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29:求你,别碰我

    林慕南的脸色瞬时变得青黑一片,牙齿也紧紧地咬了起来,眼中迸出极深的恨意。

    上官清越浅浅一笑。

    “君冥烨一向不待见我,恨不得我死!他就指使秋菊,制造你我通奸,来招一石二鸟!不但除去我,还能治你林家的罪!我是和亲公主,若在大君国出了事,定会引起南云国不满,两国联姻就此失败,引起战乱他好从中得利!”

    林慕南瞪大双眼,“他现在就已功高盖主,再次领兵打仗,立下大功的话,岂不是都要盖过皇上去了!”

    “或许他正有此意!曾经做过太子,和皇位失之交臂,岂能甘心!”

    上官清越继续怂恿。

    “如此不忠不孝之人,你应该告诉林宰相,让皇上治他的罪!而不是现在趴在女人的身上,妄自沉迷!”

    “没想到他这么恶毒!本以为与我爹不合只是朝廷上的事,对事不对人!原来他已经在暗地里搞小动作了!”林慕南被上官清越的话蛊惑,恨得眼露凶光。

    “幸好太后选择那件事不得宣扬!外人还不知道,你为何落了三十大板的惩戒!到时候,君冥烨的计划就得逞了!你与我有染,即使皇上顾念姨娘恩情姑息林家,可为了服众,还是要对林家加以责罚!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

    上官清越继续乘胜追击。

    “你让我留在春满楼,你是报了仇,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画像已经贴满了京城,纸包不住火!张妈妈的心思,你已经知道,她真的会要你的一锭银子,而不要一千两赏银?”

    “若张妈妈心怀不轨,故意泄漏风声出去,难保张妈妈不为了自保,将你供出去!即便你觉得有皇上为你撑腰,还有君冥烨这个大人物,很可能趁机落井下石,到时候你和林家的处境,就都危险了!”

    “我是南云国公主,皇上肯定要给南云国一个说法,到时候,你就是为了一己私欲,连累了你整个林家!”

    上官清越见林慕南神色动摇,继续蛊惑。

    “慕南公子,你是聪明人,又是林家长子嫡孙,将来要肩负起守护整个林家的责任。即便你现在,习惯了声色犬马,过的无忧无虑,将来你父亲作古了,所有的担子都要落在你身上,你不得不为将来的路,开始考虑考虑了。”

    林慕南的目光渐渐变得沉淀下来,连一贯的轻浮,竟然也慢慢散去了。

    “除了我娘我爹,经常唠叨我,你还是第一个与我分析将来形势利弊的女子。”

    上官清越心下冷笑,在他身边的女人,大多都是觊觎他能给自己带来好日子的女人,或是寻求一时刺激的,岂会和他考虑那么多。

    林慕南还压在上官清越身上,想了想,笑了起来。

    “我可以将你现在送到皇上面前邀功。皇上悬赏寻你,只怕对你动了心思,到时候在皇上面前立了大功,我还怕冥王做什么!”

    “你也可以选择将我送回,向皇上邀功!但你想没想过?我失踪多日,众多官兵搜寻一直无获,君冥烨再向皇上禀明,你我之间,早就有奸情,是太后将那件事压了下来,到时候,你觉得皇上会怎么想?”

    “皇上能怎么想!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表兄弟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慕南公子看着聪明,怎么忘了,侯门深宫之中,怎么会有所谓的血缘亲情?在皇权面前,就是亲生父子都能反目,何况只是表兄弟!皇上能坐在高位上,自然考虑的更加周全,不会让一丁点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怕就怕,皇上相信了君冥烨的诬陷,以为我们之间早有奸情,是你将我藏匿了一个多月!现在抓我的皇榜遍布京城,到时候慕南公子就是犯下欺君之罪。秋菊已死,君冥烨陷害我们的事,死无对证,还不是由着君冥烨来诬陷?”

    林慕南听了上官清越的一番话,想了又想,觉得脑袋有点晕,又从头到尾想了一遍。

    他下了一个很到位的结论。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应该装作根本没看见你了?抓也不是,报仇也不是,难道放了你,才是对的?”

    上官清越掩住心头欣喜,和点头的冲动,故意面色一冷。

    “如今我落到你手上,是生是死还不是你说了算!我只是将利害关系向你分析清楚!免得你到时领了罪才反应过来,后悔莫及!”

    “哼!你会那么好心?从这!”林慕南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上面还有一道很清晰的疤痕。

    “当时,要不是本公子反应的快,半个嘴唇就被你咬掉了!彻底破相了!”

    “还有方才你被我压在身下的憎恨眼神,我相信有一把刀子的话,你会向杀了书裕那样,连我也给杀了!”

    “公主,我只相信,你恨着我呢,才不会那么好心,帮我分析情势!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想本公子放了你!”

    上官清越没想到,林慕南竟然没有上套。

    但提到书裕的时候,她的心口猛地一阵颤抖,还是难免一阵刺痛。

    “对!是我厌恶你对我的行径!但说到底,你我都是受害者,何必让君冥烨的奸计得逞!更何况,林宰相两朝元老,忠心为国,若因你的一时冲动被牵连,得不偿失!你是林家之后,做不到光耀门楣,最起码的孝心也应该尽到!”

    “在南云国,可都知道,林宰相一代忠臣,善于辅君治国,可是一代良臣!你总不能毁了你父亲这么多年的英名!”

    林慕南想了下,点点头。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道理!我林慕南是终日游手好闲,但可不是陷家父于不义的逆子!”

    上官清越暗自松下一口气,总算说通了林慕南!

    他这人虽恶,却不是很难对付!

    突然胃里一阵翻腾,她实在忍不住干呕起来……

    “你?”林慕南面色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