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7:怎么还不滚

    上官清越安静看着阿哑的目光,渐渐地,她笑了。

    “抱歉,你猜错了。”

    阿哑也笑了,笑得那么好看,只怕是女人见了,都忍不住芳心倾倒。

    上官清越却目光清冷异常地看着他,“还是解开曼舞的穴道吧,她性格单纯,你不该这样对她。”

    阿哑的鼻腔内传出一声冷哼。

    “我还有话问你。”

    上官清越却不等阿哑的话说完,直接抬手,解开了蓝曼舞的昏穴。

    她可不想听阿哑废话太多。

    她也断然不会告诉阿哑,她自己的真实身份。

    蓝曼舞渐渐转醒,缓缓从阿哑的肩膀上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但还不待蓝曼舞的目光清晰,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阿哑一抬手,又再次点了蓝曼舞的昏穴。

    蓝曼舞再次倒在阿哑的肩膀上,昏睡了过去。

    “你!”

    上官清越怒。

    “你到底是不是和亲公主!”阿哑直接冷声逼问。

    上官清越心口一沉,“告诉你了,我不是!”

    “我不信!我的分析不会有错!”

    “你又不是算卦先生,难道还会掐指算命!”

    “从你的气质,还有谈吐,绝对不是平常的村妇!”

    “或许我只是大户闺秀!”

    “大呼闺秀身上,也没有你这样出尘的气质!”

    上官清越逼近阿哑一步,“不是所有的公主,都气质出尘,刁钻傲慢,连村妇都不如的公主,大有人在。”

    她的妹妹,上官清彤正是这样的人物。虽然高贵,却没有身为公主的高雅和落落大方,刁钻任性,甚至传言还说,手段也很残忍,看谁不顺眼,不是割舌就是挖眼睛。

    上官清越承认,对清彤公主,确实妒忌,从小可以在皇宫中养尊处优,被当成公主捧在手中,而自己身为高贵的长公主,却沦落红尘。

    但心下,也藐视不屑,那样的公主,早晚会是皇后的报应,不会有好的善果。

    人还是善良一些,才有好报。

    阿哑盯着上官清越眼底的清冷,却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你洗掉脸上的乔装!让我看一看!”

    上官清越一拂手,冷笑道,“凭什么给你看!你这奴隶,似乎也不简单,还是想想自己的出路吧。”

    上官清越冷漠转身,心口却在打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阿哑的眼睛,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其阿哑笑起来,唇角向一侧勾起的邪魅样子,简直像极了好多年没见的哥哥。

    上官清越对哥哥的记忆,还保留在年少的时候。

    有的时候,她甚至还想过,这么多年了,若有一天在街上看到哥哥,也不知道能不能认得出来。

    凭借南云国皇后的残忍手段,应该恨不得将哥哥杀掉,以绝后患。

    况且,哥哥武功极好,更不会让自己沦落到大君国,还成了奴隶市场贩卖的奴隶。

    阿哑望着上官清越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变得越来越深。

    ……

    林慕南又来了。

    他只是去夏侯云天那里打个转,趁着没人注意,开小差又跑来春满楼。

    这一次,他要找的人,不是胭红。

    到了春满楼,直接来了后院。

    张妈妈一直用眼珠子瞄着林慕南,见林慕南去了后院,就知道定是去找洗衣服那个干粗活的去了。

    张妈妈心下也怀疑,那个身段很好,脸上却点了假黑痣的女人,只怕有点来头。

    但既然被林慕南盯上了,就没有不成全的道理,到时候,也正好趁机抓住了林慕南的胃口。

    “慕南公子,眼巴巴的看着什么意思。”张妈妈掩嘴一笑,向着不远处正在冷水中洗衣服的上官清越看了一眼。

    林慕南挑挑眉,“辣的很,不想用强,总吃亏。”

    他得好好想想办法,让上官清越主动就范,不然又是咬嘴,又是银簪子的,他还朕怕自己的小命,栽在上官清越手中。

    那个女人,看着柔弱,可是一个连太后都胆敢挟持,还敢和君冥烨叫板的人物。

    林慕南摸着下巴,迟迟想不出来好办法。

    张妈妈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贼笑起来。

    “这还不简单!妈妈我在青楼混了这么多年,别的办法没有,这让女人变成绕指柔的办法,多的是。”

    “果真?”林慕南双眼锃亮。

    张妈妈故意卖关子,“慕南公子,还不快去雅间等着好事。”

    林慕南勾唇一笑,眼底都是春光,“事情办成了,少不了给你好处。”

    “好嘞!”

    林慕南便急不可耐地去春满楼最好的雅间等待去了。

    “阿月啊,也累了,喝点热水吧!别冻坏了,到时候慕南公子怪罪妈妈我。”

    张妈妈将一壶热茶端了上来,还亲自给上官清越倒了一杯。

    上官清越正在洗衣服,抬头,甩了甩手上冰冷的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蓝曼舞凑过头了,轻嗤了一声。

    张妈妈白了蓝曼舞一眼,“你个小公子,懂什么!妈妈我这叫变通,没准将来,还要靠着阿月给我们春满楼向着慕南公子说句话呢!”

    蓝曼舞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大姐长成那个样子,只对美女下手的林慕南会看上?妈妈,你脑子不好使了吧。”

    “万一,万一慕南公子玩够了美女,想换换口味呢!”

    “好吧,就当他换换口味吧!不过,我正冷的很,有一口热茶,实在太好了。”

    蓝曼舞夺下张妈妈手中的热茶,直接仰头喝下。

    阿哑和上官清越想要阻拦,都没来得及。

    张妈妈的唇角一阵抽搐,“这是给阿月的,你怎么能喝!”

    “喝都喝了,要不给妈妈再吐出来?”蓝曼舞靠近张妈妈,还将满口茶香,故意喷在张妈妈脸上。

    张妈妈被挑逗的一阵脸红心跳,声音都变成了小女人。

    “妈妈先办点事,一会再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