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8:女人终究不够狠

    张妈妈浑身一战,不禁有些腿软,但还是硬着头皮站在原地。

    “她是告示上那个女子!”

    张妈妈指着上官清越,还一跳脚。

    林慕南的眼角一抽,本来都要压在上官清越身上了,回头,目光阴沉地扫向张妈妈。

    “绝对是了,没错!那张告示,妈妈我可是看了好几次。”张妈妈壮着胆子,再度开口。

    现在整个京城,不知多少人,将那皇榜上的画像临摹了下来,随时准备抓住皇榜上的女子,发一笔横财。

    还有画技好的书生,靠着画那皇榜上倾城女子的画像发起了财。各种姿势,各种场景变换,一颦一笑,都描画的惟妙惟肖。

    上官清越还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了整个京城最热门的话题人物。

    皇榜上,没有说她的身份,只说寻到此女子,赏银千两,即便是提供有利线索的人,也会得到赏银。

    其中最为关键还提及到,不许伤害此女子分毫。

    大家纷纷猜测,此女容貌倾国倾城,又是皇上要找的人,八成是皇上喜欢的女子。

    纷纷怀着一颗发横财的心,早将那皇榜上女子的容貌,深深烙刻在脑海中。

    张妈妈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长得可比画上的貌美多了!”张妈妈不禁赞叹一声。

    “真是美呢!”张妈妈笑得一张脸都开了花,双眼泛着金光。

    要是得了那么大一笔钱,她还劳心劳力,开什么劳什子青楼。

    早点告老还乡,享清福去多好。

    到时候就是放高利贷出去,钱生钱,下一代都够了吃穿。

    “早怎么没发现呢你说!啧啧啧!这模样,天生就是勾男人魂儿的狐媚子!”张妈妈掩住心中心思,故意又岔开话题。

    她现在看着上官清越的眼神,简直就是在看白花花的银子。

    “张妈妈,什么意思?”林慕南目光收紧。

    张妈妈“嘿嘿”笑起来,“还能什么意思,慕南公子聪明,不会不知道吧。”

    接着,张妈妈心下掂量了一下,又说道。

    “要是之前,只是一个普通村妇,慕南公子想要就要了。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怎么能是普通村妇,那是皇上要找的人儿啊!”

    林慕南给的那点微薄赏钱,怎么能和一千两赏银比。

    简直不是一个等级!

    “张妈妈想吞那千两赏银了?”林慕南一眼看穿张妈妈的心思。

    张妈妈讪讪笑起来,“想要是想要,但有慕南公子在,妈妈我也不敢啊。”

    “你这里人来人往,多的是外地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她就是告示上的女人!”

    林慕南也没想到,凭借自己的身家背景,张妈妈有胆子跟自己提起这茬。

    人在钱财面前,果然本性暴露。

    “本公子在你这里,也没少花钱,来日方长,有你赚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慕南公子,之后还会来张妈妈的春满楼了吗?只怕不会了吧。”张妈妈依旧笑的十分谄媚。

    接着,张妈妈又道,“窝藏皇上要找的人,妈妈我可没那个胆子,我可是怕掉脑袋的。”

    “有我在,你怕什么!我爹是宰相!我娘是皇上的亲姨娘,皇上小时候,可是吃我娘的奶水长大的!养育之恩,大于生养之恩!”

    “就是出了什么事,有本公子给你担着,你怕什么!”

    张妈妈还是不禁腿软,“话是这么说,可是慕南公子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皇上!”

    “说穿了,妈妈还是想要钱了!”

    张妈妈嘿嘿笑着,不明说。

    林慕南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他虽然大手大脚惯了,但若一下子拿出一千两,简直就是在为难他。

    何况最近,他爹为了管束他,已经不给他多少钱了,否则也不会来春满楼这种小地方消遣。

    “慕南公子,您也可怜可怜我这小小的春满楼,实在不敢跟皇上做对。”张妈妈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她更想要,那一千两的赏银。

    林慕南的脸色,更加铁青,渐渐咬起牙来。

    “张妈妈,这个女子在你这里挺长时间了吧。”

    张妈妈点点头,“都快一个月了。”

    “要是本公子举报给皇上,说你窝藏皇上要找的人一个月之久……”

    林慕南拖着长音,没有说下去。

    张妈妈脸上的笑容,瞬时散了个干干净净,“慕南公子,你不能这样诬陷啊!我也是刚刚知道她就是皇上要找的人。”

    “你觉得皇上会相信我,还是相信你个老鸨的话?”

    张妈妈心口重重一沉,脸色都白了。

    “窝藏之罪,就是不株连三族,你的小命也肯定不保了。”

    “哎呦喂,我的慕南大公子,您可不能这么做啊!”张妈妈瞬时吓得,噗通跪在地上,不住擦着额上大汗。

    “识相就好!管住你的嘴巴,本公子乐呵了,你也乐呵,否则大家谁都别好过!”

    林慕南掏出一锭银子,丢给张妈妈,“揣好给你的赏银,爱要不要!贪心想要更多,就等着掉脑袋吧!”

    张妈妈吓得浑身一软,颤巍巍拾起丢在地上的银子,紧紧抓在手里。

    “是……是是……”

    她果然不该得罪林慕南。

    “滚出去!!!”

    林慕南恼喝一声,张妈妈赶紧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但就此错失一千两赏银,张妈妈岂能甘心。

    房门关上,林慕南瞬时眉开眼笑,一脸淫相地看向上官清越。

    “大美人儿,没想到吧,你终究逃不过本公子的手掌心。”

    “身为男人,你觉得这么做,很光彩吗?”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