没想到,先皇却笑了起来。

    也不知是先皇喝多了,还是老糊涂了,竟然当众说,“朕很向往慕南公子的生活,自由自在,无人管束。肩无负担,一身轻,随心所欲,管他后人如何言说。”

    也正是因为先皇的那一句话,林慕南自此在宫里和京城,更加嚣张肆无忌惮。

    先皇都不管,还说很向往,谁敢得罪先皇向往的那个人的私人生活。

    甚至还有人,效仿林慕南的样子,去博得先皇的喜欢。

    当时大家都说,先皇英明一世,老了的时候,总算暴露了一下自己最想要的生活,广选秀女,后宫美人成群。

    只可惜,先皇福薄,没命享受,不久就驾崩了。

    彤史上都没有太后被先皇宠幸的记载。

    有人就说,先皇也够亏的,打了季候王那么多年,终于从儿子冥王的手中,将大君国第一美人抢到了手,却无福消受。

    也有人说,太后命中带煞,克死了一家老小,也克死了自己的夫君。

    “哎呦,我的美人,你的手,怎么这么脏。”

    林慕南抓着胭红的手,沾了一手的黑炭灰,不满起来。

    胭红脸色泛白,赶紧焦急解释。

    “还不是那个干粗活的妇人,在脸上点了一些假黑痣,害得我摸了一手!”

    胭红愤恨地指向上官清越的背影。

    接着,胭红魅然一笑,嘟着娇唇,撒娇道,“慕南公子,人家都被人欺负了,你要为奴家做主。”

    “谁敢欺负我的胭红!”林慕南神色一凛,瞪向上官清越的背影。

    但只一眼,林慕南的一双眼睛便眯了起来。

    怎么觉得,这么眼熟。

    上官清越心口骤然收紧,一阵打鼓,感觉脊背正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不住盯着自己。

    蓝曼舞看出来上官清越的紧张,眼眸低转,一个转身,就不着痕迹地挡住了林慕南的目光。

    林慕南赶紧偏头看着上官清越,蓝曼舞继续歪着身子挡住林慕南的视线。

    “我说这位公子,好面相啊,一看就是个大好人!我们春满楼的胭红姑娘,那也是一顶一的大美人,公子好眼光。”

    林慕南被人夸奖,很是受用,点点头,“本公子自然很有眼光。”

    接着,那林慕南还是看向上官清越的背影。

    “敢问这位妇人,为何背影这般眼熟?”

    上官清越心口骤寒。

    蓝曼舞拍着手大笑起来,“这位公子,定是阅人无数,看到女人就觉得眼熟了!一个乡野村妇,都觉得眼熟,难不成也玩过这个类型的?”

    蓝曼舞一这样说话,倒也像个纨绔子弟了。

    林慕南噗哧笑了,“小公子性情中人啊,只可惜,本公子还真没玩过乡野村妇,倒是很想尝试一下。”

    “啊哈哈哈!”蓝曼舞还是扬声大笑,“不瞒公子说,这是我沿途在村庄买的一个丑妇,留在身边做个粗实婆娘!我都看不上眼,这位高贵的公子,难道还想尝试?”

    “公子不知道,她脏着哩,经常挖鼻屎,恶心的本公子饭都吃不下,这不打发这里来干点粗活,她长得也安全,就先暂时用着,赚点盘缠,好回家。”

    林慕南这么一听,也不禁掩了鼻子。

    胭红见林慕南不给自己伸腰,很是生气,就道。

    “慕南公子,不管那丑妇好不好看,她居然胆敢欺负我!”

    说着,胭红还扫了一眼蓝曼舞身边,俊美逼人,浑身透着一股寒气的阿哑。

    蓝曼舞发现胭红的目光,赶紧拉了身边的阿哑一下,“还不是胭红姑娘,看到美男就眼红。”

    蓝曼舞话一出口,胭红的脸都绿了。

    当着林慕南的面,说她看别的男人眼红,这不是让她在林慕南这里失宠嘛!

    “慕南公子,我没有……”

    林慕南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接着,林慕南的目光看向阿哑,这个看着一身奴仆打扮的男人,居然不能遮掩他浑身上下与生俱来的一股高贵气息。

    尤其阿哑的目光,深邃悠然,好像透着一股强大的,能让人在他面前不禁折服的力量。

    但这一张脸,真真是俊美逼人,犹如仙祗。

    林慕南只见过君冥烨是最俊美非凡的,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几乎和君冥烨不相上下。

    只是君冥烨给人的气息,桀骜邪魅,犹如随时都会爆发出死亡力量的骇人魔鬼。

    而面前这个男人,沉静冷漠,犹如高远耸入云端的冰冷雪山,寒气凛凛。

    林慕南正打量阿哑出神,一帮的胭红不愿意了。

    “慕南公子,人家在你身边,你居然还有心情打量男人。”

    林慕南回神,目光便又落在上官清越的背影上,虽然蓝曼舞再次挡住了他的视线,他还是觉得那个背影这般纤弱曼妙,应该拥有一张很美的脸。

    “转过身来,让本公子瞧瞧。”林慕南道。

    上官清越的肩膀,倏然一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