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1:浑身好热

    夏侯云天转身出门,林慕南大大地松下一口气。

    阿哑正要唤住夏侯云天,暗示夏侯云天救出上官清越。转念却又拿捏不准,夏侯云天抓住上官清越,会如何处置?

    一个逃掉的和亲公主,被抓回去,只怕也不会有善果。

    就在阿哑迟疑之际,发现躲在柱子后面的蓝曼舞,不住对他挤眉弄眼,做噤声的动作。

    阿哑的眉心渐渐皱了起来。

    蓝曼舞什么意思?

    夏侯云天一出门,就发现了阿哑。

    这个男人,虽然一身粗布衫,但浑身散发出来的清贵气息,实在惹人注目。

    夏侯云天站定脚步,目光收紧地看向阿哑。

    这个男人……

    张妈妈赶紧跑过来解释,“一个干粗活的。”

    夏侯云天的眸子渐渐眯了起来,“一个干粗活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凛然的气息。”

    “确实干粗活的!”张妈妈心下捏了一把汗,巴不得夏侯云天赶紧带人离开这里。

    免得到时候,殃及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夏侯云天的目光,顺着阿哑手腕上的铁链,渐渐看向柱子后面的蓝曼舞……

    他看不到躲在后面的蓝曼舞,只能看到一抹浮动的衣袂。

    夏侯云天抬起步子,缓慢地走了过去。

    张妈妈的心口重重一沉,“也是一个干粗活的!”

    蓝曼舞浑身燥热,又头晕脑胀,要不是拼命忍着,早就倒下了,见夏侯云天步步紧逼过来,现在逃走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是干粗活的,为什么锁着铁锁!”夏侯云天低喝一声,一把抓住铁链,硬生生将躲在柱子后面的蓝曼舞给拽了出来。

    蓝曼舞痛得低呼一声,猛地回头看向夏侯云天,竟然是一张嘴斜眼歪十分吓人的一张脸。

    “将军,有事吗?”她大舌头地问着。

    夏侯云天的眉心跳了跳,“好丑。”

    张妈妈大大吐了一口气,“就是因为丑,才不让这个干粗活的随便见人!”

    接着,张妈妈踹了蓝曼舞一脚,“不在后院好好干活,跑到前院来干什么!”

    “说有官兵来了,看热闹。”蓝曼舞继续大舌头。

    “还不赶紧滚回后院!”

    “是是是。”蓝曼舞赶紧点头哈腰,拽着阿哑就要跑。

    夏侯云天粗犷的声音,从背后慢悠悠地传来。

    “既然是干粗活的,锁在一起做什么!”

    张妈妈赶紧满脸堆笑,“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听话,怕跑了嘛!”

    张妈妈心下暗骂,明明下了迷烟,这俩人怎么还跑出来添乱!

    夏侯云天又狐疑地看了阿哑的背影一眼,阿哑也正好微微侧头看过来。

    虽然没有目光的交流,但夏侯云天就是莫名地觉得,这个男人极为眼熟。

    好像……

    在哪里见过。

    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何时见过。

    按理说,如他那般俊美的人物,若有见过,不该忘记才对。

    蓝曼舞拽着阿哑匆匆逃了。

    阿哑还放心不下上官清越,便站定脚步,蓝曼舞在前面用力好几下,也没拽动阿哑。

    “快走啦!”

    “你怕什么?”

    “谁……谁怕了!”

    “你看到官兵,明明很害怕!”

    “才没有!哪里是怕了,只是不……不喜欢官兵罢了!”蓝曼舞仰起脖子,脸颊红彤彤的,好像熟透的苹果,格外可爱。

    “从强盗抢劫了我们的银两之后……”

    “请注意,是我的银两,不是我们。”

    “好,抢劫了你的银两时,你就不肯报官,你现在又躲避官兵,到底为什么?你和大姐……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什么什么秘密?我们能有什么秘密!再说了,现在你不知道了,那群官兵是找和亲公主冥王妃的,我又不是冥王妃,我能有什么秘密。”

    说着,蓝曼舞的目光猛地瞪大。

    “大姐……”

    “难道大姐是……”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

    蓝曼舞惊了一身的冷汗,“难道大姐是冥……”

    阿哑一把捂住蓝曼舞的嘴巴,还向四下看看,见没人,这才松口气。

    “不要乱说话。”

    蓝曼舞赶紧连连点头。

    她的肌肤很烫很烫,阿哑冰凉的手掌覆盖在脸颊上的感觉,好舒服,好清凉。

    就在阿哑即将抽回自己的手时,蓝曼舞一把拽住他的手,紧紧贴在她着火一般的脸蛋上。

    “我好热……”

    她目光瞬时迷离,痴痴地望着阿哑。

    “真的好热,我怎么会这么热?已经快忍不住了。”

    她嘟起热得红艳艳的娇唇,竟然不知自己现在已经媚眼如丝。

    阿哑浑身一紧,赶紧抽回自己的手,“还是先想办法,如何救你大姐吧。”

    “是是是……”

    蓝曼舞有些失望,目光一直火热地盯着阿哑的手。

    那只手,触摸自己肌肤的感觉,真的真的好舒服呀。

    好想……

    再碰一下。

    她缓缓向他伸出自己的手指头,又赶紧收了回来。

    不行不行,男女授受不亲,自己怎么能有那么肮脏的念头。

    阿哑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浑身警惕地盯着外面的动静。

    随时等待,官兵撤走,就去林慕南的房间,将上官清越救出来。

    他绝对不能让上官清越受到任何伤害!

    ……

    上官清越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浑身的神经紧紧绷住。

    夏侯云天,不能走!

    拼尽所有力气,试图冲破穴道,却只是双手僵硬地抓成拳头,紧紧抓着指甲,深陷掌心肌肤……

    她要拼力一搏。

    夏侯云天已经开始下楼了,但脚步又忽然顿住。

    好像哪里有点奇怪。

    这么想着,便又上楼来。

    张妈妈刚刚松下的一口气,再度提了起来。

    “我的大将军,您怎么又回来了。”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