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3:嗅到死亡气息

    君冥烨站在春满楼的门外。

    他仰头看了眼,映着红色灯笼反光的鎏金大字!

    他嗤鼻闷哼一声,一座青楼居然用鎏金做牌匾!还请了京城书法最好的大学士题字!

    看来背后也有点背景。

    但是在青楼正应该营业的晚上,这家春满楼竟然关门了。

    听说还是在夏侯云天搜查之后,关了门。

    很奇怪。

    直觉告诉君冥烨,这里需要仔细查一查。

    据线报回答,最近林慕南来春满楼十分频繁。按照林慕南的性格,这里的姑娘不是京城最美的,不该来的这么频。

    君冥烨让人将紧闭的大门撞开。

    他跨步进门。

    本来姑娘们就没有睡觉,聚集在前厅议论纷纷,刚刚发生搜查,张妈妈就反常关门歇业,完全不像爱财如命的张妈妈,倒是看上去有些心虚似的。

    君冥烨一进门,当即引起那群莺莺燕燕的注意。

    所有女人的目光,统统汇聚在君冥烨的身上。

    本来还莺声燕语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随即便响起一片惊艳的倒抽冷气声。

    那群女人,随即便蜂拥上来,当看到簇拥在大门外的官兵,一个个都愣住。

    但还是阻挠不了,她们对君冥烨各种搔首弄姿,试图引起这个俊美非凡男人的注意。

    君冥烨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有那群女人看到男人就恨不得扒掉身上衣服的热辣眼神,不禁联想到看到,上官清越在南云国时,就像这些女人这样周旋在男人之间?

    怒火燃烧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对眼前的景象,亦是厌恶至极,恨不得将所有青楼的女人,统统拉去砍头!

    心间的想法,暴露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萧然的杀气,冷冽的目光……

    还有他霸气凛然的气息,瞬时让所有女人都石化当场,一个个乖乖地垂下头,再不敢乱动一下。

    君冥烨大步走了进来,身上的黑色狐裘上,落了一层白蒙蒙的霜。

    想来在外面许久所致。

    他一直在找上官清越,已经在外面寒冷的空气中,奔波许久。

    自从上官清越失去消失开始,他就一直如此。

    君冥烨一脸的阴冷邪佞,再配上那一身的黑色,只觉整个大厅的空气,都不禁冷了下来。

    胭红刚刚收拾好,下楼来,见有男人进门,赶紧加快步子下楼。

    “姑娘们,来客了!怎么都站在那里不动呀。”

    胭红扭着纤腰迎了上来。

    她一眼就看出来,披着黑色狐裘大衣的男人,身份贵重。

    在京城里头,能有这一身行头的,非富即贵!

    尤其那料子,那头上的金簪,还有那面容,简直就是神祗下凡尘!

    胭红双眼放光,这样意气风发,霸气煊赫的男人,若只论面容的话,确实能和阿哑媲美。

    “公子是新客吧!”胭红笑得灿烂如花,帕子一甩,香气扑鼻。

    君冥烨眼角一沉。

    胭红笑得更加妩媚撩人,将自己最美好妖娆的姿势,都用了出来,就盼着这位有钱的主儿能看上自己。

    但君冥烨始终脸色冰冷,毫无反应。

    胭红觉得自己的魅力受到了大大的挫折,便试探地说。

    “公子,我们这里的姑娘各个年轻貌美,燕瘦环肥,您是要妩媚风情的?还是要温婉娴静的?要是觉得胭红不合口味,胭红帮你选一个!”

    君冥烨的眼角,又是一抽,透着冷冷的嫌恶。

    轻尘已一步上前,一把将胭红挥开。

    胭红整个人很不雅地坐在地上,气得娇容失色。

    君冥烨带着轻尘等人,径自走了进去。

    他从没发现,会对青楼的女人这般厌恶!以前,他也时常会来这里饮酒作乐!而现在,只要看到这些搔首弄姿的女人,他就发自心底的厌恶。

    甚至觉得,这里简直实在肮脏透顶!

    恨不得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从整个大君国消失。

    他强自忍住凝结的怒火,如刀的冷眸横扫过大厅的那些女人。

    他在寻找那一张似别了许久,又时常浮现在眼前,好似很熟悉,却又极其陌生的一张脸……

    上官清越的脸。

    京城周边,方圆百里在一个月内查了个仔细,几乎掘地三尺,那个女人居然还是毫无音讯!

    就好像,完全从大君国蒸发了一样。

    如今只有两种可能,她还藏匿在京城!

    另外一种就是……

    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不承认第二种可能!

    即使太后和云珠在他面前提过数次,就连他最信任的轻尘,亦这般提醒过他,他也不相信那个女人会死!

    一定不会死!

    她害他找了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寝食难安,他还没找到她算这笔账,她一定不会死!

    他也不允许她死!

    他不断告诉自己,那个女人就藏在京城!

    他甚至担心,她身上没有银两,如何在大君国过冬?

    她是南方人,定受不了这里的冬天!

    何况她还有了身孕!如何照顾自己?

    现在大街上冷的,几乎看不到乞丐。

    唯一一种可能就是……

    她在青楼!

    她本就在青楼长大,对这种环境极为熟悉,也是她维持生计的最好选择,同时也可以避开官兵的搜索!

    谁会想到堂堂冥王妃,南云国的公主会藏身青楼!

    在踏进青楼的那一刻,君冥烨的心就开始挣扎,一方面希望在这里找到她,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在这里找到她。

    他不想看到,自己的王妃,在对别的男人曲意逢迎,谄媚卖笑。

    他告诉自己,若她胆敢做那么低廉又下贱的事,他一定一剑刺死她!

    “这位公子!您若是来寻欢作乐,姐妹们各个欢迎您!若是来寻衅闹事,那对不住了!请您出去!”

    胭红简直是找死,从地上爬起来,为了维护自己头牌的面子,居然对