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0:搜查

    “你放心,本公子会很轻很轻,绝不伤到孩子!这孩子对本公子还有用处!本公子舍不得伤着!”

    林慕南又是一阵大笑,就是喜欢女人臣服的样子。

    抬起手指,轻轻擦拭上官清越潮湿的眼角。

    “美人,别哭,我会心疼的。”

    他附在上官清越的脖颈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神色沉醉。

    “好香啊!公主就是公主,青楼里的小娘们儿没法比!”

    他终于无法忍受这致命的诱惑,如饥饿已久的猛兽扑上官清越。

    细碎而凌乱的吻,落在上官清越的脖颈胸前,白皙的凝脂盛开一朵朵青紫色的花……

    张妈妈一直徘徊不定,也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她在送上官清越来林慕南房间的时候,交代了人去蓝曼舞的房间放烈性迷烟。

    她要迷晕了阿哑,然后和蓝曼舞来一场鸳鸯戏水。

    那个白嫩白嫩的小公子,她可盯上好久了。

    但发生了认出上官清越,一千两赏银就从手指缝飞走的事,早将蓝曼舞抛之脑后,忘个干干净净。

    蓝曼舞喝了放了媚药的茶水,又困又热,不住撕扯领口。

    “大冬天,还这么热,真是心烦死了。”

    阿哑绷着脸,不说话。

    那茶水有问题,他都闻到了,但这不是他应该管的事。

    这个时候,就发现房门被人紧紧锁住了,随后窗口开始放进来一股白色的浓烟。

    阿哑赶紧屏住呼吸,也一把捂住了蓝曼舞的口鼻。

    蓝曼舞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呼吸更是不敢有了。

    门窗被人锁住,他们一时间打不开,又不能呼吸,蓝曼舞憋闷的浑身难受。

    阿哑的力气,总是看着软绵绵,竟然连封锁住的窗子,都推不开。

    还是蓝曼舞,抡起板凳,狠劲的几下子下去,将窗户破开,俩人一起逃了出去。

    在门外放迷烟的丫鬟,见俩人出来了,吓得赶紧一溜烟跑了。

    阿哑和蓝曼舞在房间里时间太久,即便一直屏住呼吸,还是有一些药效从肌肤,从鼻端渗入进去。

    张妈妈为了将人高马大的阿哑迷晕,可是下了很大的药量。

    阿哑有点头晕,蓝曼舞也腿软了。

    “快去救人。”阿哑说。

    “救谁?”

    俩人摇摇晃晃去前院。

    “你的阿月大姐。”

    “她怎么了……”蓝曼舞赶紧一阵天旋地转。

    阿哑拽着手中的铁链子,努力坚持往前走。

    终于看到了被人守住的高雅包间门口,想来那里正是林慕南所在的包间了。

    阿哑赶紧冲上去……

    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直接将阿哑拦了下来。

    “别打扰公子好事,出去!”

    阿哑身体本就虚弱,又在迷烟的药效下,根本站不稳,被保镖一推,差一点倒下。

    蓝曼舞更是不适的厉害,要不是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直接就倒下了。

    “赶紧把我大姐交出来!不然,不然我给你们好看!”蓝曼舞说着,就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还在那保镖面前挥了挥。

    保镖不耐烦地一抬手,直接将蓝曼舞给推开了。

    而蓝曼舞手中的匕首,直接刺向阿哑。阿哑赶紧一个侧身,躲过了匕首,蓝曼舞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就在门外僵持,阿哑和蓝曼舞周旋许久,也进不去那道门,而里面也传出上官清越痛苦的喊叫声时,张妈妈急匆匆地跑上楼。

    “不好了,不好了……”

    张妈妈赶紧不住敲门。

    林慕南马上就要成功了,听见门外的吵闹声,怒不可赦。

    “都吵吵什么!!!”

    “不好了慕南公子,官兵……官兵来了……”

    “什么?!官兵来了!”

    林木你那也是脸色一白。

    “说是要搜查!重新仔细搜查!”

    “日前不是搜查过!”林慕南怒道。

    “就是说啊,又回头搜查来了,怎么办啊慕南公子。”张妈妈吓得都要尿裤子了。

    若被官兵逮到上官清越就在房里,那肯定就是窝藏罪了,只怕现在对官兵说,将上官清越交出去,也是难辞其咎。

    何况,正在被林慕南强行做那种事。

    只要上官清越对官兵一哭诉,张妈妈和林慕南谁都跑不掉。

    林慕南也想到了这一层,目光狠狠盯着身下的上官清越。

    一副很担心上官清越会大声喊叫的样子。

    林慕南已经心下打鼓了,再没心思继续,赶紧翻身起来,胡乱地穿衣服。

    “这帮该死的官兵,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跟本公子过不去!”

    接着,他愤恨地瞪向上官清越,“你是不是天生和本公子八字不合,每次碰见你,都没好事!”

    “这一次,你最好不要给本公子惹麻烦,否则本公子一刀子下去,就让你一尸两命。”

    林慕南故意咬牙切齿,威胁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赶紧点头答应,心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他放过自己,她做什么都愿意。

    林慕南急得在地上来回徘徊,上官清越垂下眼睑,掩住来回流转的眸。

    看来官兵一定是来搜她的!

    城外能搜的都搜了,他们也该反映过来,她很可能就隐匿在京城!

    大力重新搜查京城,正是官兵当下要做的。

    她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不管是被抓,还是落在林慕南的手里,她都是前路艰险!

    “慕南公子,还不快点给我解穴,穿好衣服!难道要官兵进来,看到我差一点被你强暴吗?”

    上官清越冷冷的声音,提醒了林慕南,他赶紧奔过来,手忙脚乱地帮着上官清越穿衣服。

    然而还不待林慕南给上官清越穿好衣服,门外已经传来粗犷的低吼声。

    “守住前门和后门,不许任何人出去!剩下的人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