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2:只是摸一下

    “你还问?就是被你刺死的!”林慕南呲着嘴,大手抓在上官清越裸露在外的香肩上。

    他的手指,那么猥琐,完全就是在玩弄上官清越。

    她却已经没了心思恶心,也没了心思怒瞪林慕南。

    整个人都处在震撼当中,无法回魂。

    书裕死了!

    书裕死了……

    脑海里,一遍遍盘旋着这四个字。

    “他可是我兄弟!为了他,我也应该找你报复!没了裕王爷,都少了一个人和我喝酒了!”

    “他,他怎么会死呢?”

    上官清越木讷地呢喃着,完全不敢置信。

    “我刺下的那一刀……并不是要害啊!”

    她当时,只是憎恨书裕的背叛,居然当着皇上的面,将她曾经在青楼的事都说了出来。

    那简直将她所有的骄傲,当众撕碎一般的耻辱。

    上官清越眼中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这种心口发堵的滋味,是难过更多?还是……

    她还爱着他?

    “不知道!在你失踪后的第四天,冥王府就传出裕王爷已回天乏术的消息,当天夜里就死在冥王府了!”

    林慕南狠狠地说道,不提还好,一提起来了,他就为为书裕心痛。

    他们虽然不是太好的朋友,毕竟从小就相识,还曾一起在书院念书,经常是书裕帮他过考。后来,大家又经常一起喝酒,虽然和书裕道不同,书裕喜欢舞文弄墨,弄一些风雅之事,但他确实发自心底的欣赏书裕。

    因为只要是女人,书裕的一首诗,一首曲子,就能搞定。

    在男人中,那是很值得钦佩的事。

    “死在冥王府?”

    上官清越的心口,一阵抽筋的刺痛。

    “他有自己的王府,为何不回自己的王府?怎么会是死在冥王府?”

    上官清越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

    君冥烨那种男人,怎么会放过,和他的王妃有染的男人?

    难道在盛怒之下,对自己的至交好友书裕,痛下杀手泄愤?

    这个可能,不能排除!

    当时,君冥烨已经和书裕翻脸了!

    对!一定是这样!

    是君冥烨!

    是他借机杀了书裕!

    “我就搞不懂,皇上怎么想的!大家都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事!不但封锁此事,还对知情的人说,只是误会!说异姓王裕王爷,只是死于暴症。”

    “皇上居然还将当晚,见过你刺杀裕王爷的下人,都秘密处决了!”

    林慕南最后一句话,附在上官清越的耳边,慢慢吐息。

    “你说,皇上是不是真的看上你了?居然这么袒护你!冥王也是,居然一个字都没说,任由皇上安排。你说,他们叔侄俩,到底在玩什么哑谜?而且,裕王爷的丧事,居然还不让外传。”

    “书裕现在呢?葬在哪里了?”

    上官清越紧致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疼痛,一双美眸,泪水迷蒙。

    是她!是她害死了书裕!她杀人了!杀了裕哥哥!

    虽然心里恨不得他死,可真正知道他死了,她才知道,她根本不想他死!

    “当然是送回书家的封地了!死了也算落叶归根了!自小便留在京城,表面是王,实际就是个质子!后来季候王造反,书家立下大功,才得以特许,书裕可以自由出入京城!”

    林慕南说着难免伤神起来,“想想小时候,很多人都欺负他,他却总是淡淡笑着,完全不在乎,有一次我就问他,为什么大家欺负你,你还笑得出来。”

    “你对我说,大家不是在欺负他,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接受他这个大君国唯一的异姓为王的王侯。”

    “听了他的这番话之后,不知怎么的,我再也不想欺负书裕了。”林慕南摇摇头,甚为惋惜。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忍住眼中的泪水。

    她怎么忘了,在大君国的皇族中,一直都不待见异姓王,因为是异姓。

    书裕的先祖,曾经是开国元老,功劳很大,先祖皇帝,便给了书家世代传承王位的殊荣。

    只是,即便如此,书裕的死,也不该秘不发丧啊!

    京城里,竟然没有任何书裕的死讯。

    一种愧疚之感侵占了她的心房,与书裕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经意浮现在脑海……

    他那温雅的笑,温和的声音,温润含情的眸……

    如此温吞的一个人,本该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是老天的捉弄?还是命运安排?

    既然安排了他们相遇,为何让她发现他对她的一切温柔都是一场噩梦?

    若可以……

    被他一直骗下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今,在她的心里,那份破碎的情已拼凑不整,除了愧疚,还能剩下什么?

    是她亲手刺下的那一刀!

    “听说……你们之间也不干净……”林慕南坏笑起来,“看你这伤心伤脾的小表情就知道,定然是真的了。”

    上官清越不言语,心口刺痛的厉害。

    “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还是先多多关心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吧。”

    林慕南嘿嘿一笑,摸着下巴,眯起双眼,开始盘算如何安置上官清越才安全。

    这到嘴边的肉,总是吃不到,实在太折磨人了。

    就好像想要偷猫食的老鼠,想吃,却总觉得是冒着生命一样的危险,既刺激又害怕。

    确实,他也害怕。

    生怕上官清越这块肉,不那么好嚼。

    他的眼光转向上官清越的小腹……

    “要不……”

    林慕南沉吟一下,继续道,“等你把孩子生下来,我再拿来威胁君冥烨?或者,现在用你做要挟,要了君冥烨的命?”

    林慕南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

    随即,他摇头否掉自己的念头,又开始深思。

    上官清越不屑闷笑,就凭林慕南的脑子还能制住君冥烨?

    更何况,这孩子根本就不是君冥烨的!

    君冥烨找她,不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