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5:威胁.

    上官清越的身体,忽然紧紧贴上林慕南。

    “你说的伺候好你,要我如何伺候,才算伺候好你?”

    上官清越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放软下来之后的声音,更让林慕南浑身上下都酥软了。

    “美人儿……”

    他一开口,声音都软得没了力气。

    “你早这般善解风情,何必吃那么多苦头。本公子,也不会恨了你那么久,非要威胁你,才肯服软。”

    上官清越笑起来,月光下一双眸子,映着月色清辉,更加美如璀璨的星光。

    “慕南公子,你说,如何才算善解风情?这样吗?”

    上官清越柔软的小手,沿着林慕南的肩膀,缓缓下滑,最后辗转落在林慕南后心脏的位置。

    林慕南整个人都滚热起来,双腿这一瞬也软得快要站不稳了,一把紧紧抱住上官清越不盈一握的纤腰。

    “我的大美人儿,你这样就是善解风情了,简直太善解风情!本公子的骨头,都麻了!”

    说着,林慕南就要抱着上官清越滚上大床。

    可在下一秒,林慕南的整个人,都愣在原地,脸上淫靡灿烂的笑容,也在此刻凝固。

    上官清越却笑得更加灿烂如花。

    “慕南公子,怎么了?”她挑眉,笑盈盈地看着他。

    林慕南的脸色,渐渐泛白。

    他清晰感觉到,后心脏背部的位置上,有一种冰凉锋利的东西,正紧紧刺着他的肌肤。

    “你。”

    林慕南咬牙,一双看到美女就会眉开眼笑的眸子,也再笑不起来了。

    “咯咯咯,我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善解风情的女子。我也从不喜欢,被任何人威胁。”

    “好个冥王妃啊,果然不是一个简单又柔弱的女子。”

    “呵!谁说我柔弱!”

    上官清越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手上更加用力,那冰冷尖锐的触感,林慕南感受的更加清晰。

    “你敢伤我!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林慕南恶狠狠咬牙。

    他早就恨透了上官清越,不但害得自己丢了半条命,好多天不能下地,还在他采花这条路上,留下这么大的污点。

    他愈合的下唇上,现在还有一道疤,不管谁见了,都要取笑他一番。

    而且,还害得他得罪了君冥烨。

    虽然君冥烨只是眼睁睁看着他受了三十大板,没有对他怎么样。但他每次都能从君冥烨那要吃了他的目光中看得出来,只要君冥烨逮到合适的机会,就会让他万劫不复。

    这段时间,他每次见到君冥烨都小心翼翼,受尽了冷眼。

    这份屈辱,他都算账在上官清越身上。

    但更让他心痒痒的是,这块到嘴边的肥肉,还没来得及尝一尝,就那样从嘴边飞走,这辈子都不会甘心。

    “慕南公子,你先想一想你自己,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吧!你若……”

    上官清越拖着冰冷的长音,“死在这里的话,外界的人,或许也只会说,你惹上了风流债,不知被哪个少妇的丈夫,刺死在青楼。”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好啊,好个有胆量的女子!”林慕南憎恨的眼底,也不禁浮上一抹钦佩。

    “但我料定你不敢!”林慕南道。

    “……”

    上官清越更紧抓紧手中的素银簪子。

    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打算杀了林慕南,只是借用林慕南的性命,逼迫他放了自己一把。

    “你觉得我死了,你就能逃出青楼?确实,你可以从这里逃出去,但你终究逃不出京城!现在整个京城都在戒严,到处都在找你。”

    接着,林慕南笑起来。

    “他们找你都找疯了,各路人马,混乱不堪,你倒是藏的很好啊!都快一个月了,还没被找到!甚至连点线索都没有。”

    接着,林慕南又含笑说,“也不知道,是真没有消息,还是有的人,查到一些蛛丝马迹,故意放水,混淆视听,总是放过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上官清越眯起美眸。

    “原来冥王妃还不知道,夏侯大将军可是想你想得紧啊!原来,将夏侯大将军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就是你!还为了你,和冥王大吵一架,俩人多年的兄弟情,即将毁于一旦。”

    “冥王也变得更加暴躁,多次和皇上闹得不欢而散,听说还经常和太后意见不合,又是一阵大吵。现在所有的人可都说,都是因你而起呢。”

    “真没想到,冥王妃的本事这么大,才来大君国短短几个月,所有的人,因为你都乱了原来的轨迹。”

    林慕南说着这些,也无外乎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不要废话!你放了我,我自然也会放了你!不管我能不能离开京城,你别说见过我,我自然也留你一条命。”

    “你认为,我会就犯?”

    林慕南冷笑一声,接着狠声道,“本公子从小可不是被吓大的。”

    “在生死面前,你终究还是害怕的!”

    上官清越冷冷说着,手中的银簪子更狠地刺入林慕南的肌肤。

    瞬间便有一抹温热的潮湿,溢了出来。

    上官清越清楚感觉到林慕南浑身一颤,还有那变得畏惧的脸色。

    她一笑,“我只给你一念之差的考虑时间,我不会继续和你浪费时间下去。”

    “你……够狠。”

    方才还言辞凿凿的林慕南,触及到上官清越眼底的一抹冷冽杀气的时候,整个人终于不再底气十足了。

    “你就说,放不放我!”

    上官清越抓紧簪子,凉声问。

    “身为一位养尊处优的公主,竟然能有这份胆色,若是男儿,只怕也会有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